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孙伯灵(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望着两人飞快离去的背影,宋病己嘴角的笑容渐渐隐去,冷哼一声,暗骂两人无耻。bxzw.com良久,才想起边还有一人,四下搜寻却发现那乞丐勉力前行到墙角躺下,右手食指勾住木桶上的铜环,用力往外一拉,双手忍不住一颤,几滴水珠飞溅出来,洒在乞丐脸上,那乞儿却是浑然不觉,闭目深吸了一口四溢的酒香,随即双手捧着木桶将美酒狠狠灌进口中,喉结咕嘟咕嘟的将美酒咽入脾肺,良久才将木桶放下。一手仍旧将木桶环抱在怀中,另一只手一把擦拭干嘴角的酒渍,泛黑的脸上满是畅快的神色。

    宋病己微微一笑,缓步前行到墙角站在乞丐侧,一语不发。他已然认出这乞儿是何人,那双眸子依旧是一尘不染、明亮如斯,不正是那位每皆在洞香外,让人大觉怪异的乞丐么?

    这些时宋病己居洞香中,足不出户,倒是许久未见他了,想不到今却无形中帮其解了围,若是寻常乞丐,只怕已然对他感恩戴德,然而此人却仿似从没发生过这件事一般,兀自饮着美酒,当真是怪异!不过宋病己人生两世,所见所闻的怪人也不再少数,多是恃才傲物之辈,因而他也不生怨意,复向前站在那乞儿边,不发一言。

    “无胆鼠辈。”良久,似乎已经品味够了唇齿间的酒香,那乞儿幽幽开了口,声音异常沙哑,冰冷的言语中听不出一丝表

    边的宋病己闻言微微一笑,其实他已然是将刚才之事的前因后果猜得**不离十:今乃是魏国大庆,自是有较平更多的善人施与食物与这些街头的乞丐,或许哪位富人一时心绪来潮将从洞香中买出的一通赵酒就近施舍给了门外的这个乞丐,而那两个华衣男子见猎心喜,想要趁着众人皆去观赏社舞,街上少有人来的空当,欺这乞儿无知抢夺这桶名贵的赵酒,没想到却被提前归来的宋病己撞破,落得仓皇逃窜,当真是两个无胆亦无知的鼠辈而已。bxzw.com

    “你便是那宋病己?”那乞丐顿了顿,开口便直呼宋病己之名,显得甚是无礼。

    “正是。”宋病己也不恼,笑容可掬的答道。

    “哼,这大梁城市井传闻那宋病己精于棋道、鲜有敌手,其人器宇风骨,绝然磐磐大才,你如何能是宋病己?”未想,那乞丐却是冷言道。

    “如何不能是了?”宋病己摇了摇头,“市井传言多为空来风,焉能全信。何况宋病己不过一介布衣,虽忝为洞香之客卿,然冒充他未必有好处,此等费力不讨好之事,若是你,你可愿意去做?”

    “哼。”乞丐冷哼一声,却不回答,反而冷冷道,“若你真是那宋病己,想来这市井传闻多有夸大之处,唯今看来确实不过尔尔。”

    乞丐诸多出言讥讽,宋病己总是泥塑的菩萨却也有些烦了,斜乜了乞丐一眼,唯一摇头,也不多做辩解,举步便要往那洞香中去。

    “夫唯大雅,恃才而不傲物,唾面洁之乃已,卓尔不群,宋家病己之矣!”后传来男子的声音,却是那乞丐在自言自语。

    “然洁之,是违人之怒,正使自干耳。bxzw.com(注)”听到这里,宋病己脸上闪过一丝讶色,忍不住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却看见那乞丐明亮的眼睛正专注的凝视着自己,嘴角隐隐有一丝笑意。

    宋病己沉思了片刻,眼底从迷惑渐渐转为澄明,蓦然转过,往前径直走到乞丐的前,长行礼道:“病己方才不知先生之言乃是试探,还请恕病己不敬之罪。”

    “宋先所言差矣,在下不过一介乞儿,当不起您如此大礼。”话虽如此,乞丐却是不闪不避,似乎是对宋病己的行礼慨然受之。

    “先生之言如醍醐灌顶,病己心头惭愧,自当行此礼。”宋病己一脸诚恳的说。刚才乞丐的话前半截是在赞叹宋病己有才学,后半截却是在隐他为人城府还不够,所谓唾面自干是为雄。宋病己聪慧如斯,旋即便明悟过来,心中一惊,当下便对这区区乞丐行礼致歉,当然这也使他更加确信了心中的结论——这个乞丐绝非常人。

    “先生过谦了。”那乞丐微微一笑,拍了拍自己的两条腿,“我所以不避先生之礼,非不愿,乃是双脚不便,还望见谅。”

    宋病己一脸讶色,两眼直勾勾望向他,乞丐摇了摇头;“在下昔年为人所害,惨遭膑刑,因而无法站立...”

    膑刑?乞丐?宋病己低头不语,脑海中似乎有个念头在时隐时现,他几乎快要抓住端倪,却又不愿抑或是不敢相信。

    乞丐见他沉默不语,微蹙起眉头,缓缓道:“先生为何不语,难不成是以为在下...”

    “先生...”宋病己忽然觉得嗓子眼有些干涩,狠狠吞了口唾沫,这才轻声道,“病己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乞丐疑惑的看了一眼宋病己,显然是为他脸上突然出现的那股无法言语的异色所困扰,然而仍旧用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答道:“在下姓孙,名伯灵。”

    “孙伯灵。”宋病己越发觉得嗓子眼干涩了,心跳也蓦地加快,“膑刑...孙伯灵...”

    “原来先生便是孙膑...”良久,宋病己终于幽幽开了口。

    轰隆,轰隆隆!几声惊雷的巨响过后,酝酿了许久的大雨终于倾盆而下

    豆大的雨滴打在宋病己的上,宋病己就这样静静的和孙伯灵站在雨中,他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与孙膑这个名扬后世的人物结识,更想不到自己会是在孙膑最困顿的时候遇到他。心中竟是涌起一股深深的落寞,连才高八斗的孙膑亦有今,自己的未来又将在何处呢?这些子在洞香锦衣玉食的生活让他极少去思考未来,大抵就如此安乐的过一生便罢了,然而今看到孙膑,又勾起了他的思绪——世事无常,若是有一自己或者自己的亲人陷入如此境地之时,自己能否又能力去保护自己或是自己的亲人?

    “孙膑?”孙伯灵微一皱眉,原本已是明亮之极的眸子平添了几分亮色,旋即眉头纾解开去,他忽然仰天放肆的大笑起来,笑声在瓢泼的大雨中清晰可闻,路人听见笑声皆是忍不住循声望来,当看到发笑者不过是一蓬头乞丐时,心中都暗骂一声,旋即匆匆跑开,“好一个孙膑!我孙伯灵无端受此膑刑如今不过一废人,本就无颜面对先祖,入不得宗庙,如何还有脸守着父母所赐之名,孙膑!哈哈!孙膑!先生所言极是,从今起这世上便无孙伯灵此人,但有孙膑苟活于世!”

    孙伯灵状若癫狂,抬起头任雨水打在脸上,眼角一股细流滑落,分不出是泪还是雨。只是宋病己低头沉思之余,并未发现孙伯灵眼底那股深深的深深的怨毒。

    良久,笑声停歇,以前的孙伯灵,如今的孙膑强倚着墙半跪于地,拱手朝宋病己行礼,正颜道:“孙膑谢先生赐名!”

    他的声音陡然在发愣的宋病己耳边响起,仿似惊雷一般将宋病己惊醒,抬起头来,眼见孙膑跪在前,受过刑的腿疼得微微发颤,他却倔强的忍住一声不吭。

    注:语出自《新唐书?娄师德传》:“其弟守代州,辞之官,教之耐事。弟曰:‘有人唾面,洁之乃已。’师德曰:‘未也,洁之,是违其怒,正使自干耳。’”

    译:娄师德的才能非常得到武则天的赏识,招来很多人的嫉妒,所以在他弟弟外放做官的时候他对他弟弟说:“我现在得到陛下的赏识,已经有很多人在陛下面前诋毁我了,所以你这次在外做官一定要事事忍让。”

    他弟弟就说:“就算别人把唾沫吐在我的脸上,我自己擦掉就可以了。”娄师德说:“这样还不行,你擦掉就是违背别人的意愿,你要能让别人消除怒气你就应该让唾沫在脸上自己干掉。”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