第一百二十四章 军情(五)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君上,外有人求见。”不知何时,刚才送姮出去的内侍确有回到了内,恭敬的朝端坐的嬴渠梁行礼道。

    “有人求见?”嬴渠梁唯一蹙眉,心中暗自揣测来的哪位大臣,口中轻声问道,“所来是何人?”

    “奴婢不知。”那内侍摇头道,“此人是由宋先生带入宫的,本来景大人令其在偏等候,只是奴婢刚才送姮王子出宫之时,被此人拦住,说是有要事要见君上。奴婢不敢做主,便来请示君上是否接见。”

    “宋病己带来的?”嬴渠梁思虑有顷,瞥了内侍一眼,沉声道,“既是随宋先生一道前来,那便领他进来吧。”

    “诺。”那内侍拱手应了声,转走了出去,不多时,一个面容俊秀的男子便随他一道进到内来。

    “见过秦公。”那男子自然便是范了,只见他朝嬴渠梁行了一礼,便负手站立在中,不再言语。

    “你是何人?”嬴渠梁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但见此人分外眼生,自己显然没有见过他,只是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人上有股熟悉的味道。

    范不答,只是拿眼瞥了瞥内的其余各人,嬴渠梁自然会意,沉吟片刻,挥手道:“你们先出去吧。”

    “诺。”原本拱卫在中的甲士尽数缓步走了出去。唯独刚才领范的内侍有些不安的望了自家君上一眼,并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

    “你也出去吧。”嬴渠梁朝他点点头,吩咐道。

    “这…”内侍显然有些犹豫,脸上的不安之色溢于言表。

    “既然是宋先生带来的人,想必不会于寡人不利,你先出去吧,没我的吩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嬴渠梁嘴角微微上翘,笑着说道。

    范闻言,脸色一变,睨了对面安之若素的男子,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不过须臾便恢复原状。

    “诺。”虽然不愿,但是毕竟是国君的吩咐,那内侍不敢再言语,躬退出外,而且还吩咐门外伫立的两个卫士拉拢了门。

    一时间,偌大的偏中只剩下了范与嬴渠梁,二人安静的对望了片刻,嬴渠梁唇边的笑意更盛,俄而朝范开口道:“如今此处只余你与寡人二人而已,阁下有话不妨直说。”

    范依旧没有开口,缓缓往前迈了两步,走到离嬴渠梁三步之地,只见对面端坐的男子依旧是面不改色,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忽然伸出两手交叉并拢在前,迅速的比了两个奇怪无比的手势。

    说来也怪,一直面色平淡的嬴渠梁见了这两个手势,表也跟着变幻起来,哑然失声道:“你是墨家中人!”

    “墨者范见过秦公。”范见他堪破了自己的份,点点头,再次行礼道。

    “先生请坐。”嬴渠梁单手平伸,请自己前这个不期而至的墨者坐下,而范也不与他多做虚礼,依言跪坐在了他对首。

    “敢问先生从何处而来。”嬴渠梁收敛起嘴边的笑容,肃然问道。

    “范从大梁洞香来。”范开口答道。

    “洞香?”不知为何,听到“洞香”三字,嬴渠梁心中陡然升腾起了一股不安之色,面色也变得越发严峻,片刻之后,这才缓缓道,“不知晋括晋先生与先生如何称呼?”

    “他乃是我师弟。”范很干脆的回答道。

    “哦。”嬴渠梁应了一声,似乎有些诧异的说,“贵门一向与我大秦交好,而这几年都是由贵门在秦国事务一向都是由晋先生打理,不知范先生你所来是否是…”

    范闻弦歌而知雅意,开口截道:“师弟打理秦国事务向来极有分寸,墨子对其信赖有加,秦公不必担心师弟会被撤换,而我求见秦公亦是另有其事。”

    “哦。”嬴渠梁似乎松了口气,秦国与墨家渊源颇深,一向都是互通有无,而墨家想秦国提供的最重要的东西,当然便是山东各国的讯息,这几年来这些信息都是由这晋括传递给自己,他自然害怕墨家裁撤此人。如今听闻并非如此,他也稍微宽了宽心。

    “那不知先生所来栎阳是为何事?”嬴渠梁瞥了范一眼,轻声问道。

    “我此次是奉墨子之命,为秦公你传信而来。”范依旧是面沉如水,看不到任何表。只是伸手在怀中摩挲片刻,掏出一支一支铜管递给嬴渠梁。

    嬴渠梁满腹狐疑的接过铜管,很容易便发现这是墨家特制的,一管一法,不同的铜管有不同的开法,若是强行用外力打开,里面所藏得信息也会灰飞烟灭,想来这中铜管除了以机关术闻名天下的墨家,再无一门一派可以制作出来。

    嬴渠梁细细将铜管端详了片刻,确认这管没有被人中途打开过,这才递还给范。范一摁管头的铜豆,管盖“当”的一声摊开,黢黑的管中隐隐透着一抹白色。

    嬴渠梁眼睛一亮,再次接过铜管,伸出二指捏住那抹白色,轻轻往外一拉,但见一方白丝落在了掌心之中。

    白丝上写着一行细密的小字,嬴渠梁将这几行字在心中默念了一遍,顿时皱起了眉头,紧抿着嘴唇,久久没有言语。因为白丝上写的是:魏军不叩境。

    良久,嬴渠梁缓缓将白丝和铜管放在方案上,将目光投向对面的范

    “据我墨家探子回报,此次犯秦之兵乃是魏国精锐,由丞相魏卬和上将军庞涓统兵,合计八万之众。”范低声说道,“魏国如今正在为大军筹备粮秣,想来非旬月不能备齐,然事关重大,墨子来不及通过晋师弟转告秦公,便令我骑快马星夜从大梁赶往栎阳报于秦公。而我听闻秦公明便要回转雍城祭祖,想来等晋师弟入宫禀报业已不及。恰巧我在大梁城时,与那宋病己有旧谊,今便与他一道入宫来,冒昧之处,还望秦公海涵。”

    “先生这是哪里的话!”嬴渠梁脸上闪过一抹激越之色,突然站起朝范一拜,“若非先生示警,只怕我大秦难逃这灭顶之灾!”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