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入秦(五)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夕阳的余晖下,三个被拉得很长的人影团团坐在地上,各自大眼瞪小眼看着对方,却没一人说话。bxzw.com不远处,卸去缰绳的马儿悠闲的散着步,不时打个响鼻,或是曲下颈脖咬上一口肥美的鲜草。

    “,你为何要打劫我二人。”等了老半天,还是宋病己忍不住先开了口。以他的智商,实在很难理解这位仁兄的行为,刚才马车跑过了十万八千里,回来的时候他还真就傻呵呵的站在原地等着,这让宋病己该说什么好?

    “我没…没钱了。”那壮汉低下头,很是委屈的说了句。

    “没钱了,你就能干这行当?”范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目光停留在他负的那把青铜大刀上,没好气的说,“我看你这把刀还不错,卖了不就能得些钱,寻个营生的活路。若是没人收,开个价格,卖我也行!”

    “不行!”没想到见范打他宝刀的主意。大汉神色一紧,朝着范大声道,“这把刀我不卖!”

    震耳聋的声音让离他最近的宋病己差点没被吓一跳,赶紧捂住自己的耳朵。心中暗忖想不到这傻大个还如此在乎自己的刀,这什么屠龙刀的也没看出哪点好。

    “哼,不卖也行,你拦路打劫乃是大罪,明就和我一起去见官。”见他如此倔强,范不怒反笑,乜了这大汉一眼,开口道。

    “见官?”大汉一听傻了眼,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眼,连连道,“我又没打劫到你钱帛和财物,不算犯法,要去见哪门子官。”

    闻言,宋病己不哑然失笑,瞟了这大汉一眼,没有开口。而范也是连连冷笑望着大汉。

    “谁告诉你的,没劫到钱财就不算犯法了。”范怒道。

    “别人都这么说的。”大汉搔了搔头,一句话便把他噎了回去。

    听见两人的对话,宋病己忍俊不,而范则是被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短暂的沉默,让大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许久,他有些恋恋不舍的拍拍股站起,朝宋病己一拱手。bxzw.com他眼力倒不算拙,看出来了宋病己才是两人中说话比较算数的那一个。

    “天色不早了,我们就此别过。”没想到从这傻大个口中说出这么文绉绉的一句话。倒是唬得宋病己和范一愣一愣的,两人交换了一个错愕的眼神,宋病己沉吟片刻,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眼见大汉快要走远,他眼角的余光瞥见范朝着那大汉的背影张嘴言,便抢着开了口:“范兄,此处距秦境还有多远?”

    “你给我…”范正想叫住那大汉,却听见宋病己朝自己发问,心中不解却也无奈,只好急促的答道,“照今的速度,明天正午我们便能进到秦国境内。”

    说完,范迅速的抬头朝前方望去,却见那大汉已然走远,此时只怕自己喊破喉咙他也听不到,有些郁闷的转向宋病己,脸上薄有不忿之色,显然是怪宋病己没有让自己喊住那大汉。

    “这人还会回来的。”宋病己嘴角微微上扬,遥遥望向越来越小的背影,笃定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范见他如此自信,不有些疑惑。

    “你等会儿就明白了。”宋病己笑而不答,卖了个关子。而范则扁扁嘴,站起走向车厢,不一会儿从里面取出了干粮和水递给宋病己,看了眼几乎要全部坠入地平线下的夕阳,开口道:“今又要委屈宋先生露宿这荒郊野岭了。”

    “无妨,又不是第一次,早已习以为常了。”宋病己笑了笑,结果范递来的食物,开口道。河西之地,地广人稀,这接连几两人都是在野外过得夜,而从范那里宋病己已经学到了不少在野外生存的本领,他也有少许自信,就算现在只有自己一人,大抵也不会被野狼叼回窝里。

    两人就这么席地而坐,开始大快朵颐起来,干粮虽然吃起来算是食之无味,但是终究是果腹之物,宋病己也不是个挑剔的人,心知在这种地方,有得吃都算不错了,又不是前世看的那些古装电视剧,在任何地方,那些主角都能打到各种各样的小动物烤来吃,而且还随携带各式调味品,将那烤物弄得像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一般,毕竟那是演戏,现在的宋病己则是在过生活。bxzw.com

    吃得差不多了,天色也真正的暗了下来,范用火石点燃了一堆篝火,这是野外生存所必备的,明黄的火光将这一方小天地照亮。

    “宋先生,今…”范放下手里一截脯,望着宋病己正准备说点什么,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影朝篝火处走来,不警觉的抽出铜剑,朝着那影冷声道,“来者何人。”

    宋病己循声望去,那影已经走入到了篝火的范围,原本隐藏在黑暗中的脸庞也被篝火的光芒所照亮。

    “是他?”范眼见来人的模样,收起铜剑,朝宋病己低声道,“先生如何知道他会回来?”

    “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独自一人,又能去哪儿?”宋病己也低声回答范的问题,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见来人已经走近,便缓缓闭上了嘴。

    “是你,你回来干什么,难道想让我抓你去见官么?”范看来人站定,便好气的说道,从他口气来看,不说猜也知道来的必定是刚才离开的那个大汉了。

    “嘿。”大汉被他吓得一哆嗦,眼底闪过一丝踟蹰,站在原地隔了老半天才往前在迈进了两步,来到篝火边,也不看范,只直勾勾的望着宋病己。

    范见自己被这傻大个无视了,不勃然大怒,正准备要起怒斥这不知好歹的人,却发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拉扯了一下,转头看去,只见宋病己悄悄在对自己使眼色,范暂且按捺住心头的怒意,闭上了嘴。俄尔,他又忽然想起刚才宋病己对自己说的话,心中暗忖:他怎么就知道这汉子会回来呢?眼角的余光瞥了宋病己一眼,只见他眼中目光灼灼,甚至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兄台去而复来,可是有何未了之事?”宋病己笑意盈盈的看着那大汉,开口问道。

    “我…”大汉言又止。

    “对了,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宋病己见他有些迟疑,便换了个问题。

    “在下姓朱名泙漫,未知两位先生尊姓大名。”

    其实从一个袒材彪悍的壮硕汉子口中听到本应出现在士子官吏所言的文绉绉的话语,是一件很令人喷饭的事。何况这个叫朱泙漫的男子刚才还想要打劫自己。

    “在下姓宋名病己,朱兄过谦了,宋某当不起你先生一词。”宋病己点头答道,回望这畔的范,范本不理会他的,不过,他不说话宋病己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看得久了,心中不有些发毛,只好没好气的说:“范!”

    说完便抱肩将头扭向一边,不再接触宋病己的眼神。宋病己见自己目的答道,微微一笑,再看向那朱泙漫,开口道:“朱兄请坐。”

    那朱泙漫还当真就依言坐到篝火边,火光将他的袒露着的上照耀得油光发亮,那是汗水反光亮的效果。

    “既然你我已经互通了姓名,朱兄就算是我宋某的朋友了,不必与宋某客,有什么话直说便是。”宋病己看着朱泙漫的脸,很是诚恳的说道。

    “宋先生,我…”闻言,朱泙漫神色一松,脸上的踌躇之色也少了许多,厚厚的嘴唇微张微合,正要说点什么。不想,却听见自己的肚子咕隆隆的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响声,眼见另外两人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不由得傻笑着搔搔头,说话也不再刻意装出文绉绉的样子,而是直白的说道,“我饿了,想回来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吃的。”

    “朱兄还当真是个直爽之人。”宋病己先是一愣,俄尔笑了出声,从本已放下的干粮口袋里找寻了一会儿,取出少许脯和水递给朱泙漫。

    朱泙漫道了声谢,便一把接过食物,迅速的往嘴里扔。许久没有开口的范忍不住悄悄转头过来瞥了他一眼,看着朱泙漫那一副饿死鬼的模样,低声骂了句:“人模猪样。”

    “我看朱兄谈吐不俗,如何会落草为寇,干这劫道的事呢。”朱泙漫正大口大口的咀嚼着脯,宋病己在一旁看似随意般不动声色的问道。

    “我幼时家中也是大户人家,父亲曾为朱某请过一儒生为师,教习礼法。”朱泙漫为了不耽误嘴里的吃食,急促的答道。

    “哦,原来如此。那这刀…”宋病己点点头,还想再问点什么。却看见朱泙漫望着自己,显然有话要说。

    看着他那空空的两手,宋病己这才反应过来,干脆将整个干粮口袋都交到他手中,看朱泙漫吃得那么专注,干脆也不着急问了,准备等他吃完再说。

    宋病己显然是低估了朱泙漫的食量,其实从他的块头本就该猜出来,等了老半天,眼见干粮袋几乎快要被朱泙漫吃个底朝天,才看到他摸着肚子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宋病己苦笑着结果空空的袋子,心道幸好范刚才说了明便能进入秦境,想来到时能找到地方补充食物。他瞥了眼朱泙漫,正想开口说点什么,不过这次没等他开口,旁边的范却已经等不及了,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拿起了那柄从不离的铜剑,朝着朱泙漫冷道:“你吃饱了么?”

    “恩,吃饱了。”朱泙漫显然没注意到范此时的动作,也不抬头,随口答了一声。

    “那就好。”范见他继续无视自己,目中寒光一闪,“拿起你的刀来,我俩分个胜负。”

    “分胜负?”朱泙漫这才意识到他在说些什么,连连摆手,“不来,我才不和你比武。”

    “为习武之人,竟是胆小如鼠!”范显然已经怒了。

    “我虽是习武之人,但是我修习的不是与人争斗的武艺。”朱泙漫很是认真的样子,并不象是在说笑。

    “哼,那你学的是什么?”范唇角隐隐挂着一丝不屑。

    “屠龙之技(注)!”朱泙漫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里仿佛还带着一股自傲。

    注:话说这屠龙之技可不是我凭空幻想的哦,大家不要误会。语出自《庄子?列御寇》:“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殚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