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招贤(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栎阳宫的使者们胆战心惊的望着自己的君主,他们从未见到这位秦公如此震怒的时候。bxzw.com几个从秦公边经过的内侍慌张的给嬴渠梁行礼,可是他面色铁青,根本不理,后的景监也是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大气也不敢出。

    景监自然知道嬴渠梁为何如此震怒,毕竟招贤馆中这些士子对这位秦公而言,如他自己所讲,是最为看重的东西。所谓之深、恨之切,当发现自己的苦心几乎毫无回报之时,他如何能不愤懑?

    不过愤懑归愤懑,作为一国之主,他必须学会善于控制自己的绪。否则连自己的绪都掌控不了,还如何掌控这个国家呢?

    嬴渠梁正是想到了这点,所以才会依旧要往那招贤馆去上一趟。何况那些招贤馆中的士子们都在看着自己这位秦公的所作所为,若是今自己因为本月来的人太少而负气不去招贤馆,那么自己这么多年的苦心才是真正的一朝付之东流。

    咯噔,咯噔。

    一辆马车晃晃悠悠的来到栎阳城东门外,车厢到处是些箭孔,虽然已被修补了一番,但看上去仍旧显得十分醒目。

    驾车的是两名男子,一个中等材,面色看上去有些倨傲,看人总是喜欢稍稍抬起眼来,目中是有精光掠过,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bxzw.com而另一个则是体型魁梧,浑都是大块的肌,袒露的口上汗珠被阳光一照,散发出异样的光彩。

    车内还有两人,其中一人还算是眉清目秀,两只眼睛不时透过车窗往外张望,偶尔陷入沉思状。而另一位则躺在车厢内,仿似睡着了一般,紧闭着双眼,没有睁开过。

    这自然便是宋病己一行人了,历经了千辛万苦总算来到了栎阳城,这让车上众人不都松了一口气。而那个义渠国的少主伤也好转了许多,宋病己让朱泙漫在前头的一个小镇上好不容易寻到了一个大夫,来给他仔细诊断了一番,说是生命无甚大碍,只是要静养许久才行。

    后来范也查验了这人的伤口,说是那义渠人所用的箭矢不比中原各国,他们那箭镞平平直直而不像是中原军队所用的箭镞,甚至在箭头上还制有特别的铁钩,杀伤力巨大,因而这才让这少主逃得一命。

    “止步!”前头忽然传来一声厉喝,马车也随之缓缓停了下来。

    两名秦国兵士缓步走到马车前,其中一人还着铜制的铠甲,虽然稍显简陋,然而既然能穿上铠甲,必定份不低。bxzw.com他锐利的眼神将整辆车上下打量了一遍,开口道:“吾乃栎阳卫,敢问诸位此行入城,所为何事?”

    “我们乃是魏国士子,此番入秦游学,这是通关碟文。”范从怀中摸出一片特制的竹简递给上前盘问的兵士。

    那兵士接过竹简,反复看了一遍,并未发现任何异样,不过他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这辆马车入城,毕竟这车厢上的痕迹太过可疑,他为栎阳卫自然不敢太过大意。

    “我们在河西之地,为歹人所劫,因而这马车才会如此形状,诸位勿怪。”范看他的眼神来回在车厢上转悠,知其所想,不慌不忙的开口解释道。

    那栎阳卫看了朱泙漫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看得出他也知道这朱泙漫必定是习武之人,不过见他只关注朱泙漫,而自动忽略了自己,范忍不住瞪了朱泙漫一眼。朱泙漫搔搔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这车厢内是何人?”栎阳卫伸手掀开车帘,往里面张望。

    “他亦是入秦游学的士子,只是文弱了些…”范见这栎阳卫如此谨慎,赶紧开口答道。

    宋病己两眼一翻,你小子哪点看出我文弱了?不过他仍旧朝那个负责的栎阳卫微微颔首示意。

    “你们几人一齐来我大秦,想必已是见过了君上的求贤令了。”那栎阳卫确认了诸人的份,暗自松了口气,脸上也挂上了笑容,“正巧,今是君上到招贤馆接见各国士子的子,若是你们赶得及,或许还能见上君上一面。”

    上?宋病己一愣,俄而有些诧异的问道:“敢问是秦公要亲自接见诸国士子么?”

    “那是自然,君上每月的今必定会到招贤馆。”栎阳卫点头答道,对于这些奉求贤令入秦的士子,秦人无不尊敬有加,他朝城门外的其他几个秦国兵士,做了个手势,然后朝马车上的众人一拱手,笑道,“诸位请,误了时候便见不到我家君上了。”

    “多谢。”范问清楚了这招贤馆所在,朝那栎阳卫回了一礼,便驱使的马儿朝城内驶去。

    秦国招贤馆在南门内城墙边的一条小街上。

    这里原来是由一座旧兵器库改建,庭院分外宽大,内围有成方框的四排青砖大房,被分割成了一百多间小屋,以供每位入秦的士子人单独居住。在大门前,还立有一座硕大的石牌坊,门额正中是镌刻的四个大字——正国求贤,让外来之人无不为之心生敬意。

    范和朱泙漫驱使着马车,紧赶慢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招贤馆外,幸好,这秦公还未到来,留下朱泙漫看护马车上的病人,宋病己和范两人慢步迈入了招贤馆中。两人向里面负责接待的官吏禀明了份,没想到那官吏大喜过望,连忙引二人来到庭院中,这里摆布好了国君会见士子们的露天场子。院中铺了两百张芦席,每席一张木几。正前方中央位置摆了两张较长大的木案,虚位以待。

    不过到二这后,那官吏才想起,还未给两人做好入住招贤馆必须的登记等手续,然而此时已然来不及了,因为国君马上就要到了。何况景大人也不在,只好满是歉意的请两人坐到了靠后的位置。

    宋病己自然并不介意,他今本就是来看个闹的,主要是想看看这名垂青史的秦孝公到底长什么模样,并未想过其他,笑着朝引领自己二人的官吏拱手行了礼,安之若怡的拉着范坐到最后一排中间的位置。

    那官吏难得遇到两个这么好说话的东方士子,心中暗忖:若遇到的是其它以功名为重,迫不及待的要向国君陈述己见的士子,自己将他们安排在这最后的位置,只怕会被骂个狗血淋头。更何况若是把来人惹恼了,拂袖而去,那景大人更加要责怪自己。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再看了宋病己一眼,只觉此人宅心仁厚,必定是个大才,在心中暗暗记下了他的模样。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