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转意(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老者略一扬眉,急急将目光投向棋盘。bxzw.com但见宋病己一直郁结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手里拾起一粒白子轻轻的放在棋盘上,嘴角微微上扬看向他,老者一怔,探头复尔将棋盘看个通透,并没看出什么异样,宋病己弈出的白子也和刚才最初所下的位置一模一样。

    迟疑片刻,老者终究还是按照刚才下出的次序,放上一粒黑子贴住,白棋并,黑棋挤吃,不想白棋却并不继续在此处与他纠缠,反而是脱先到了黑棋右上角,抢了个先手官子,老者完全被宋病己的意图弄得有些糊涂了,毕竟如果按照现在的局势正常收官,那白棋是必败无疑。

    只是看宋病己满是自信的模样,老者不得不怀疑这年轻人还有更强硬的后手,忍不住再仔细的将整个棋局端详了一遍,可惜他完全看不到这所谓的“后手”在何处,思忖良久,没办法只好顺着宋病己的棋路跟着收官。

    大抵谁也没想到棋局竟是提前从中盘进入了收官阶段,双方平稳的收着各处的官子,虽然宋病己用了些小手段略微赚了几目,但是毕竟不痛不痒,老者也抢到了几处先手官子,总体来说棋局进展较为平稳,盘面黑棋领先了数目,已然是胜利在望。

    老者收完了最后一个官子,整个棋盘似乎再也找不到可以行棋的地方,不由得咧着嘴角微微一笑,抬起头斜乜宋病己一眼,正开口,却看到这年轻人又拾起一粒白子在棋盘上下了一手,老者顺着宋病己弈出的白子看过去,竟是蹙起眉,脸上浮起一丝不解和薄怒,颇为不满的说道:“小友可是在戏弄老夫?此处自填一气,不是作茧自缚,将整条白棋大龙送死么?”

    原来宋病己这粒白子是下在了白棋一条连绵十数子的大龙中,自紧了一气,原来已经有两气就地成活的大龙,被他弈出这么一手棋,便只剩下了一口气,只要黑棋填在其中,整条白棋大龙便气尽而死。bxzw.com

    老者本以为对面的年轻人会给出个合理的解释。未想,宋病己却是难得勾起嘴角,笑道,“老先生多虑了。”

    “哼!”老者见他说得轻巧,怒意更盛,心中暗忖,此子居然如此不知进退、解不了棋局便开始胡搅蛮缠,教人好生气恼。思虑及此,旋即“啪”的一声将黑棋打在白棋大龙唯一的一个眼位,然后起手提子,不一会儿,便将十数粒白子悉数收起。

    顿时,棋盘中出现了一大块空白处,但见一颗黑子孤零零的悬在空地中,形单影只。而白棋也从小败之局变成了溃败之势,盘面落后得愈发的多了,更不用说去计算双方的死子。

    老者气鼓鼓的端坐着,虽未开口,但是脸色并不好看,他就这么直勾勾望着对面一脸笑意的宋病己,目光不停在这个年轻人脸上巡视,显然是想要找个说法。

    可惜,宋病己并不理会他,反而继续弈出一粒白子,而且还是在刚才自己被提了大龙的地方出了棋。老者被他这一手棋弄得一头雾水,然而宋病己脸上满是自信,似乎早已是成竹在,老者不由得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将精力转回棋盘之上。

    不看不打紧,老者将这复杂的棋局再仔细端详了一遍之后,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擦了擦眼睛,探头再看。这才发现自己前一手弈出的那粒黑子和宋病己弈出的这一手白子不偏不倚正好点在外围的一条黑棋大龙原本的眼位上,一条较之刚才被提走的白龙子数更多的黑棋长龙竟是如何也找不到半点生机。bxzw.com

    “老先生还需长考么?”一旁宋病己突兀的问了句,差点没让老头骂出声来。

    老者幽怨的将棋盘往前一推,喃喃道:“算你小子狠!”

    宋病己脸上满是得色,旋即开始收拾起棋盘来,分门别类的将白子和黑子放进棋盒,然后也不待一脸疼的老头发表意见就要开始打包装箱了。刚才他虽然一心扑在棋盘上,但是眼角的余光依旧瞥见了老头那副得意的样子,自然猜到了这老头玩的小把戏,心头大为不爽,如今自己用的这手倒脱靴,兵不血刃的一举破了这迷局,所谓风水轮流转,只怕就该别人心大恶了。

    果然,老头脸拉长得象条苦瓜,耷拉着眼睛,一脸晦气。当把最后一颗棋子收入棋盘的时候,宋病己特意留意了一下这副棋具,刚才初碰这棋子他便觉质地结实沉重,有质感的棋子便于手执和置棋稳定,而且色泽润柔,没有眩目刺眼的光亮,给人一种温馨亲切的感受;同时这棋子质地温润如玉且又异常坚硬,仿佛是由天然玉石磨制而成,如今正值炎炎夏,而将棋子放在手心,却能感觉到一丝凉意;将棋盘上最后一颗白子对着阳光照视,则更见晶莹,又不像玻璃那样通明透亮,而是呈现象牙或嫩黄之色。再看看棋盘,这棋盘虽未木质,然而当投子于上时,却仿若能听到一股金戈铁马的音韵和叮当鸣佩的旋律,正如后世诗中所言——“纹楸方卦花参差,心阵未成星满池”。果然是一副不可多得的绝世棋具,作为一个棋之人,宋病己焉能不对它心生喜好。

    美滋滋的将棋盘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来,却听见一直沉默不语的老者忽然收起眼底的心疼神色,开口道:“敢问小友如何想到刚才那招妙手?”

    提到这,心大好的宋病己自然是娓娓道来:“棋道以围地争胜,围之愈广,其势愈大,胜机亦愈大。然围地之外,相互攻伐亦是必不可少,甚至可以说是取胜之匙,所以棋道亦可运用兵法。此局白棋处处受制,十死无生,若是遵循常理乃是必败,因而非常之局当用非常之法,兵书中有云: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病己便是从此处着手,自填一气送死大龙看似不可理喻,殊不知自有置之死地、背水一战才能挽狂澜于既倒、置死地而后生!”

    “好一个置死地而后生!”老者抚掌赞道,“小友之眼界确是让老夫自愧弗如。”

    宋病己微微一笑,其实这也不过是简单逆向思维而已,前世大学时代好歹上过几节心理学的选修课,它教会了宋病己在某些时候要“反其道而思之”,正如初开始面对这盘迷局之时,自己按照常规思路,如何也想不出白棋求胜之策,就在濒临绝望之时,自暴自弃般将目光投向那块本来已经成活的大龙,负气般的自填一气却仿若打开了另一扇窗,看到了一条康庄大道,从而反败为胜,不知为何,宋病己心中对刚才那股绝望的感觉很是记忆犹新,当他想要继续回味之时,耳边却传来了老者的话语。

    “小友可是有何难处,老夫如何见你脸上竟是有迷茫之色。”老者双眼平视着宋病己,缓缓开口,“非老夫自夸,毕竟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平生也算是识人无数,见过的事亦是不少,若是小友有何烦心之事,不若说与老夫听听,或许我还能为你指点一二。”

    宋病己瞥了他一眼,脸上的神色翛然转冷,淡淡的问道:“老先生今可是从大梁来?”

    “这...”老者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思忖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可是为那洞香当说客来了?”宋病己声音越发冰冷,其实这是明摆着的事,除了洞香,大概谁也不会关注自己这个小人物,只是一提到那间名满天下的酒肆,宋病己便觉得口有些气紧。

    老者收敛起嘴角的笑意,直勾勾的看着宋病己,并没有开口回答。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宋病己幽幽叹了口气,朝老者拱了拱手,拾起收拾好的包袱,转便离去。

    只是在他后,那老者眼底掠过一丝精芒,看着宋病己独自离去的背影,终于缓缓说道:“老夫非为了洞香...”

    闻言,宋病己悄然止住了前进的脚步,只是并未转过来,

    “老夫乃是为小友而来!”

    “为了我?”未想他话音一落,宋病己缓缓转过,微低着头,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们都说是为了我,一个说是以我为友,视我为知己;一个说是为我着想,为我做决定。到头来...”

    宋病己蓦地抬起头,眼底饱含一股蔑意,脸上升腾起一片诡异的潮红,森然道:“到头来却不过将我视作手中的棋子,你若是我,这样的话,你还会信么?”

    “那孙伯灵也就罢了。”老者平静的与宋病己对视,澹澹的问道,“洞香可有负小友之处?”

    “若是老先生要以理动人,大可不必了!”宋病己冷声道,“洞香负我也好,宋病己负洞香也罢,个中缘由,你我二人定是各执一词,何必多费唇舌?”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