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触动(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少年怔怔的望着一脸郑重的孙膑,他心中明白了面前男子的决心,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位伯灵师兄是决计不会同自己回山的了,不由得低下头,轻声叹了口气,暗忖:果真如师父所言,伯灵师兄心思坚韧,只要他认定了的事,无论是谁也无法令其更改初衷,何况还是这种刻骨铭心的大恨呢?

    孙膑见他默然不语,知自己已经将该说的都说了,虽然没想到师尊会命这雍师弟来寻自己,不过自己心中反正早已是打定了主意绝不会就此庸碌度过一生,即便是为此违背师命也罢,想来师尊也能够体谅。bxzw.com

    想到这里,不长长的叹了口气,心中不自觉的想,师恩如山,大抵自己也只有来生再报了。忽然手臂触及到一股温润,心念微动,正准备说点什么,却看到少年低着头轻声道:“师兄,我...我下山之时听宗内有人说...有人说...”

    “他们说什么?”孙膑脸色一变,冷冷道。

    “他们说我鬼谷门数十年谋划不能因一人而停滞,而且...而且...”少年犹豫了半晌,也没说出口。

    “照直,他们对我孙膑有何不满,我并不介意。”孙膑淡淡的开口道,“门内众人见识浅薄者不在少数,我这一番出走迟早都会让他们当做口舌之说,听听便罢了,难道我还会和他们计较什么吗?”

    “而且他们觉得师兄你违逆了当初下山的誓言,此番弃魏入齐只是为了一己私,不配做我鬼谷门的弟子,因而许多人劝师父将你逐出师门。”少年低着头不敢看孙膑,急促的将自己侍候师父边时听来的话全都说了出来。bxzw.com

    “他们果真如是说么?”孙膑眼底闪过一丝精芒,两眼直视低着头的雍师弟,轻声道,“他人且不说,我想问一句,雍师弟你是否信我?”

    “我信师兄!”未想,少年竟是想也未想的一口答道,脸上满是笃定,眼底闪耀着异样的光彩,“我信师兄,就如师兄待我一般。赵雍初入师门之时,同龄的师兄弟们畏于雍的份,都躲着我;年长得师兄们只觉我归国无望,看我的眼底都掺杂着不屑。而只有师父与师兄你,皆是是真心待雍...”说到这里,这位自称赵雍的少年蓦地抬起头来,两眼望向孙膑,颤声道,“赵雍一辈子都忘不了师兄的恩!”

    “好!”孙膑看着自己这个未及弱冠的小师弟,见他双颊因激动而泛起的红潮,和那不自的流露出了真,自己似乎也为他的绪所感染,忍不住击节叫好,“既然师弟信我,那我也对师弟也就直言不讳。以膑之见,我鬼谷一门对这魏国所有希冀不过都是镜中之月、水中之花,数十年之谋划只怕到头来终究是一场梦幻而已!”

    即便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赵雍也不曾想到自己的师兄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吃惊的看着一脸肃然的孙膑,心知师兄决计不是在空口胡诌。

    “不相信么?”眼见赵雍一脸不可思议的表,孙膑竟是微微一笑,“只怕我这番话落在门内那些人的耳里,不吝于疯言疯语。毕竟连墨扶魏的大计乃是上任门主定下的,也得到了墨家的响应,更何况上任门主还亲自出山出仕于魏国,也正是凭借他的一己之力,推动魏国变法,东征西讨,让当初这个不过三分晋国的中原小国,一跃成为天下诸国无不侧目的大诸侯,隐隐生出王霸之象...”

    孙膑坐在土丘上兀自侃侃而谈,而他所说的,都是前这个少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bxzw.com毕竟相比起孙膑,这赵雍入门不过短短数载,很多事的开始远远在他出生之前。更何况份使然,有些东西是他所不能知道的,即便是如今他受门主喜也罢,毕竟即便是门主也不可能不考虑门内众人的意见。

    “大抵你还不知道上任门主是谁?”孙膑忽然开口问道,赵雍惊觉似的摇了摇头,孙膑叹了口气,“想不到他们竟然连这也瞒着你。”

    俄尔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赵雍郑重的说道:“这些事你不要怪师父瞒着你,毕竟他为一门之主,决计是以门内利益为先,所谓众怒难犯...”

    “师兄,我明白的,师父待我恩重如山,在门内若是没有师父照应,我还不知以何地自处。”赵雍摇了摇头,打断孙膑的话,轻声道。

    “你明白就好,其实师父当初收师弟你入门时,就引得门内之人颇为不满,毕竟你的份特殊,容易为他人留下攻讦我鬼谷门之口实。”孙膑顿了顿,将话题从少年的份上转开,缓缓道,“我鬼谷门门主向来都是推本门最出色的弟子接任,任一一位都是不世出的天才人物,而上一代门主更是有经天纬地之才,刚才我也说了,就是他一手将这魏国推到了如今隐为天下霸主的地位。师弟你自幼聪慧,熟知天下大势,他的名字想必你也一定听过。”

    赵雍默然不语,从孙膑所言,他虽然年少,但是因为家族的缘故,从小便留心这天下大势,平亦在师父边聆听教诲,其中不乏诸国崛起之故事,尤其是对这魏国崛起的前因后果,因为某种关系,他更是倍加留意,因而此时他大抵已能将这人猜到几分,如今便静待孙膑揭晓谜底。

    “李悝。他便是我门上任门主。”孙膑缓缓吐出这个本在赵雍意料之中的名字,只见他眼神飘渺,言语也变得虔诚起来,“我鬼谷门与墨家本无甚渊源,门下弟子从来也都是各自所向,少有互助之时。昔年老门主他亲上墨家总院,对墨家钜子晓以大义,恳请墨家以天下苍生为重,与我鬼谷门联手,助这魏国问鼎天下,以解黎民之苦。那墨家钜子原本对此不屑一顾,然而终究是在老门主据理力争下,勉强同意与我鬼谷门携手,两家合力以助魏国,不得不说,若是没有老门主,魏国决计不会有今之盛状,若是老门主如今还在魏国,或许...”

    孙膑没有在说下去,而是叹了一口气,那赵雍似有些不解的望向他,迟疑的问道:“既是如此,那师兄你...”

    “你是想说,既是如此,为何我刚才还会说我鬼谷门对这魏国所有的希冀不过都是镜中之月、水中之花,数十年之谋划只怕到头来终究是一场梦幻么?”孙膑嘴角微微上扬,开口问道。

    赵雍不答,但从他脸上的表来看,他显然就是想问这个问题。

    “此一时,彼一时。昔年魏文侯魏斯是何等人物,知人当善任,不求全责,唯才是举。敢于任用李悝、吴起、子夏、翟璜等人,富国强兵,使得魏国能够抑制赵国,灭掉中山,连败秦、齐、楚诸国,开疆辟土数千里,纵观这战国之世,有谁人可以与之比肩?”

    “这...”赵雍一时语塞。

    “门内太多的人以为只要这魏国问鼎天下,我鬼谷门必定能扬名天下,成为诸子百家中的翘楚。可惜他们都忘了,这天下大势如何是个定数?历史毕竟不会按照人的意愿前进,一国若想王霸天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即便这几样都具备了,他也还需要有一个能划破时代的英雄。”

    “英雄?”赵雍蓦然抬头望向孙膑,似有所悟。

    “是的,英雄!”孙膑笃定的说着,“只有魏斯那种雄才大略的君主才算得上是英雄,老门主之于他,便如鹰击长空、鱼游浅底,才能真正发挥平生所学,一展中抱负。而若是遇到了诸如魏罃这种贪图享乐、好大喜功的公侯,那么即便是再出色的人才,也只会是龙困浅滩、虎落平阳,荒废一所学,消磨意气罢了。这道理,师弟你可明白?”

    眼见着孙膑目光灼灼的望向自己,赵雍似乎能感觉到他眼底那股深意。只是一时又说不出来是何意思,良久,才轻轻点了点头。

    连续的长篇大论让孙膑有些喘气,微微平复了下口的喘息,接着道:“任何事都有双面。门中之人目光太过短浅,他们只看到了魏国问鼎天下之后,我鬼谷门能获利颇丰,然而却看不到这背后隐藏的危机。我不知道师父现在对老门主昔的方略是个什么态度,但是为了我鬼谷门的百年基业,只怕应该找另外条出路了。”

    “那师兄认为,如今世上诸国中哪国君侯能称之为雄才大略呢?”俄而,赵雍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

    “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孙膑摇了摇头,轻声叹道,“我久在樊笼中,虽然偶有天下诸国轶闻传来,然而市井之言,必不敢信。不过,若是非要选一个,那...”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