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触动(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第一卷初入战国还有两章就要结束了,本来打算15字的第一卷现在写到了18字,现在回顾来看行文似乎的确有些拖沓之嫌,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主线都已经展开,后面几卷的铺垫和伏笔也都设置完了,后事必定会越发精彩,还请各位多多支持。bxzw.comPS:书评区有读者提到读者群一事,开个投票贴,看看是否有必要。)

    石门大战,也就是秦人口中的石门大捷后,一向对秦国颇为轻视的周天子也派遣特使前往栎阳庆贺,赏赐给嬴师隰一高贵的战神礼服——黼黻。

    这嬴师隰便是如今秦公嬴渠梁的父亲——秦献公。他区区一介被流放的前任公子,都能在近三十年后都能重返秦国的权力中心,那这赵雍自然也可以做到,只是要看他是否有此心了。而孙膑从刚才赵雍的表现来看,这个少年虽然将自己的绪掩饰得很好,但是孙膑敢肯定,这颗自称被放逐的“弃子”绝不甘心如今的境地的。

    孙膑甚至可以去尝试体会赵雍的心绪——越是被国人蔑视,被师兄弟轻视,那么他心中对权力和地位的渴望便愈发的强烈,而将这面鬼谷令给予赵雍,再加上他转达自己刚才那番话,想来师父应该能明白自己的用意。

    忽然,孙膑发觉自己脑海里想到了秦国,而刚才赵雍对自己提的一个问题也慢慢的清晰了起来:自己既是如此看好这秦公,为何不西行入秦,主持变法呢?

    是啊,为什么不呢?孙膑幽幽叹了口气,心底也在反问自己,然而手却不自觉的搭在了膝盖上,相比于正常人,这里原本应有的两块骨头已然不知了下落。

    孙膑心中很清楚的明白,不入秦绝不是因为自己是齐人的关系,否则自己也不会因为庞涓的邀请而欣然出仕与魏国了。bxzw.com唯今大争之世,弱强食,正是诸国实力较量之时,他孙膑又何尝不向往老门主李悝那样,一介士子白衣出山,但凭一己之力辅佐明君、施行变法,将平生所学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将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度推向问鼎天下的道路上去,自己亦是成为天下敬仰的名士。

    然而孙膑更是深深的明白自己如今不过是一个残了双腿的废人而已,这天下诸侯有几人能有以一废人为相,推行变法的气魄?即便是他心中倍加推崇的嬴渠梁,孙膑亦是没有半点信心。他知道,自己这一生也就只能隐居幕后,出谋划策而已。

    何况即便是嬴渠梁的确是个不世出、有大气魄的明君,他愿意延邀自己为相,施行变法,又能如何?孙膑如今早已没有了当初下山时那股锐气,或者可以这么说,他的心已死,因为他的心中只存着复仇这唯一的念想,他没有那个耐心慢慢等待凋敝如斯的秦国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击败魏国的时候。

    所以他选择了齐国,凭借自己对天下大势的了解,孙膑坚信只有这秋首霸,如今国力依旧强盛、百姓依旧富庶的齐国才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实现自己的目标!

    思虑及此,孙膑并没有再想下去,抬起头眺望远方,那是赵雍离去的方向。此时这位少年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大抵是已经踏上了回山的路途了,或者是说他已经踏上了一条实现自己理想的道路。那么自己也应该上路了,只不过自己将会踏上一条遥远的复仇之路

    赵雍慢慢的走在路上,他的步伐很小、很小,往前行进的速度极慢、极慢,因为他知道翻过这个山坡,自己的师傅便已经在前面等着自己了。bxzw.com而在这条路上,他还需要很多东西要想一想。

    赵雍首先想起的是三年前得那个雪夜,自己母亲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那个因为背后的家族在倾轧中轰然倒塌而空有虚名却得不到君王丝毫宠幸的可怜女人,她紧紧的搂着自己,轻声在自己耳边呢喃:“我苦命的儿啊,不是娘要赶你走,是这偌大的赵国容不下我们两母子,娘从来就没有奢望过你能成为一国之君,只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可惜有的人却偏偏不让娘如愿。所以我的儿,你不要怪娘狠心,并非是娘不愿见你...”

    回忆的场面在此处戛然而止,迅速转换到了另一幅画卷。那还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时节,年幼的自己在忠心的家将带领下,顶着漫天的风雪,来到云梦山鬼谷门的宗门外,却没有一个鬼谷门的弟子出门相迎,反倒是唯恐避之而不及,因为在他们眼底,自己不过是个落魄的公子而已,而且还是赵国的公子,他们心中只有魏国,因为他们相信只有魏国才能使鬼谷一脉大出天下,成为诸子百家中的翘楚,所以没有一个人待见自己,任凭年幼的自己跪在风雪中煎熬了许久,直到外出采药的师父归来,老师见自己可怜,将自己收归门下,这才有了今的赵雍。

    一时间娘亲那伤心绝的眼神和众同门师兄弟那轻蔑看低的眼神在赵雍的心中百转千回,久久无法消散,赵雍紧紧攥着自己前的衣衫,仿佛锥心的疼痛让他不自颤抖起来,说到底他也不过十来岁的少年而已,虽然环境让他心智成熟得要比同龄人早上许多,然而这也代表着他的内心里要承受许多同龄人不必承受的东西,譬如压力,师门的压力,故国的压力,在多少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让他从噩梦醒来。他有时会不自的想,自己来这人世间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感觉自己不过只是个行将入土得人罢了,没有任何人会在乎自己的存在,或许自己存在的意义不过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只怕连国人都不知晓的公子。

    可是自己甘心么?不,绝不!赵雍在心头呐喊着,他绝不甘心就此庸庸碌碌的过一生,绝不甘心在别人那怜悯或者漠视的目光下过一生。

    而刚才师兄孙膑说的一句话,让他记忆犹新——为男儿,若是连自己的前途命运都不能做主,那么来这人世间又有何意义呢?

    而如今正是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绝好机会,口适时的传来一阵温润的气息,帮助他稍稍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心绪。攥紧的双手缓缓松开,浑浊的眸子也回复清明,赵雍心底业已暗自下定了决心。

    “师父。”赵雍朝官道路边负手站立的老者拱手道。

    “雍儿,你回来了。”老者自然便是鬼谷门如今的门主王诩,他转看着面前的这位自己心的弟子,笑道,“今你可曾见到伯灵?”

    “见到了。”赵雍低着头,不敢看王诩的脸。

    “哦,那你劝他回转了么?”王诩开口问道,不过却没有得到赵雍回答,便是摇摇头,自问自答道,“想来他也不肯回转门内,伯灵的心我是知晓的,就凭你决计无法劝得了他...”

    俄尔,他又自嘲的一笑:“莫说是你,只怕今即便是我也是劝说不了他的。”

    “师兄,他让我给师父你转达一句话。”赵雍依旧没有抬头,轻声道。

    “是么?”王诩眉梢一挑,说道,“伯灵有何话托你转达?”

    “师兄的原话是说:膑心中余恨未了,夜镂刻于心,让膑生不如死,却又不能不苟且于世。只因为生则尚有期望,死则为怯懦之人,如今得脱樊笼,膑之余生必定不甘平庸度过,但求为报仇雪恨而活。师门的恩义,孙膑必定永远铭记于心,个中缘由,还望师尊明鉴!”赵雍缓缓将孙膑托自己带给王诩的话说了一遍。

    “膑?”王诩蹙起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伯灵他为何自称为膑?”

    “徒儿亦不知。”赵雍想了想,小心翼翼的答道,“只是师兄似乎已经不再用伯灵为名。”

    “以刑为名么?”王诩显然已经明白了孙膑的意思,长叹一声,“他这是要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曾经受过的屈辱,想不到伯灵心中之恨竟是深到了如此地步。”

    赵雍低着头不敢接话,王诩也没有询问他的意思,沉吟了片刻,嘴里喃喃道:“余生必定不甘平庸度过,但求为报仇雪恨而活...”

    说到这里,他眼底不掠过一丝无奈:“兄弟阋墙,如何不教人唏嘘。只是在这事上,我这个做师父的难辞其咎,若是当年能够劝阻伯灵入魏,或许...”

    只是说到这里,王诩也止住了话头,有些事是无法改变的,即便自己为这鬼谷门门主也好,有些东西或许明明知道错了,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毕竟这门内还有不少人幻想倚靠前任门主的福荫,指望着那魏国问鼎天下,自己这一门摇一变成为诸子百家之翘楚,所以为鬼谷门最杰出的弟子自然应该也有必要无条件的为了这个目标而尽自己一份力。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