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军情(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虽然屋外此时正值严寒冬季,但是宋病己上的汗水却止不住的往外流着。

    他缓缓拭去一颗快要从眼角滑落的汗珠,故作镇定的将手上的竹册放回到案上。心中不停提醒着自己要镇定,绝对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这才让原本自己以为算无遗策的事出现了变故。

    虽然宋病己尽力掩饰,不过屋内的其余三人依旧看出了他的异样,嬴渠梁关切的问道:“先生可是体不适?”

    “多谢秦公关心,我没事。”宋病己摆摆手,死死的盯着方案上的竹册,脑海里百转千回。

    “既然招贤馆中没有先生所说的这名士子,那…”嬴渠梁却仿若松了口气般,开口道。

    “对了,公孙鞅!公孙鞅!”而宋病己却仿佛充耳不闻,惊觉似的看向边的景监,急促的说道:“景兄,招贤馆中可有一叫公孙鞅的士子?”

    他急之下早已浑然忘却了称呼景监的官名,景监显然是很诧异一向在人前都表现得十分恬然淡定的宋病己,因何会为了这个名叫卫鞅的士子如此紧张,不过望着他焦急的眼神,自然自己也无暇多想,思虑片刻,却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微微摇摇头。

    “不过,这只是今年入秦士子的名册,若是先生非要寻觅这位名叫卫鞅的士子,或许能在往年名册中找到。”看到宋病己那失神的面庞,景监忽然有些不忍,轻声说道,“毕竟有些士子入秦不久便又回转故国,我亦无法完全记住这些人的姓名。”

    “那景监你便去将往年士子的名册取来,查个究竟便是。”宋病己没有开口,嬴渠梁已抢先说道。

    “君上,那些名册宫中内库中亦有存放拓本,招贤馆这一去一回路程太过遥远,不若就在内库中取来…”景监也并不慌乱,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你去取便是,速去速回。”嬴渠梁唤来一内侍,让他与景监一起前往内库,俄而再转头看向宋病己劝慰道,“先生不必担心,待到景监取来名册一见便知。”

    宋病己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他如何能不担心,若是那名册上没有卫鞅或是公孙鞅的名字,那自己该怎么办?宋病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原本以为立足于这个时代最大的凭仗没有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记忆中原本的历史观被推翻后,这个时代又会是一个什么模样。

    不多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出现在后,景监和那个内侍一人捧着几卷竹册快步走了进来,然后哗啦啦将所有竹册堆放在案上,有一两卷滚落到了岸边也无暇顾及。

    景监朝嬴渠梁一拱手,算是复命,而后便迅速的拿起一卷竹册浏览起来,眼睛迅捷却又不失仔细的打量着上面的文字。

    此时的宋病己反而安静了下来,他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脑海中已不知在想些什么,又像是来到这个时代后的所有影像和回忆都在乱窜一般,此刻他就仿佛是初审被判处死刑的囚犯一样,在等待着终审法官最终的判决。

    良久,当景监将所有竹册都翻阅了三遍之后,他终究还是缓缓的缓缓的摇了摇头。

    得到了终判决的宋病己有些颓然的瘫坐在一边,心中的问题得到了答案,这个世道已经变了。他仿佛置在梦幻中,根本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事

    商鞅没有入秦?商鞅没有入秦?商鞅没有入秦?

    宋病己一遍遍的在心中重复呐喊着,反复的质问着自己的神经:商鞅没有入秦,那秦国何来的变法,没有变法,秦国又何来的强盛,秦国没有强盛,这一统天下的又是何人?

    都说无知者无畏,然而宋病己自诩比这个时代的人了解的知识多得多的人,在此时却对这个时代产生了更多的畏惧。他自以为能了解这个时代发生的所有大事,他自以为能看破这时代所有人的善恶,他自以为能掌握历史前进的脉搏。可是,事到如今,这个历史与他宋病己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就像是一个无所不知的神被打落凡间一般,宋病己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他仿佛能看到天空上有一张满是讥诮的面庞,就是这张脸将自己带入了这个时代,而自己的自以为是落在这张面庞的眼底,换来的只不过是一丝戏谑的笑容。

    原来当人自以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很多时候不过只是别人手中的牵线木偶而已,充其量也只能与人平添笑料罢了。

    “先生?先生?宋先生?”耳边依稀传来嬴渠梁的声音,宋病己抬起头来,正对上他满是狐疑的眼神,而且非但是嬴渠梁,连嬴虔也是满是不解的望着自己。

    “哦,秦公既然变法决心已明,那在下也不便多言了。”宋病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大脑迅速的为自己找着脱的理由,因为现在的况让他根本不知如何应对,只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好生思量一番。

    “可是先生,这变法贤才…”闻言,嬴渠梁不蹙起眉头,似有不悦的说道。

    “今在下有一人想要引荐与秦公,如今此人已经到了宫中,还望秦公能拨冗相见。”宋病己终于想起了一人,想来也只有他能暂时将秦国君臣的注意力从变法之事上转移开去。

    “谁?”嬴渠梁一怔,下意识的问道。

    “义渠国王子姮!”宋病己缓缓说道。

    “义渠国王子?”果不其然,听到这个名字,嬴渠梁面露深思之色,就连景监也是一阵愕然,显然他完全没想到今宋病己带来的三人中竟然会有一个义渠国的王子在其中。

    片刻之后,嬴渠梁抬头瞥了眼宋病己,轻声问道:“此人如何会入我大秦境内?又如何会与先生一道入栎阳?”

    宋病己知他对自己与义渠人一道心中生疑,迅速的将自己入秦之时,巧遇这姮被义屠率兵追杀,后为自己一行所救之事与秦公说了一遍,这才暂时打消了嬴渠梁的疑惑。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