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触动(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赵雍伸长了耳朵,屏气凝神,等待他的答案。bxzw.com孙膑眼看着他这副模样,知其终究是少儿心,虽然近乎是被放逐到了鬼谷门中,却依旧是心系故国。只可惜自己心目中的人选,与他所愿相去甚远,孙膑又不打算骗他,只能在心中叹了口气,开口道:“若是非要选一个,那我倒觉得西方秦公嬴渠梁隐有文侯遗风,听闻其即位之初便广施恩德,救济孤寡,重修穆公政令,为人宵衣旰食,勤政民,又兼刚毅果决,却是战国以来闻所未闻之国君,我闻其久有变革之心,广发求贤令,邀天下士子入秦...”

    果然只见赵雍眼底一黯,缓缓低下头去,孙膑摇了摇头,接着道:“只可惜秦国地处西陲,向来为中原各国所轻慢,所谓‘六国卑秦,不与之盟’,连带着诸国士子也对秦国多有蔑视,少有愿意入秦者。所以这嬴渠梁即位数年,秦国依旧是凋敝如斯,但即便是如此,我觉得这秦国有此明君,必定是大有可为!”

    见自己的师兄如此赞誉一个西陲之国,少年赵雍忍不住撇着嘴,问道:“师兄既是如此看好这秦公,如何不西行入秦,助他一臂之力,反而却往东入齐呢?”

    “那秦国民风彪悍,秦人皆争强好胜。若是能有一大才辅以秦公居中调度,开展变法,因势力驱,善加引导,这秦国必定能大出天下。”孙膑斜乜赵雍一眼,眼见他仍旧是半信半疑,知其对这在偏远西部、原本与那戎狄部族邦国无异的秦国的偏见已是根深蒂固,便不再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至于为何我不入秦?”

    孙膑顿了顿,沉吟了片刻,缓缓道:“我乃是齐人,如今救我出囹圄的也是齐国,难不成我不该回归故国么?”

    “这...”赵雍一时语塞,他虽然能感觉到这孙膑隐隐有些东西没有说出口,然而却又不知到底是什么,不过看孙膑的样子显然是不准备再进行多余的解释。bxzw.com

    “而师弟你呢?”未想,孙膑眼底掠过一抹精芒,嘴角悄悄上扬,开口反问道,“难不成师弟就甘心一辈子呆在门内?”

    “我...”赵雍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有此一问,微微有些发愣,半晌才回过神来,稚嫩的脸上却是挂着一丝苦色,喃喃道,“不甘心又如何?师兄你亦知道,我本就是一枚弃子而已,何敢还奢望能回归故国。”

    孙膑看着他那一脸与年龄不相符的凝重,心知因为出的关系,眼前这个少年过早的要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谋划,因而自己在他上并不能感受到本应有的天真,反而更多的是老练与成熟。

    对于赵雍的来历,孙膑自然是了如指掌,他倒也明白这赵雍说的并不是虚掩,只是不知为何,孙膑嘴角的那抹笑意竟是愈发的浓厚起来,望着低头不语的赵雍,他缓缓道:“所谓事在人为,有些事不去试试,怎么会知道结果?何况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为男儿,若是连自己的前途命运都不能做主,那么来这人世间又有何意义呢?”

    闻言,赵雍蓦地抬起头来,刚才还是颇为黯淡的眸子里似乎多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他努了努嘴,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孙膑摆摆手示意: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之后的路就只能由赵雍自己来走了。

    “天色不早了,我要启程前往齐国了,师弟你也早些回转门内。bxzw.com”孙膑假意抬头看了看天,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你回去若是师父问起我这个不肖徒儿,就将刚才我所言回禀与他,想来师父也能够明白我的意思的。”

    “诺,师兄。”赵雍点点头,朝孙膑行了一礼,转便离去。

    “对了,雍师弟稍等。”不过他还没走出两步,后却又传来孙膑的声音,止住脚步扭头看向土丘上的孙膑,有些不解的问道,“师兄还有何事吩咐?”

    孙膑并未立刻答话,而是缓缓褪去右半边的衣衫,赵雍这才发现他右手手臂上竟是绑着一面巴掌大的黝黑令牌。

    孙膑将那令牌轻轻取下,双手在它上面轻轻摩挲着,神颇为专注,仿佛自己手中这面令牌便是这世上最珍贵的珍宝一般。良久,他才缓缓将令牌递给眼前的少年,轻声道:“还请师弟将此物交还给师父,就说...”

    他不自觉的停顿了一下,赵雍能够很明显的看到孙膑眼中那抹黯淡和失落,不过这股黯淡和失落也是转瞬即逝,孙膑便急促的开口道:“就说逆徒孙膑有负师父厚望,如今无颜回转门内,唯有将这本门至宝归还。”

    “本门至宝?”赵雍闻言,忽然白皙的双手竟是微微开始颤抖起来。无比慎重的结果那面令牌,入手后发现,这令牌颇为沉重,然而材质却是非金非玉,更不是什么铁块青铜制成。握在手中隐隐能感觉到一股温润的气息沿着手掌的脉络,浸入肌肤中。

    “师兄,这...这难不成就是...”赵雍嘴唇也跟着颤抖起来,显然是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

    “没错,这便是本门号令众门下的信物——鬼谷令!”孙膑仿似没看到他脸上的异样,兀自开口道,一字一句都深深的镌刻在赵雍的心头,“这鬼谷令并非只有一枚,而是分为阳两玦。相传制成这鬼谷令的材料原本是天外陨石,为我门先辈在深山中偶得交予时任门主,那门主见此材质特别,特地前往楚国,延邀干将莫邪两位铸剑大家锻炼而成。你手中持着的这一面鬼谷令乃是玦,而师父手中还有一面,便是阳玦...”

    孙膑将这鬼谷令的来龙去脉详尽的与赵雍说了一遍,只见眼前这少年脸上忽暗忽明,默然不语,显然是在思量着什么,眼睛里不由闪过一丝异色,接着道:“而且我鬼谷门中门规中便有一条,但凡执鬼谷令者,若非是当代门主,那必定是...”

    “那必定是什么?”赵雍本侧耳倾听孙膑所言,如今见他忽然拉长了声音,不急道。

    孙膑眼底闪耀着一股异样的神彩,淡淡的说:“若非当代门主,那必定是我鬼谷门下任门主!”

    目送着赵雍背影缓缓远去,孙膑脸上慢慢升起一股复杂的神色,从刚才赵雍的反应来看,自己对他所说的话必定有所触动,虽然这位小师弟是被作为弃子送入鬼谷门的,然而谁又能保证这粒弃子不会死而复生、咸鱼翻生呢?

    毕竟这战国之世,不要说国与国之间关系复杂,连这些大小诸侯国自王族与众大家族之间也是盘根错节,可谓牵一发而动全,毕竟不管在哪里永远都是一个利字当头,若是不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那么这庙堂的权力往往很容易就能发生倾覆,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料不到的巨大变化。

    远的不说,就拿如今的秦国来讲。本来秦国从被周平王封为西部诸侯三百多年来,是极少发生内乱。但是在秦灵公逝世之后,因为嫡子嬴师隰只有五岁。灵公的叔父嬴悼子倚仗兵权,借口国君嫡子年幼,便夺位自立为国君。本该继位的嬴师隰被他放逐到陇西河谷去了。

    嬴悼子就是秦简公,他在位十五年就死去了。简公的儿子继承了国君,称为秦惠公。秦惠公做了十三年国君,又死了。他的儿子继位,就是秦出公。而出公对内荒无道,对外则是妥协退让,因为惧怕魏国大军,竟是想要放弃关中,率领众老秦人退回陇西重新做半农半牧的边陲部族!此举大失人心,出公即位第二年,秦国左庶长嬴改便发动政变,将出公和太后沉到渭水溺死,并从陇西河谷迎接回被放逐近三十年的嬴师隰回国都雍城做了国君。

    此时的嬴师隰已经从一个年幼的孩子成长为年过而立的壮年,长期远离权力中枢,在雍城的根基已经很是薄弱。但嬴师隰却在边陲游牧的粗砺生活中磨练出坚韧的意志和深沉的格。因而他甫一即位便做出了几件惊动全国的大事,其一便是将国都从偏远雍城东迁到了栎阳,而栎阳靠近河西之地,魏国大军的锋芒随时可以直到这新都,此举看似将秦国置于险地,本为秦国诸多老世族所反对。然而嬴师隰力排众议,亲自祭奠宗庙,慷慨立誓:东迁栎阳,就是要夺回秦国在三十年中失去的河西之地,将魏国赶回黄河东岸,赶出函谷关,让大秦重现穆公之荣光!

    而在东迁栎阳以后,嬴师隰也果然不负誓言,亲自率领秦**队和魏国大军展开了长期恶战。二十年中打了大大小小三十多仗,竟然没有一次败绩。最大的一次胜利便要当属黄河西岸的石门之战,秦军大败魏军,斩首六万,一举将魏国人赶出了函谷关,收复了秦国东部门户。而若不是赵国出兵救援魏军,秦军完全有可能一举收复河西全部土地。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