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军情(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望着脸色平静然而话语中却不无狰狞的嬴渠梁,姮嘴角略一抽搐,很快便也恢复到古井无波的面色中。

    “大秦壮丽山河,一寸一厘皆是我秦人先祖劈荆斩棘换来的,朋友来了,我老秦人会奉上最美的凤酒与他,而若是敌人来了,我老秦人招待他的便是最锋利的刀剑。”嬴渠梁嘴角再次露出一丝笑容,望着姮缓缓道,“如今不知姮王子此行,于我老秦人是敌还是友?”

    这嬴渠梁虽然貌不惊人,但言辞却是无比犀利,只是片刻的功夫便将姮踢过来的棘手的皮球踢还给了对方。

    姮深深的望了嬴渠梁一眼,抿着的嘴微微张开,轻声说道:“我的来意其实并不重要。不过入秦之前,我曾经听过这么件事,不知是真是假,还想请问秦公?

    “姮王子但问无妨。”嬴渠梁点头道。

    “听闻嬴秦先祖大费与大禹共同治水有功,舜帝隆重赐给嬴氏部族以皂游,并预言‘尔族后将大出天下。’”姮轻声问道,“不知这故事是我道听途说,还是确有此事?”

    “自然是确有其事。”嬴渠梁睨了姮一眼,开口道,“此乃我大秦故老相传的话语,亦是被当做秦国吉兆。想不到姮王子连此等传说都听说过,当真是精通中原文化。”

    “哦,原来如此。”姮微微一笑,目光扫过嬴渠梁那张满是自信的脸,开口道,“未知秦公以为如今贵国国力足以大出于天下么?”

    “姮王子此言差矣,我大秦此时虽弱,然而大才在位,弱可变强。庸才在位,强可变弱。秋五霸,倏忽沉沦。由此观之,岂可以一时强弱论最终归宿。”嬴渠梁大笑三声,“既是如此,姮王子岂知我大秦不可大出于天下?”

    “可秦公莫要望了,如今贵国数万大军皆被我叔父的军队牵制在陇西一郡,若无此军,只怕贵国要大出天下,更是难上加难了。”

    “姮王子的意思是今次你事作为义渠王使,想要来与我大秦签订盟约的了?”嬴渠梁沉吟片刻,抿了一口凤酒,淡淡的说道。

    姮没有答话,再往嘴里灌了口酒,微微蹙起了眉,似乎是还未习惯凤酒的辛辣。

    “既然姮王子连我嬴秦大出天下之预言亦了然,那想来对秦国了解也是甚深。”嬴渠梁缓缓收敛起村边的笑容,直直的看着对面的男子,一字一句开口道,“我大秦立国数百年,历秦公从无依靠外力开疆辟土者,我嬴渠梁若是向你义渠求和,又有何面目入宗庙见列祖列宗呢?”

    “哼,想要与我大秦签订盟约,也只有等到我秦军攻到你义渠郁郅王城,由桓亲自签下城下之盟,岂能容你这黄口小子来栎阳胡言乱语!”嬴虔终于忍不住姮的一再挑衅,愤然出声道。

    “哦,未知这位大人是?”姮瞥了言说话的嬴虔开口问道。其实他大抵已经猜到了嬴虔的份,毕竟能坐在秦公后,而且还是一甲胄在,非是居秦国高位的将领不能。

    “大秦左庶长嬴虔。”嬴虔虎目圆睁,须发皆张,颇有不怒自威之色。

    “原来是左庶长大人,久仰久仰。”姮很没诚意的说了句,斜乜着嬴虔说道,“只是不知秦国左庶长却是好痴人说梦之辈。”

    “你说什么!”嬴虔大怒,手指姮说道。

    “难道在下有说错么?休说如今你秦军能否打到我义渠王城,即便是真的有一天秦人兵临郁郅城下,只怕届时三晋之兵亦是攻到栎阳城了,你又如何能与我王签下城下之盟?”姮语带讥诮的说道,“这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

    “你!”嬴虔怒视着姮,而姮也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两人隔案互视了一阵,嬴虔虽久在军旅中,然而却并不是有勇无谋之辈,不然其父嬴师隰也不敢将秦军交付与他手。

    “痴人说梦?”嬴虔收回指向姮的手指,仿似怒极反笑般,开口道,“你可是忘了昔年我大秦穆公雄霸西戎,痛击义渠戎人,而后又生擒你义渠之王,打得你义渠国向我大秦称臣朝拜之事了?”

    “姮自然未忘,而且我义渠人也无一遗忘此间之时。”姮冷冷扫了对面的秦国君臣一眼,说道,“若非是将这奇耻大辱记在心头,我义渠国又何来之后的大败秦军,饮马渭水之举?”

    “罢了,罢了。”嬴渠梁望着互不相让的两人,摆摆手,说道,“这胜败乃兵家常事,两国交战胜败皆有,若是照你们二人这样算下去,只怕不知要上溯到何时了。”

    说完他转头看向姮,慨然道:“既是如此,想来你我两国无甚可谈的了,还请姮王子与你家大王带一句话。”

    姮望着嬴渠梁,静待他的下文。

    “你要战便战,若是要和,还请拿出贵国的诚意来。”嬴渠梁淡淡的说了这么句话,便挥挥手,让内侍送姮出宫去。

    姮临走之际,努了努嘴似乎还想要说点什么,但是看到嬴渠梁垂下眼睑根本不看自己,于是只深吸了口气,朝二人一拱手,随着内侍走了出去。

    “二弟,你就这么放他走了?”嬴虔望着姮离去的背影,有些不解的朝嬴渠梁问道。

    “不放他走,还待如何?”嬴渠梁瞥了自己的大哥一眼,笑道,“难不成还要留他在宫中用膳么?”

    嬴虔看他嘴角上翘,知其在说笑,自己这个二弟很少有与人说笑的时候,毕竟为一国之君,一言一行都要谨小慎微,做到谨言慎行,而大凡嬴渠梁与人说笑之际,必定是他心大好之时。

    只不过嬴虔有些不解的是,这义渠国的什么王子来了一遭,却是什么都没谈拢,如何嬴渠梁还会如此高兴。

    “呵呵,大哥,这时候不早了,要不然今就在宫中吃了再回去吧。”嬴渠梁望了望天色,扭头说道。

    “不了,明还要出行,我这就回去了,等会还要去军中走上一遭。”嬴虔缓缓站起,掸掸膝上的尘土,说道,“这一不去,心中便觉得有些慌。”

    “既是如此,我便也不留大哥你了。”嬴渠梁脸上挂着了然的神色,点头道,“不过大哥还是要早去早回。”

    “放心,不会耽误明的行程的。”这一会儿说话的功夫,嬴虔便已经走到了门外。

    屋内转瞬便只剩下了嬴渠梁一人,只是他嘴角的那一抹笑容却是久久没有消散…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