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军情(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大哥,还记得你我兄弟二人最后一次并肩上战场时,面对的就是这义渠人吧。”趁着宋病己离开,而那义渠国的姮王子还没到来的空隙,嬴渠梁和嬴虔两兄弟叙着话。

    “是啊,那年义渠狗们围攻陇西郡,郡守向栎阳求援,公父令你我二人率兵去解陇西之围。”嬴虔不像自己的弟弟一样,他久在军旅中,自然沾染了些兵痞的气息,对敌人从来都是用蔑称,“不过说到那些义渠狗,我记得那次陇西之围,统兵的是一个叫什么桓的人。”

    “那个桓就是现在的义渠王,那年大战之后,他便继承了义渠王之位,不过如今领兵义渠的可不是桓,而是他的弟弟左王烯。”嬴渠梁笑着说道。

    “这烯我倒是知道的,这几年每年都是他率兵叩我大秦边境。”嬴虔一脸愠怒,“若不是这些义渠狗在北面牵制了我大秦数万精锐,让我亦无法回转栎阳,少梁一役,便是我替公父出战了。”

    “大哥你无需自责,公父的格便是如此,他决定了的事,又有谁人能更改。对魏人作战,公父一向都是亲赴前线,必定不会因为你在栎阳便打消决定的。”嬴渠梁叹了口气,劝慰道。

    嬴虔默然,他自然知道嬴渠梁说的是实,公父的格一向便是如此刚烈,就如同昔年以一己之力决定迁都一般。

    “罢了,不提这些了。”嬴虔大手一挥,看似洒脱的说道,“不过说起来这什么姮王子的,我却从没有听说过。”

    “这些年益老迈,再也没有昔年的雄心了。这些年都是将义渠国的政事交予弟弟烯,这左王号为‘贤’,义渠国部落多有归附于他。”嬴渠梁笑着说道,“而义渠**队也都落入了左王烯之手,那姮从未上过战场,大哥你又如何会知晓他?”

    “哦,是么?”嬴虔瞥了嬴渠梁一眼,摇头道,“想不到你坐镇中枢,这些年从未上过战场,足不出这栎阳城,知道得却比我这个行伍之人还多。”

    嬴渠梁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嬴虔的话。与此同时,门外走来一位披坚执锐的甲士,他朝嬴渠梁一拱手,后便出现了一个男子的影。想来便是姮了。

    “请坐。”嬴渠梁指着方案对首,朝来人伸手道。

    姮也不答话,缓缓朝嬴渠梁对首坐了下去。坐定之后,便上下打量着对面的男子。他自然知道此人便是秦国国君,只是没想到长相却是如此普通,与寻常秦人并无二致。只是不知为何,他却能从此人精光时露的眼中看出了些不寻常的味道。脸上也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丝警惕的神色。

    不过就在姮小心翼翼的打量对面男子的同时,嬴渠梁也再上下打量着他,而看到他得脸色微变,自然是知其所想,微微一笑,缓缓开了口:“自古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虽然义渠国与我大秦交兵多年,然姮王子敢独一人入栎阳,想必不是为了与秦国不利而来。更何况你是由宋病己宋先生举荐给寡人的,因而姮王子大可放心,这栎阳宫中无人会对王子你不利。只是不知你有何事求见寡人?”

    “我今求见秦公,是有一事相询。”姮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

    “哦,姮王子有何事,但说无妨。”嬴渠梁眉梢一挑,不疾不徐的说道。

    姮望着嬴渠梁,面沉如水的说道:“我素知秦国之志在中原,今次前来便是要询问秦公。”他顿了顿,眼底精光一闪,缓缓道,“与我义渠,是要和,还是要战?”

    “哼!”闻言,嬴虔冷哼一声,脸色微变,便要发作,却为嬴渠梁眼神所止。

    “来人,姮王子看酒。”嬴渠梁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瞥到姮那有些苍白的嘴角,唤来内侍给姮倒了一碗酒,“今天气凉寒,王子初临栎阳,只怕有些不适应吧。此乃大秦凤酒,我老秦人皆是以此酒驱寒,姮王子不妨一试。”

    姮依言端起碗来往嘴里灌了一口,的确感觉到浑暖和了不少。放下碗淡淡的开口道:“贵国凤酒虽不失烈酒,然而若论驱寒辛辣,则远不如我国中美酒。”

    “哦,是么?”嬴渠梁微微一笑,也不在这个问题上与他纠结,“久闻姮王子自幼修习中原文化,如今一看,果真如此,王子你竟是连雅言亦是如此精通,着实让人佩服。”

    看似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姮心中不为之一震:此人如何知道我自幼修习中原文化的?姮少有离开过郁郅王城,而他这一中原雅言也是父王请来的儒生口中学会的,连国内都少有人知道他会说此等中原语言,可如今万万没想到这秦国国君相见第一面,便点出了这一点。是此人早已知晓自己的来意,还是不过只是从自己的所言中听出的端倪。姮一时间心念百转,分神之下,竟是没有接口答话。

    见他沉默不言,嬴渠梁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脸上依旧是挂着笑容,开口道:“姮王子少有离开贵国,今次入秦,不知对我秦地山河有何感想?”

    姮蓦然听到此言,心中一黯,他入秦之时本就是忐忑不安,哪有心观赏这秦国山河。而之后姮一行又为人所伏,随其入秦的族人尽数为救护他而牺牲,虽然最后自己逃得了命,不过亦是被宋病己锢,一路坎坷艰辛更是无暇顾及其他。

    姮抿着嘴抬起头瞥了嬴渠梁一眼,很奇怪这位秦国国君为何会有此一问。

    “我大秦嬴氏乃是帝颛顼之后,昔年周室伐商,先祖恶来护商王纣,因而为周室所恶,后平王东迁我大秦襄公亲自护送周王室入洛邑,这才得列诸侯之位,平王封周室故地与我秦人以报护送东迁之恩。然彼时因幽王之乱,周室故地皆在戎狄之手,襄公及其子文公历二十余年,暴霜露,斩荆棘,以有我秦人立足之地…”

    嬴渠梁缓缓的说着,脸上的神色肃然,后的嬴虔更是隐有激越之色。姮安静的听着这些秦人的故史,并不出言。

    “文公之后,歧丰之地皆纳我大秦之下,而后社戎,败邽、冀两戎,征彭戏,兵临华山,收复杜、郑之地,后百年无寸进。及至穆公即位,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周王亦赐封穆公为西伯。”嬴渠梁抬头慷慨激昂的说着,眼角的余光扫过姮,忽然嘴角泛起一丝蔑笑,“我大秦立国数百年,大小战役数不胜数。今王子问寡人要与你义渠是战或是和。寡人自当明告王子,你要和,我大秦便予你和,两厢和睦,互不侵犯;若是你若要战,我大秦便予你战…”

    嬴渠梁死死盯着姮,一字一顿的说道:“不死不休!”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