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密谋(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大小姐照例是执白先行,不过不知为何,今的蝶儿的棋艺较往弱了不少,似乎很有些心绪不宁,甚至连一处黑棋的引征都没有看到,平白送了十数子。bxzw.com宋病己心下疑惑,正说点什么,耳边却传来大小姐的声音。

    “听说今先生被那庞涓请去了?”女子看似无心的问了句。

    宋病己心中忽觉有些怪异,盖因听到了庞涓两个字,瞥了眼对面端坐的大小姐,她却是脸色如常,看不出有何异状,仿若刚才不过随口提到一个不相识的路人般,哪有对一国上将军丝毫的敬畏。

    “是。”宋病己按捺下心头的差异,开口应道。

    “他邀你所为何事?”棋盘上应声落下一粒白子,和着女子清脆的声音,很是悦耳。

    “这...”宋病己微微一愣,先是在棋盘上应了一手,这才缓缓开口,“上将军不过邀病己前去对弈而已,并无它事。”

    “是么?仅此而已?”大小姐斜乜了他一眼,芊芊玉手再次拈起一粒白子,“啪”一声将两粒黑子当中挖断。

    宋病己显然是看到了大小姐眼底那抹意味深长的神色,微叹了口气,俄而笑着说道:“大抵是因为论集和市井传闻的缘故,上将军还对病己进行了一番考校,说是邀病己出任其军务司马一职。”

    “哼。”大小姐小巧的鼻翼微皱,冷哼了一声,脸色也骤然转冷,“军务司马,年俸三千斛的要职,这庞涓好大的手笔!那先生可是要辞去我这洞香之客卿了,去到他那军营中?若是如此,蝶儿在此恭祝先生离高官厚禄、飞黄腾达之不远矣。”

    又是一粒白子被重重的打到棋盘之上,不知怎的,刚才还有些清脆悦耳的落子声,此时却便很是刺耳,宋病己偷瞄了一眼对面女子的脸,如花容颜上难得一见的披上了一层薄怒。

    “病己倒是很想要那三千斛的俸禄。”宋病己嘴角却是挂起一丝笑意,充耳不闻耳边传来了冷哼,举重若轻的拾起一粒黑子缓缓放到棋盘之上,兀自笑道,“可惜上将军对病己之才学不甚满意,只怕那军务司马一职还落不到我的头上。”

    “哦,此话怎讲?”大小姐迫不及待的追问道,脸上虽然还是冷冷的,可眼底却似有喜色一掠而过。

    宋病己摇了摇头,笑着将庞涓如何考校自己,而自己又是如何作答的与蝶儿大小姐说了一遍,那大小姐边听,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好,直到宋病己说到“愿意自请领一学馆,大兴我魏之文风”时,蝶儿竟是忍不住掩嘴轻笑了出声,美目注视着宋病己,似嗔似喜。

    “你呀,当真是个滑头。”静静的听宋病己叙述完一整上将军行辕之行,大小姐终究忍不住笑着白了他一眼。

    “非病己不愿为之,实在是力有不逮,如何能胜任那军务司马一职。”宋病己也笑着说道,眉目间哪有丝毫的遗憾,反而是颇有几分自得之色。bxzw.com

    “那庞涓对先生所言就未曾起疑心?”末了,大小姐沉吟片刻,忽的开口问道。

    “疑心?”宋病己微微一愣,旋即开口道,“上将军雄才大略,病己这点微末本领,如何入得他的法眼。”

    大小姐哑然,终究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想来她对庞涓此人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显然也是认可了宋病己所言。沉默了会儿,她忽然缓缓收敛起嘴角的笑意,叹了口气,幽幽道:“以先生之才,区区军务司马断然是看不起的,若是他诸国以上卿来邀...”

    “小姐多虑了!”未曾想,宋病己竟是打断了她的话,笃定的说道,“病己先前曾有言,志不在朝堂之上,平生只求富足即可,如今忝为洞香客卿,已是大为满足,自不会另作他想。”

    “先生此言大善。”大小姐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神色,深深的望了宋病己一眼,眼见宋病己脸上满是诚恳,不知为何,一向口齿伶俐的自己竟是不知该说什么。

    屋内的两个人静静的凝视着对方,皆是从对方嘴角看到一抹浅浅的笑意。相视而笑,莫逆于心,大抵也不过如此。

    叮咚、叮咚。直到一股沁人的微风袭来,书案上的绣球不安分的轻吟起来。大小姐才似恍然大悟般,迅速的收回目光,轻轻低下臻首,脸上已然飞起两朵红霞。

    倒是宋病己自持脸皮厚,干咳两声,将目光缓缓转回棋盘之上,沉吟片刻,拈起一粒黑子点在棋盘之上,大小姐循声望来,将通盘仔细端详了一遍,脸上的红潮慢慢退去,嗔了宋病己一眼,将棋盘往前一推,不满嚷道:“先生也太过狡猾了,竟是趁蝶儿不注意围死了蝶儿的大龙,这盘不算!”

    “呵呵,大小姐此话差矣。”宋病己一脸得意,摇头晃脑的说道,“这棋盘之上哪有注意不注意的之分,败则败矣,饶舌亦是无用。”

    “哼!”大小姐再哼了一声,白了宋病己一眼,不过与刚才相比,这次她的眼底却满是蕴着笑意。

    “天色不早了,病己就不打扰大小姐。”宋病己拱手道,见大小姐点点头,便准备转离去,不过将走

    未走之际,忽然看了眼书案上的那一抹红,俄而笑着说道,“大小姐将此物置于此处,倒是别致得紧。”

    说完,也不待蝶儿答话,急急走了出去。

    大小姐嘴角微扬,目送宋病己离开后厅,俄而起拾起书案上的绣球,沿着楚绣细密的条纹缓缓摩挲着,心中若有所思。

    不知何时,后厅又出现了一个男子的影,周清矍,须发花白,不是许老却又是何人。

    “小姐。”许老朝蝶儿大小姐行了个礼,负手伺立在一旁,沉默不语。

    屋内的气氛一时有些静谧,两人都似乎各自在想着些什么,久久没有人声在后厅响起。bxzw.com

    “叮咚叮咚”两声脆响终究划破了屋内的沉寂,许老循声抬起头,闪过一抹红色,原来女子将摩挲许久绣球放回了书案上,那绣球上的铜片相互撞击,发出轻微的响声。

    “那国梓辛可是回转大梁了?”蝶儿目光平视许老,缓缓开口道。

    “是的。”许老轻声应道。

    “许老曾说,宋先生去国梓辛的驿所寻他,他却是避而不见?”大小姐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继续问道。

    “的确,病己今从上将军行辕出来后,并没有立刻回转洞香,而是先去了国梓辛的驿所,不过却是失望而归。”许老一板一眼的答道,少有平闲暇时那种略带轻松的口吻。

    “如此...”大小姐沉吟片刻,有些疑惑的说道,“此举倒是让人难以琢磨。”

    “老夫亦是这么认为,按理来说,若是此人助孙膑逃脱囹圄,交好各方面人物自是必要,而这大梁城中,病己为我洞香客卿已是声名鹊起,两人原本就是相识,想来断无避其不见的道理。”许老摇摇头,看得出来,对与国梓辛此举,他也是一头雾水。

    “罢了,不用去想他了。”大小姐挥了挥手,算是为这个让人有些纠结的问题下了定论,“安邑那边还有何消息?”

    “公孙痤死了。”许老瞥了大小姐一眼,缓缓道。

    “是么?”大小姐脸色不变,淡淡的开口道,“他这一死,魏国丞相之位便空了,只怕那安邑朝堂上颇为闹。”

    “小姐所言极是,据安邑的门客回报,这几数位重臣蒙召,入宫商议丞相人选,据闻多是推荐上将军庞涓为相...”

    “庞涓?哼!”蝶儿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只是魏罃似乎另有考虑,前些子急召公子卬从大梁回转安邑,一入安邑城旋即便宣召其入宫,至今还在宫内。”许老将这些子从安邑传回的消息逐一禀报。

    “公子卬?”大小姐竟是忽然笑了起来,瞥了眼许老,笑道,“便是那化名子奇与许老您对弈之人?”

    “正是。”许老想也不想,一口答道,“此子量小无才、浮华纨绔,平里精于声色犬马,若是此人为相,只怕魏国朝堂少有安宁之了。”

    若是宋病己在此,听闻大小姐所言只怕登时便会脸色大变,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大出风头之的手下败将竟是这魏君之弟,而且看屋内两人的模样,多半早已知道此人的份,却一直未告知与自己,其中深意,颇让人猜想。

    “安宁?有何不安宁的。”大小姐脸上的笑意更盛,笃定的开口道,“那魏罃虽无能,然而却并不昏聩。相较于庞涓,魏罃对于这公子卬为相,只怕心里要安生得多。”

    大小姐言语冷淡,直呼魏君魏罃之名讳,显然是对此人无甚好感。可惜宋病己走得早了些,不然必定是大吃一惊,想那后世之商人若在一地站稳,这结交攀附权贵自是不能少的,如何有这大小姐般,反而对其如此轻蔑。

    许老脸色微变,看向蝶儿大小姐,是有些不解,努了努嘴唇,正出言,却看见久违的一道黄色影从门外闪了进来,直扑向端坐于后厅中间的蝶儿大小姐。

    大小姐蓦然看见一物向自己袭来,先是一惊,待看清楚是何物,脸上旋即换上笑容,一把将其搂在怀里,那东西似乎很是享受般,在她上左蹭右蹭,甚是安逸的模样。能得到大小姐如此厚待的玩意儿,除了那条名为伯当的小犬,自是不会有他物。

    “你这畜生,可算知道回来的路。”右手缓缓捋着怀里宠物的皮毛,蝶儿似乎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笑道:“许老可知,白里门内有传书来说,爹爹不便会来洞香。”

    “什么,门主要来大梁?”许老显然是被大小姐此话所惊,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信上却是如是说。爹爹已从山内动,想来过些时便会到大梁。”大小姐脸上洋溢的笑意,眼波流转间漾着欣喜,看得出她是极为高兴。

    “难得老爷肯出山。”许老也是嘴角上翘,微微瞄了眼面前的女子,俄尔扬了扬眉,笑道,“难不成,大小姐与老爷说了我洞香新近来了位青年才俊,颇有才气、精通棋道,年纪轻轻便被大小姐聘为洞客卿,老爷一时见猎心喜...”

    “许老,你这是哪里的话,蝶儿何时在书中写这些事!”大小姐闻弦歌而知雅意,没好气的白了许老,嗔道。

    “是么?”许老笑着摇了摇头,“大小姐亦知老爷极擅相人之术,难得他肯出一次山,不若就让老爷在这洞香为自己相一良婿,倒也是桩美事,老夫观病己...”

    “许老!”蝶儿见这老头儿越说越不着边际,又羞又恼,一把将怀中的小狗放到一边,起瞪了许老一眼,大声说道。

    “哎,既然大小姐你不喜,那便罢了。”许老假意叹了口气,眼角却瞥见大小姐面色绯红,酥高低起伏,知道其羞涩难当,勉力强忍住笑意,开口道,“既然老爷要来,那我便吩咐下去,让下人们好好准备一番,就不打扰大小姐您了。”

    说完,转过去,以手掩嘴,就要迈步走出去,后大小姐的声音却是及时响起:“许老留步。”

    老头儿不得已止住脚步,缓缓转过看向大小姐,神色古怪,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而蝶儿则是秀拳紧捏,柳眉倒竖,良久才接着开口:“那孙伯灵可是有何异状?”

    “这...”一提到孙膑,许老笑意全无,沉吟片刻,旋即答道,“此人并无异状。”

    “是么?”大小姐缓缓松开手,脸上红霞已然褪去,微蹙起眉,缓缓道,“这孙伯灵心思缜密,子也是尤为坚韧,虽遭大难,却也不自暴自弃,内里必然有因由,而那国梓辛负使命,与其接触,许老可要好生盯着此二人。”

    “诺。”许老拱手应道,忽然他瞥了大小姐一眼,轻声道,“不若老夫将此二人之事告与病己...”

    “不必了!”未想,他话还未说完,大小姐便一口截道。

    “哦。”许老见女子神色坚定,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复尔转想要出去,走到门边,伸手正待掀开那帘子,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般,缓缓放下手,转回望面沉如水的大小姐,肃然开口道:“老夫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蝶儿又不是外人,许老有话直说便是。”大小姐见他脸色严肃,微有些讶然。

    “宋先生器宇风骨,绝然磐磐大才,予观夫其人非久居人下者,恐蛟龙得**,终非池中物也,他出将入相亦不是难事。鱼得水逝,而相忘乎水;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老夫斗胆说上一句,若要使宋先生真正闻达于天下,必不能困其于洞香中,区区客卿,非其之幸,乃是樊笼。还望小姐思之、慎之。”

    说完,许老并不等待大小姐的回应,迅速的一掀幕帘走了出去,背影里透着一股萧索的意味,那蝶儿久久的凝视着窗外,默然不语

    深夜下的大梁城,除了城墙上几盏昏黄的风灯,白里灯火辉煌、人潮攒动的景象早已是不见,深沉的黑夜静静的笼罩着整座城池。如墨般的黑暗永远都是最适合谋诡计发芽的土壤,而在此时的大梁城内,不知又有多少谋阳谋在悄然滋生。

    风灯那微弱的光亮照不到的一个角落里,国梓辛恭敬的负手立于一旁,而不远处的墙垣下,一个矮小的影正在思虑着什么,满是尘灰的脸上难得一见的露出迟疑的神色,自是那乞儿孙膑。

    “今他果真是入了上将军行辕?”良久,黑暗中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深幽而怪异的音调,让国梓辛不自觉的一颤,仿似一股侵入骨髓的凉风袭来。

    “是的,我驿所里的下人亲眼见他被那晋临带了进去,断不会认错。”国梓辛毕恭毕敬的答道,忍不住朝声音来源望去,只可惜黑暗中除了两点略带亮色的眸子,什么也看不清。

    “哼,看来我这位好师兄这么久没等来安邑的召唤,等得心急了。”孙膑冷哼一声,复尔问道,“那公孙痤当真已死?”

    “据安邑的细作来报,数之前丞相府内便是传出了公孙痤的死讯,只是不知这魏君为何时至今仍旧秘不发丧,其中原因着实让人不解。”国梓辛面露疑色,缓缓答道。

    “不解?有何不解。”未曾想,孙膑却满是不屑的冷冷道,“公孙痤一死,魏国自会出现极大的大权力位置,魏罃昏庸,但亦是知道这丞相人选不可儿戏,务必得妥善考虑。”

    顿了顿,忽然幽幽叹了口气,说:“这公孙痤识人有眼,用人无胆,其人功绩虽乏善可陈,然而对于魏国来说,他这一死,只怕会给朝堂平添几分变数。”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