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军情(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宋病己插着双手快步走出了偏。一阵寒风袭来,额头上的汗珠几乎都变成了冰渣,不过却也让他燥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些。

    不知何时,纷飞的白雪又下了起来,不经意间望出宫外,来时的路已然覆上厚厚一层积雪,只是不知归途又在何方?

    伫足举目远眺,重峦叠嶂的远山早已没有了丝毫青翠之意,白色是天地间主旋律,不过宋病己心中却是灰蒙蒙的一片。

    离开么?不知为何,以前总能很轻易说出来的几个字,现在却犹如有万钧之重,想起随自己一道入秦的范和朱泙漫,自己离开了,又将置这两人于何地,可是不离开又能怎么样呢?

    想到范,宋病己惊觉似的想起入秦之时,在马车上范他己说过的那句话,就是那句让他觉得有些怪异的话语,不自嘲的喃喃自语:“原来孝公已经即为十余年了。”

    他虽然记不清商鞅变法的具体时间,但是大致的时间点还是有个印象的,孝公即位之初便广发了求贤令,因为孝公在位时间不过二十余年,商鞅变法则也大致持续了二十年,所以商鞅决计是很早便入的秦国。很简单的推理,为何当初自己为何便忘记了这一点呢?

    这再也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一段历史了!宋病己总算是清晰的认识到了这个现实的问题。

    “宋兄…”后的景监隐约听到了宋病己的自言自语,忽然皱眉道,“宋兄可是还在纠结那位叫卫鞅的士子?”

    景监一直觉得今天的宋病己很怪,应该说不是一直,而是当提到这个名叫卫鞅的士子之后,宋病己就变得很怪异,一言一行都与平大相径庭。

    “这…哎…”宋病己不知该如何回答景监这个问题,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长叹一声。

    “这个卫鞅当真是个举世无双的国士之才?”景监继续问道。

    宋病己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点了点头。

    “既是如此,为何我却从未听说过此人?”景监皱眉问道。

    “这…”宋病己努了努嘴,依旧是无言以对,他总不能对景监说自己能预知后事,这个叫卫鞅的士子虽然现今籍籍无名,然而用不了多久便能天下皆知吧。何况他现在还称得上什么预知后事?

    “景监还有一问想请教宋兄。”景监直直的盯着宋病己,开口道,“此子之才先生是耳闻还是目见呢?”

    “耳…耳闻而已。”宋病己自然是没有见过商鞅的,只能老实回答道。

    “那景监犹记得在论集中记载着宋兄这么一句话: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景监缓缓说道,“耳如今宋兄亦不过耳闻这卫鞅之才,便想让君上将我大秦变法重任交与此人,君上又将如何想?”

    宋病己一时语塞,片刻之后才答道:“此处的确是病己有欠考量了,只不过此人确实有经天纬地之才,必能担当得起秦国变法之任。”

    “还是用宋兄你刚才所说的话,试玉要烧三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如今君上已经辨明了良才,宋兄自该当仁不让,又何必推荐他人?”景监显然是看出了嬴渠梁刚才的不悦,因而才会有此一说。

    “可是病己自问,自己不过中人之姿,这名叫卫鞅的士子强过病己百倍,秦国若是由他主持变法,必定…”宋病己兀自辩道。

    可是景监却是摇头截道:“我如今与宋兄你说这番话,并不是因为你是我举荐于君上的缘故,而是我觉得宋兄你的确有才能,这秦国变法大业由你来主持,绝不比他人做得差。”

    “可是…”宋病己一愣。

    “天下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依旧是论集中,宋兄你说过的话。天下大才无数,或许还有他人能助我大秦变法/功成,可是很不巧…”景监望着宋病己,眼底掠过一丝精光,微微一笑,“可我就认识宋兄你一个。”

    宋病己为之愕然。

    “时事造英雄,从来就没有天生的英雄人物,但若是宋兄你不入世,只愿意做一个看客,又如何能成为英雄呢?”景监朝宋病己一拱手,意切的说道。

    宋病己低下头,沉默不语,今天他似乎与景监换了一个角色,过去都是他说景监安静倾听,现在则是轮到自己变作聆听的对象了。

    “宋兄大才,这些话我本不该说,只是见宋兄为了这位叫卫鞅的士子心神不灵,便出言提醒。”景监微微摇了摇头,俄而低声说道,“只怕君上对宋兄你亦是有所…”

    景监没有把话说完,不过宋病己回想起嬴渠梁刚才说话时的脸色,显然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蹙眉苦笑了一声。景监知其了解自己话里的弦外之音,拍拍宋病己的肩膀,侧先走了出去。

    宋病己抬起头,远处宫中的一颗大槐树上,几簇积雪从树上扑簌簌的落下,细细望去,雪落后的树枝上竟是露出了丝丝新芽……

    沉默了片刻,一位卫士从不远处走来,朝宋病己行礼道:“宋先生,与你同来的两位先生在偏等候。”

    “哦,有劳了。”宋病己朝卫士答礼道。

    转过几个回廊转角,卫士领着宋病己来到一间偏,单手平伸往内一指:“宋先生里面请。”

    宋病己走了进去却诧异的发现里面竟然只有朱泙漫一人,他微蹙起眉头开口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范呢?”

    “哦,他说他要去出恭,让我在这里等他一阵。”朱泙漫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出恭?”宋病己脑海里勾勒出一个男子蹲着的模样,脸上一时浮现起莞尔的神色。

    “先生,你笑什么?”朱泙漫好奇的开口问道。

    “没有,没什么。”宋病己摆手说道,四下张望片刻,笑道,“他是在这偏之中?”

    “没有,他刚才出去了。”朱泙漫一指门外的回廊,开口答道。

    “偌大的偏这么可能会没有出恭之处。”宋病己微觉有些诧异。

    朱泙漫两手一摊,示意自己亦是不知。

    宋病己收敛起嘴角的笑容,眼光望向门外,不闪过一丝迷惑之色……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