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转意(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闻言,宋病己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这老者含笑望着自己,眼底颇有几分异色,俄尔他怅然叹了口气,朝老人一拱手,紧了紧负在后的包袱,快步走了出去。bxzw.com

    老人望着宋病己决然的背影,嘴角的笑容微微一滞,眼见宋病己快要走远,急忙起朝他喊道:“你既是要回转,也不急着这一时,老夫这棋乃是古之名局,诚心请小友指点一二,还望莫要推辞!”

    古之名局?宋病己甫一闻言,脚步也不为之一缓,他原本就是个棋之人,对围棋的喜好自不必说,只是如今的宋病己心灰意冷,哪还对这棋道之事有丝毫的兴趣。于是他并不回头,而是继续迈上归途。

    “这...”老者见他走得如此决绝,不住也有些郁闷,本想就此回转,然而想起洞香那位自己惹不起的大小姐,若是自己半途而废,回去指不定会被她如何纠缠。思虑及此,赶紧收拾起凉亭石桌上的棋盘、棋盒与棋子,瞥了眼宋病己离去的方向,俄尔嘴角微微上扬,迅速的将所有物事放置在上,从另一边的小道快步而去。

    炎炎夏似火烧。这还未到巳时,天上的骄阳早已露头将毒辣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宋病己轻轻擦拭着额角,背着包袱的背心已然被汗水濡.湿。他看上去有些浑浑噩噩,不小心脚下一滑,差点摔倒。还好宋病己迅速的松开拉住包袱的手,单手撑地,这才只是打了个踉跄。只是可怜的包袱落在地上,卷起一阵尘土。

    苦笑着拾起包袱,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前面的道路当中多出了一个影,定睛看去,不就是刚才在茅亭端坐的老者么。

    只见他笑盈盈的看着宋病己,朗声问候道:“小友可好?”

    这老头显然是看到了宋病己刚才险些摔倒的一幕,见到嘴角泛着的微笑,宋病己心头一阵不爽,这次连搭理都懒得,径直从他边走过,不发一语。bxzw.com

    “小友端得好大的架子,须知多少士子求着见老夫一面皆不得,小友是否太过倨傲。”老头忽然收敛起唇边的笑容,肃然道。

    未曾想,宋病己止住了脚步,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脸上满是不屑:“他们要见你与我宋病己何干?”

    老者一怔,显然没有想到他竟是这种表

    宋病己冷笑一声,复尔举步往前,嘴里却是放声高歌:“恍然一梦兮千余年,时不与我兮奈若何。乘风归去兮不复现,万丈雄才兮埋世间!”

    老者在后面朗声道:“既是雄才,如何归隐?”

    “世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凛凛高洁,如何与之同流!笑莫笑,悲莫悲,且叹人生几曾回!”宋病己积蓄了许久的怨气似乎都爆发出来,高亢嘹亮的歌声在青云间缭绕,整个山谷都能听到他的声音,“风吹落叶舞晴空,我奏狂歌唤英雄。歌罢举杯问苍天,苍天亦笑我精诚。杯中自有天上月,腹内更牵万种。一生大醉能几回,何不豪饮到天明!”

    拦路的老头站在原地,久久凝视着这个年轻人,嘴里却是喃喃自语:“如此人物,难怪会让我儿为之倾心。就这样让他离去,只怕...”

    沉吟片刻,蹙起的眉头忽然松开来,他高声朝宋病己唤道:“小友慢行!”

    宋病己自然是充耳不闻,老者见状,快跑几步,气喘吁吁的来到他前,宋病己略一扬眉,不悦的开口道:“老先生这是何故?”

    “今一见,老夫对小友颇为佩服,小友之言更让我有茅塞顿开之感。bxzw.com”老头依旧是满面风的模样,边说边取下背上背着的东西,一把塞进宋病己怀中,“此物乃是老夫心之物,如今送于小友,算是答谢。”

    宋病己一脸愕然,愣愣的站在原地,显然是为这老头的举动所惊讶。遥望他走得远了,这才想起自己断然不能接受他的东西,旋即调转头,快步追了上去。

    焉知,宋病己一个不满二十的年轻人居然被这个貌似已过天命之年的老者越拉越远,虽然有手提肩扛两个包袱的缘故,然而如此解释几乎就等于掩饰。宋病己一咬牙,加快了步伐,追得稍微快了些,但是距离却并没有拉近多少。

    就这样,这一老一少在这山谷间开始一场没有观众的追逐赛,当宋病己终于赶上老头的步伐之时,那老头已经好整以暇的坐在茅亭之中微笑的注视着他了。

    “呼...呼...无功...无功不受禄,病己无才,断然不敢接受老先生的馈赠。”见他不准备再跑了,宋病己微喘了两口气,稍稍平抑了口的起伏,缓缓说道。跑了这么远的路,他都有些累得不行了,可是看面前这老头竟是大汗未出,一脸悠闲的样子,当真奇怪,难不成这人还会妖法不成?

    “老夫刚才难道说得不够清楚?”老者瞥了宋病己一眼,笑道,“小友一番高歌让我受益良多,这礼你自然有资格收下。”

    “君子不夺人所,此物乃是先生心之物,我若是拿了,如何能够心安?”按捺下心头的疑惑,宋病己坚定的摇了摇头,慢慢将刚才这老头硬塞给自己的包袱放到石桌上。

    “既是不能心安,不若如此。”那老头眨巴眨巴眼睛,额头上细密的皱纹也跟着一紧一松,开口道,“小友你帮老夫解了刚才那盘迷局,此物便留于你了。当然若是解不出来,那老夫刚才所言便当做从未提起,可好?”

    “这...”宋病己微微一愣,他并不在意包袱内的东西,却着实被这所谓的迷局勾起了好奇心,心想看看也无妨,跑了这大老远的路,权当是休息罢了。

    老头见他不反对,自然是当他默许了,旋即解开包袱,拿出里面的棋盘以及装有黑白两子的棋盒,原来这副棋具便是老人的心之物。

    只见老者一手黑子、一手白子,飞速落下,很快便将偌大的棋盘点缀得七七八八,待到他将最后一粒子落在棋盘上,抬起头朝宋病己笑道:“白先,小友请!”

    宋病己探头在棋盘细细端详了片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通盘棋黑白两子犬牙交错,从棋势上看,棋盘中央的对杀呈现白棋“大眼吃小眼”之势,白棋处于绝地。全局看似无解、无序、无助,其实暗藏玄机。

    连一向在棋道上颇为自负的宋病己如今也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从未想到自己会在这世遇到如此诡异的棋局,变化繁复无比,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长生。

    见宋病己沉默不语,老者眼底闪过一丝得色,微笑道:“小友可有良策,使这白棋起死回生?”

    宋病己没有答话,默默伸出手拾起一粒白子,打到棋盘中腹,老者亦是弈出一颗黑子,紧贴着宋病己的那粒白子边,宋病己再弈出一手并力图做活,然而黑棋毫不相让,挤吃破去白子眼位。

    沉吟片刻,宋病己缓缓拾起刚才弈下的几粒黑白两子放回棋盒中,须臾再次拾起白子放在棋盘上,而这次不待老者弈出黑子,便又取回。这是他下棋的习惯,虽然按照他的实力,自然能够算到后面十数步的变化,不过他还是习惯使用棋子先在棋盘上摆上几粒棋子,辅助思考,一旦有了后续的思路,才会将棋局慢慢进行下去。

    趁着宋病己沉思的机会,老者终于能好好打量这个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稍显稚嫩的脸上少有岁月留下的痕迹,朴素的衣衫包裹着一幅瘦削的板,不过若是他在数月前遇到宋病己,便会发现这个男子经过在洞香一段时间的锦衣玉食后,已经强壮了许多、虽然这样的年轻士子在大梁城中一抓便是一大把,但是此时宋病己眼底不时闪过了几抹精芒,倒教人不敢对其小觑。何况刚才老者从他口中听到的那几曲高歌,当真是蕴含着不尽的才气和傲气。

    不过老者瞥了眼棋盘,嘴角却是微微上扬,这盘棋局他已经侵了十数年,自觉其中所有的而变化都已经了然于心,这白棋虽然看似生机无限,然而真正弈出之后,只要黑棋应对无误,无论如何白棋如何闪转腾挪都是十死无生的局面,他相信任哪个擅于棋道的人来也是无可奈何。右手食指和拇指夹起一颗黑子轻轻摩挲起来,这副棋具可是自己心之物,相比起那个洞香也不遑多让,刚才不过急之下为了留住这小子而想出来的小伎俩,真正要将它送人,自己决计是舍不得的。

    看得出来,宋病己的确也被这棋难倒了,脑海里飞快的回忆起前世自己打过的棋谱,背过的死活题,然而似乎忍让对这盘棋束手无措。紧紧皱起眉头,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却并不慌乱,仿似面对一场必败之局的将军一般,竭尽所能在纷繁复杂的战局中寻找那渺茫的转机。

    时间流逝得很快,宋病己依旧沉思不语,老者也很耐心的看着他,毫不掩饰的流露出眼底的欣赏之意,不过见这棋局毫无进展,他忍不住伸了个懒腰,眺望下远山,只不过就在此时,耳边就听到宋病己一声轻呼:“咦?”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