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入秦(十)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今两更,补中秋节断更的欠账。bxzw.com)

    这些戎狄部落大多善于驰马,再加上马力强健,从远处疾驰过来,蹄声阵阵,竟然有如千军万马之势。

    而且此处地势开阔,最适骑兵手,也是这些义渠人擅长的地势。宋病己等人在地利上已经差了一筹,人和马更是说不上,如果能够逃脱命,真是老天的眷顾。

    宋病己心知如今的状,弃马车逃命是决计不可能的,不过在这马车上呆着这怕也是给别人当活靶子的命,不由说道:“我们下马车去。”

    却见范摇了摇头,开口道:“不用,你自己进车厢里面去。”

    “可是…”宋病己大惑不解,这车厢不过是个死物,如何能抵挡住这些来势凶猛的义渠人。他还分辨,却见范一把将自己推进了车厢内。

    这范本就是习武之人,手力极大,宋病己被他推进了车厢,差点摔了踉跄,整个人扑倒在羊皮垫子上。只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心中大急,迅速站起,却听见范低喝道:“好好的待在里面别动,我保你无事!”

    宋病己闻言,先是一愣,然后暗自苦笑不已,如今这十死无生的局面,任你武艺高强,如何又架得住人多,又怎么能保我无事?只可惜现在这局面,自己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士子,如何能说得过范这武夫。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唯今之计,他也只有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范上了,盼望着能有奇迹出现,自己能逃脱升天。

    此时,朱泙漫也将那晕过去的男子背负进了马车车厢,范放下车帘,遥望着远处杀来的十余骑,忽然叹了口气,瞥了朱泙漫一眼,说道:“你要是再不出手,只怕今我们都会丧命于此了。bxzw.com”

    朱泙漫微微一怔,并没有回答,只是脸色颇为沉重,连带着将自己那柄青铜大刀也握在了手中,死死的攥紧。

    不多时,那些个追兵兜头奔马已经踏到马车之前,马上的义渠战士厉声急喝着些范和朱泙漫听不懂的词语,俄尔长矛刺出,直搠范。未想,范嘴角竟是泛起一丝冷笑,并没有抽出自己的铜剑,而是屈膝避过这一矛,左手平伸指向那义渠人,只听见一声惨叫,马上的义渠战士松开手中的长矛,两手捂住自己喉咙,从马背上栽了下去,而他的喉咙上面分明有一个中指大小的窟窿咕隆隆的往外冒着血水。

    朱泙漫看的有些呆了,刚才那矛刺向范的时候,他本以为这貌不惊人的范必死无疑,没想到电光火石间,势逆转,死的反倒变成那个义渠士兵。

    “还不帮忙!”范一声低喝,让朱泙漫回过神,他这才发现,那个义渠士兵的死,不仅没有然其他的义渠人心生惧意,反而刺激了他们的凶,竟是一齐驱马上前,将手中的兵器都向站在车厢外的两人招呼过去。

    但见朱泙漫大喝一声,抡圆了手中的青铜大刀,将所有刺向二人的兵刃全部格挡开去。非但如此,在他的怪力之下,最先一柄与青铜大刀接触的长矛竟是断成了两截,而且断口处平平整整、毫无起伏,可见此人的刀法有多么犀利。

    得到朱泙漫之助挡住了所有的兵刃,范伏下子,象一尾活鱼般从马车的这一头溜到那一头,右手倚着木制的车厢壁,反复摩挲着,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

    俄尔,范的手停在了一个微微凸起的地方,眸子倏然一亮,略一用力,大拇指重重的摁在那个凸起之处。

    待到他甫一摁下,只听一连串的嗖嗖声从马车车厢的木壁上传来,旋即便有数个义渠人应声而倒,而车厢内的宋病己只觉整辆马车猛的一阵,四周便多出了不少惨叫声。bxzw.com只是可怜了那位被朱泙漫救到车厢内,一直昏迷不醒的老兄,在震动下,他小腹的血又冒出了许多,脸上也面露痛苦之色。

    车厢外,朱泙漫愣愣的看着头顶上那多出来的几个黑黝黝的孔洞,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而若是宋病己在此处,必定能一眼就认出这些机关和弩箭很是相似,相信刚才范空手杀那个义渠士兵时,左手袖中也是藏了个这玩意。

    四周幸存的义渠人已经不多了,不过仍然是宋病己一方三倍有余,眼见着这范用计杀了己方数人,而自己连他所用的兵器都没有看到,一向嗜血的义渠人不也有些胆寒。他们不是傻子,不知道这武器还会不会突然从天而降,收割掉自己的命,于是纷纷策马往后退了一定的距离。

    俄尔,义渠骑兵又聚在了一起,叽里咕噜的大声说着什么,可惜众人没人听懂,索不理,场面倒是一时安静了下来,这让范和朱泙漫得到了稍微的喘息之机。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些义渠兵停止了交谈,都把眼神看向马车,目露凶光。俄尔,一干人齐齐仰天长啸,似极了苍茫月色下孤傲的狼。

    陡然间狼嚎的声音惊天动地,众人都是心中一凛,连宋病己都不自觉的从车厢内探出了半个头来,眼见这些义渠人的状,不由皱眉问道:“他们做什么?”

    “多半是发了失心疯。”朱泙漫强笑着答了句。

    他虽然偶尔有些呆,但是绝对不傻,此时的况就算是傻子都已经看出这些人都很清醒,绝对不是神志不清,更加不会是得了失心疯。

    范脸色一变,凝声说道:“义渠人以狼为图腾,狼神就是他们最崇敬的神祇,他们此刻就是向尊神立誓,誓杀我们,不死不休!”

    眼角的余光瞥到宋病己的头,他更是两眼一瞪,毫不留的申斥道:“谁让你出来的,给我回去。”

    宋病己给他这一唬,赶紧将脑袋缩了回去。范再次将目光看向那群义渠人,这些义渠骑兵闭上了嘴,又缓缓驱马往前,待到走了一定的距离,却是勒住马脖,从后取下了弓箭来。

    见到这弓箭,范的瞳孔一睁,拽着还愣在原地的朱泙漫翻从马车上滚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与此同时,响箭也如蚂蝗般破空奔向了马车。空中传来一声悲鸣,那匹从大梁城便一直伴随着宋病己和范的马转瞬之间便被的犹如刺猬一样。

    范见状,心中一悲,拉着朱泙漫躲到马车车厢之后,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看得出刚才那一刹将朱泙漫如此高大健壮的男子拉下车,已是耗费了他极大的气力。

    可惜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范看了朱泙漫一眼,压低声音道:“我不管你愿不愿意杀人,也不管你那什么屠龙之技能不能杀人。你要是再不出手,我们三人决计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朱泙漫依旧是没有回答,两眼望着自己手中的屠龙刀,目光闪烁,不知作何想。

    范见他不语,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怒道:“竖子不足与谋!你简直枉为男儿!”他显然被气得不轻,嘴唇微微发抖,顿了顿,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绪,冷冷的说道,“既然不敢去,那么你就在这里等死。”

    朱泙漫浑一震,头埋得更低了,嘴唇嗫嚅着,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站起,从车厢后悄悄的绕了过去,他已然不对这个懦夫抱有任何的期望。

    范偷偷的数了数远处的义渠骑兵的人数,再算了算自己袖中暗弩弩箭的数量。片刻之后,他一咬牙直起了子,便想要冲出去。然而就在范将起未起之时,一只大手牢牢地按住了他的肩头。

    “你干什么?放手!”范回过头去,却见朱泙漫站在自己后,正是他阻碍了自己前冲的势头,不由怒道。

    “,我能做点什么?”朱泙漫脸上浮起了一丝与以往不同的神色,似坦然又似决然。

    闻言,范脸色微微一松,虽然有些迟,不过总算是聊胜于无。有了这朱泙漫的相助,自己不用再单打独斗,今次众人活下来的几率也大了不少。

    “你附耳过来。”范朝他招了招手,朱泙漫依言将头伸过去。只是心中却多少有些奇怪,这里离那些义渠人十万八千里原,这范与自己密商到底是要躲着谁呢?

    那些义渠人见一阵箭雨之后,马车这里没有了声息,也不知死了没。心中虽然疑窦丛生,然而却畏于那奇怪武器的威力,不敢太过冒进。一干骑兵缓辔向前,慢步朝马车靠近。

    待到走得近了,他们才发现,这马车并不完全是木制,自己的那些羽箭竟是没有一支透了车厢的。全部都只浅浅的没入了前头的箭镞。

    奇怪之余,众人两眼一花,只见一个壮硕的男子从马车的一角迅速的钻了出来,撒开脚丫便往外奔,边跑还边大喊:“你们的少主就在马车内!你们的少主就在马车内!”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