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三说秦公(五)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红衫士子没想到自己搬起石头想扔宋病己,到头来却是砸了自己的脚,不一怔,不过他也算是才思敏捷,须臾便反应过来,朝宋病己冷笑不已:“阁下巧言令色,当真以为…”

    “在下绝非巧言令色。”宋病己径直打断他的话,看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我只是想教会大家一个道理,这世间固然有事要分先后的常理,然而亦是有后来居上的道理,宇宙万物,岂有亘古不变之理?”宋病己可不是一个任别人欺负到自己头上,还和颜悦色的与他讲道理的人。刚才这些人来寻衅,自己并不占理,只能安静听他们叙说心中的愤怒,可是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自己占理,如何还会任由这些士子在自己面前猖狂:“如今在下请中大夫推荐面见秦公,必然是有长策在,让中大夫佩服,他才会代为举荐。而诸位若是有能教这秦国一改积弱凋敝之法,大可与中大夫或者内史大人一叙,如能得到认可,必定也可以为他们向秦公举荐,届时在下必定不会对诸位后来居上心生怨恨。而各位不思治秦良策,反倒一味刁难在下,岂非有违名士之风?”

    宋病己一席话说得是掷地有声,看来在洞香论室中锻炼出来的辩才丝毫没有退步。而围着他的一干士子闻言,俱是面面相觑,脸上带着不安之色。

    “你…”红衫士子没想到这宋病己竟是摆出了一幅为人师长教育弟子的模样和口吻,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口说无凭,我等如何知道阁下究竟是有长策在,还是用钱帛收买官吏,以谋求晋升之途。”

    “先生此话是否太过刻薄,在下以人格担保,绝无贿赂一说。”宋病己脸色微变,此时轮到他觉得对方胡搅蛮缠,不讲道理了。

    “空说无凭,单凭你的人格担保,又如何能取信我等?”那红衫士子死死的看着宋病己,口中说道。

    “不能取信你等,但是却能取信于我!”宋病己还没来得及开口答话,一个男子的声音突兀的在众人耳边响起。

    庭院内的人们循声望去,但见景监和张庆缓步从屋内走了出来。不过两人的表却是截然不同,走在前头的景监一脸肃然,而跟在他后面的张庆则是不时掩嘴偷笑。不过当景监听到笑声转头回去时,张庆又摆出一副正襟危坐、大义凛然的模样,让他无可奈何。

    “内史大人。”众士子一见来人,纷纷拱手行礼,只是那红衫男子脸上仍有愤愤不平之色,努了努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景监根本不看他,也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反而分开众人,朝面色平静的宋病己走去,拱手行了一礼,开口道:“先生好才,这后来者居上一说,着实教景某大开眼界。”

    “内史谬赞了,在下不过顺口胡诌而已。”宋病己在三月前的那次秦公来招贤馆接见众士子时是见过这位内史大人的,知他才是这招贤馆的一把手,而如今一见,此人似乎还算好说话,不心中暗忖,看来自己求见秦公有戏。

    “先生何须自谦。”景监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您的请求,中大夫已经悉数转达于我,若是先生有闲暇不若与我一道,进到屋内一叙,先生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宋病己闻言,大喜过望,既然这个内史大人这么说了,显然自己求见秦公之事十有**已成。

    不过他高兴了,有人却不依了。众士子中忽然有一人大叫起来:“内史不公!内史不公!”

    宋病己和景监朝话音传出的方向看去,但见那红衫士子急得跺脚叹道:“内史不公!此人后来而先至,却是要将我等置于何地?”

    “难道刚才这位先生说得还不够清楚?”景监微眯起眼睛,看着那红衫士子,开口道,“先生有长策,可振我大秦,因而向中大夫请求单独面见国君。而诸位中若是有奇计强秦者,我景某必定也将他举荐与国君,你王轼亦是一样。”

    “我…”宋病己直到现在才知道那名红衫士子原来名叫王轼,眼见景监如此说,他只能埋头不语。

    “我景监执掌招贤馆事务已有数年,虽不敢说毫无差池,然而我敢担保自己行事绝对公私分明,若是各位觉得景监有何不公,大可在后面见国君时,当面指出。”景监淡淡的瞥了众人一样,这些个刚才还吵吵嚷嚷的士子们,现在皆是安静了下来,或许是没想到一向公正的内史大人会说出这么一席话,抑或是觉得他所言不无道理。

    “王轼敢问内史大人。”只有那王轼依旧不死心的样子,斜乜了宋病己一眼,朝景监拱手道,“内史大人又是如何得知此人负长策呢?难不成大人已经私下见过此人?”

    此言一出,景监顿时变了脸色,他执掌招贤馆素以公正无私在士子中薄有微名。这些招贤馆的士子那个不是眼高于顶之辈,若是得知负责他们的内史大人与某人私下相见,必定会心生怨念,正是有鉴于此,以景监之小心谨慎,绝不会去私下会见士子,给人留下口实。

    景监心中恼怒,本想直斥王轼之言,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瞥到好整以暇的宋病己,忽然是变了神色,嘴角微微上翘,笑道:“若是景某早知宋病己宋先生会前来大秦,我早就寻上门去,与他私下相见一番了,岂会先生在此处等候?”

    在栎阳老秦人口中,有这么一句俗语:人有名字,树有影子。

    宋病己后那抹斜斜的影子被冬季初升的暖阳拉得很长,就像一柄满溢着肃杀之气的利刃,而场间这些招贤馆士子们看着这张只能算是清秀的面庞,只觉得一阵轻微的心悸,不是因为害怕,只是有些震惊,没人会想到能在此处遇到此人。

    宅院内一时安静了下来,不过这种静就好比温水煮沸前那片刻的安宁,马上便会变幻为另一幅景象。

    “宋病己…”“原来他就是宋病己…”“想不到这么年轻…”“如此大名鼎鼎的人物也来秦国呢…”

    “宋病己”三字就像一块石头被重重的投入平静湖水中一般,顿时掀起一阵阵波澜。心悸之后,这些刚才群激奋、对宋病己怒目横视的招贤馆士子们顿时议论纷纷,而看向刚才被自己围在圈中的那个男子眼中也没有了怨恨,反而是多出了几分久仰和不解之

    望着这些人的模样,宋病己很自然的联想到洞香,这才明白自己以前还是太过低估这家看似普通的酒肆在诸国的名望和影响力,以及这个时代信息的流通速度。当然他如今也只知其一未知其二,若是宋病己知道这景监将那册论集给每个士子都发了一册,只怕对现在这些士子的反应多少会有些了然。

    只是与宋病己的惊讶相比,景监却是很满意这些人现在的反应,瞥了众人一眼,嘴角笑意更盛,缓步走到宋病己边,单手平伸朝向自己所居住的屋子,恭敬的开口道:“先生请。”

    宋病己回了一礼,正准备迈步入内,后却又传来一人的大声疾呼:“内史不公!”

    景监有些恼怒的转过头来,看向王轼,没好气的说道:“你倒说说,我如何个不公法?”

    “内史不公!”那王轼涨红了脸,显然是绪激动到了顶点,振声说道,“此人在魏国确是声名赫赫不假,然而此时奉求贤令入秦,那便是普通士子,与我等何异,如何内史却偏偏单独接见他一人,而将我等拒之门外?王轼觉得内史不公!”

    “你…”景监大怒,单手指着王轼,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王轼并没有给他机会,而是兀自说了下去,“举贤应是公心,如何能为声名所左右,若是内史不给一个圆满的交代,我王轼必定在面见秦公之时,将内史所为公诸众人!”

    “王轼你休得胡言,我如何举贤不公?”景监忿然道,“宋先生有长策…”

    “有长策?”王轼显然已经无所顾忌,冷冷扫了宋病己一眼,讥笑道,“内史刚才自称从未与他私下相会,那又是如何知道此子有长策的?”

    “这…”景监被他问得一时语塞,是啊,他从未见过宋病己,单凭张庆所言,如何又知道宋病己有强秦之计呢?

    宋病己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事也只有自己来说清楚,因为那些士子眼底刚才初闻自己之名时的敬畏已经少了许多,反而多出了许多不解和迷惘,显然是不知该相信景监还是王轼。

    “诸位见谅。”宋病己往前一步,朝众士子长行了一礼,缓缓道,“病己懵懂无知,初访秦归来,不知内史大人已定与秦公对策的次序,贸然求见中大夫,希望能单独会见秦公,后来者居上虽然合理,却不合,还请诸位勿怪。”

    一干士子没先到宋病己竟是自陈己失,其实他们看来以宋病己之声名,后来者居上也并无不可,只是正如他所言,此举合理不合,不过现在宋病己既然已经向自己致歉,那么自己如何还要斤斤计较。何况宋病己之声名,他们早就通过各种渠道听闻,再加上手中那册论集,多少人对其中的名言倒背如流,自然对说出这些言语之人心有敬意,如今见到了本人,心中更是激动不已,哪会计较这些小节?

    此时见宋病己长行礼,好几位士子甚至还惶恐不安的回了礼。只有那王轼依旧是冷眼旁观,不发一语。

    “而至于这位王兄所言…”宋病己瞥了王轼一眼,微微一笑,“在下还是那句话,我敢以人格担保,若是绝无贿赂内史大人和中大夫大人,而且若是无长策在,或是届时面见秦公之后,秦公觉得在下所言无用,那么宋病己必定即刻离秦,终生不入秦境!”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