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三说秦公(十九)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昨天晚上网络出了问题,一直到现在才好,这个月的全勤没有了,虽然郁闷,不过也怨不得别人。昨天没更新,向各位致歉!)

    “罢了,既是如此,那此子职守容后再议。”听完景监的叙述,嬴渠梁对他刚才所言显然也是深以为然,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心已然大恶,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近可有山东士子入到招贤馆中?”

    “这几天寒地冻,哪有什么士子愿意冒着这样的鬼天气来栎阳。”景监搓了搓手,笑道,“大抵都等到暖和一些才会入秦。”

    说到这儿,他不由顿了顿,拿眼角的余光瞥了嬴渠梁一眼,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何况大才已至,君上不正可将心神都放在变法一事上么?”

    可惜聪慧如嬴渠梁,显然早已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没好气的瞪了景监一眼,佯作怒道:“你这小子好生滑头,要寡人将注意都转到变法之事上,你在招贤馆就可以偷闲了么?”

    景监嘿嘿一笑,虽然被嬴渠梁勘破了心底那一丁点的暗想法,不过却也无伤大雅,自己的品国君还会不知道么?

    “寡人给你说,这事想都甭想,变法一起,更需各式人才补充进朝堂之中,那就更需要你在招贤馆中为寡人一一甄别,决不能有遗珠之憾。”嬴渠梁懒得和他多加饶舌,直接打消了景监的念想。

    “诺。”景监苦着脸,应了一样。

    嬴渠梁望着他那张象吃了黄连的脸,忍不住莞尔一笑,开口道:“不过你荐贤有功,寡人就准你几天假,回家好生过个年。”

    “谢君上。”景监躬行礼,虽然嘴里喊着谢字,心中却是暗自想着:反正你去雍城也管不到栎阳这边,不若就与我放个假,这算盘还真打的精呢。

    “对了,还是要你走一遭,去将宋先生请来,寡人还有些疑问想要当面向他求解。”嬴渠梁思虑片刻,开口说道。

    “诺。”景监点点头,后退着走出了屋子。

    嬴渠梁笑着摇了摇头,将视线转回那册王轼所撰的卷册上,不过须臾便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他以为是景监去而复返,有些不悦的斥道:“叫你去请先生,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怎么,我就来不得了!”不过出现在他耳里的不是景监的声音,而是一个粗犷又熟悉的男子声音,而且听上去,声音的主人比他更加不悦。

    嬴渠梁苦笑一声,望向来人,开口道:“大哥,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景监那小子呢,我刚才让他去请宋先生入宫一叙。”

    “我就知道宋病己会来你这儿。”嬴虔大喇喇的往嬴渠梁对首一坐,说道。

    “明就要回转雍城祭拜先祖了,大哥你不在家好生休息…”嬴渠梁微蹙起眉,开口问道。

    “休息作甚。”嬴虔大手一挥打断了他的话,笑道,“在战场上几宿不眠不也照样过来了。”

    “好。”嬴渠梁见他如此说,有些无奈的两手一摊,说道,“那大哥来我这儿又是所为何事?”

    “我又不是来寻你的,你着急个甚。”嬴虔瞥了嬴渠梁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那你是来寻谁的?”嬴渠梁很是诧异,你老人家来我宫中不是找我的,那还能来找谁?

    嬴虔白眼一翻,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是来听故事的。”

    站在院外的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出右手掌轻轻的在门口的大槐树粗糙的树皮上摩挲着,凹凸不平的触感让他有些许的不真实感。沉默许久,忍不住转过头去回望一眼,不远处那间平实的小院和栎邑客栈里大多数院落一样,简简单单一间屋子,中间一条小路青砖铺成,通向房门,两旁都是草丛,只是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人认真打理,许多地方已经生了野草。

    重重的别过头,姮朝边等候了许久的宋病己开口道:“走。”

    “不用着急,你若愿意多待一会儿,我在等会片刻也无妨。”宋病己见他的状,知其所想,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不用了。”姮自顾自的走了出去,一跃而起,跳上由朱泙漫驱使的马车,一个低沉却又不失冷漠的声音遥遥传来,“我又不能在里面呆一辈子。”

    闻言,宋病己一怔,从车厢的窗户往内望去,男子虽然面无表,但是眼底却隐隐有一丝坚毅。宋病己叹了一口气,忽然想起了前世里,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这世界上人背负最多的是一种叫压力的东西,而通常都是自己施加在自己上的。

    叹惋片刻,宋病己也曳步上前跳上马车,躬准备进到车厢中,却听到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等等!等等!你们两个人给我等一下!”

    不知为何,听到声音时宋病己脸色微微一变,而当发现那人叫的是“两个人”后,他与朱泙漫皆是无奈的循声望去,再一次确认来人后,两人忍不住互视一眼示意你上,然后发现没人愚蠢时,只好一起走下马车迎了上去。而不远处,许久不见的范正快步朝马车跑来。

    “怎么,几个月不见,就不认得我了?”发现宋病己和朱泙漫都紧抿着嘴唇不开口之时,范缓缓平抑住口的起伏,开口道。

    “当然认得!”二人警觉的异口同声答道。

    “那就好,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去?”范看似无心的随口问了句,不过眼光却一直往车厢里的姮瞟去。

    “这个…秦公召我入宫,我顺便将这人带进去。”宋病己略一迟疑,还是压低声音说道。

    “入宫?”范闻言顿时眉开眼笑,开口道,“正好,也算我一个。”

    宋病己按捺住掌自己一嘴的冲动,耷拉着眼皮说道:“那宫中五步一岗、十步一卫,我进去了都浑不自在,你去做什么。”

    “没去过,去看看这栎阳宫长什么样,不行么?”范瞪了宋病己一眼,指着一旁闷不作声的朱泙漫,开口道:“这傻大个都去得,凭什么我就不能去了。”

    见矛头转向了自己,朱泙漫赶紧低着头半转,就像是鸵鸟般把脊背留给宋病己。

    “走,走。”宋病己无奈,他早就知道和范是没道理可讲的。马车哐啷哐啷的行驶在栎阳城的街上,虽然经过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不过与当初入城时相比,车上的物事一件都没遗漏,甚至人也都是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