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隐忧(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说到这里,宋病己顿了顿,缓缓抬起头眼光扫了许老和大小姐一眼,见两人面色微变,证实了自己心中一直的猜想——这万金之资无人能赢走,其中必有蹊跷。bxzw.com譬如若是他宋病己愿意,连胜六国并非一件难事,然而洞香这万金之资岂能如此轻松拱手送人,所以大小姐才会派人去调查自己的家世,继而用洞香客卿之职使自己放弃连灭六国的想法,宋病己不自觉的会想,若是自己执意要赢那万金,现在还能站在此处悠闲的与两人对话么?洞香家大业大,既然能在大梁城中站稳脚跟,明拒楚国猗顿、赵国卓氏等著名巨商愿之竞买,暗里的实力岂能让人小觑?哪个不开眼的小子还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

    所以当宋病己虽百般挤兑这位大小姐,却仍旧领了这洞香客卿之职,非其不愿拒绝,实不敢拒绝。不过现在想来,这客卿较之信陵君、孟尝君们养的食客只怕要好上百倍,因而宋病己倒也并不后悔。

    秋战国,商业较之后世已然非常成熟,也涌现出了许多著名的大商人,如集资百万的陶朱公范蠡、由商入朝的魏相白圭以及“奇货可居”的吕不韦。而战国之世众商人对经商之道亦是颇有心得,名震一时的大商人白圭,通过观察市场行和年成丰歉的变化,奉行“人弃我取,人取我与”的经营方法,用观察天象的经验预测下年的雨水多少及丰歉况,为掌握市场的行及变化规律,经常深入市场,了解况,对城乡谷价了如指掌。白圭经商速战速决,不误时机。他把经商的理论,概括为四个字:智、勇、仁、强。bxzw.com他说,经商发财致富,就要像伊尹、吕尚那样筹划谋略,像孙子、吴起那样用兵打仗,像商鞅推行法令那样果断。这些已然是后世营销之道的萌芽,然而相比起后世那些丰富多样的吸引人气之营销手段,却又稍显稚嫩,因而作为穿越者的宋病己短短的时便能看出洞香经营中的诸多不足之处。

    “或许病己之言并不中听,然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小姐以为大堂中的那些个棋士们有几人是为了万金之资而来洞香弈棋的,能来洞香者,非富即贵,家底殷实,来此地无非是为闲暇作乐而已,能在洞香遇一高手名家,痛快淋漓的一战或许才是诸人所愿,不然这旬月之中如何会涌入如此多棋者。‘连灭六国者,赏万金’,话虽不错,然而万金若是如那镜中花、水中月,人人皆能看得却求之不得,那与画饼充饥又有何异?时一长,洞香如何再取信于人,此终将成洞香之大患。”宋病己淡淡的道,声音虽不大但却一针见血,字字敲击在众人心头,“当然这只是病己愚见,最终还要请大小姐您定夺。”

    宋病己的话让屋内的安静了下来,整间屋子只剩下了三人的呼吸声,大小姐和许老久久没有开口,皆是低头思量着,宋病己也不打扰他俩,伺立在一旁,这些便是他这几在洞香的所感所悟,在他看来这洞香明里风光无限,实则行事有诸多偏颇之处。用后世的话来说,洞香经营面向的对象定位本就很高,多是那些个官吏士子,这些人并不缺钱,所以那“连灭六国者,赏万金”的话语对他们来说本就无甚吸引力,用这个为噱头,纵然一时能打响洞香的声名,却不能长久,缺乏更多亮点的支持,会给顾客们带来欣赏疲劳,待到新鲜感一过,洞香在这些个官吏士子们眼中与大梁其他酒肆何异,若非大梁城少有更适合他们份的去处,只怕来洞香的人会更少。bxzw.com从这几因宋病己的到来而爆满的况来看,洞香过往耽于一家独大而少有革新以招徕新客源的弱点便显露无疑。

    大小姐和许老都是聪明人,很多道理一点即通,宋病己如是说了,两人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关节,许老默然不语,大小姐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差,原本红润的脸色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白纸。

    “我有些乏了,暂且就按先生今所言去办。”良久,大小姐终于开了口,只见她挥了挥手,有些颓然的坐在软榻之上,两眼失神。

    不知为何,望着她那张略显苍白的容颜,宋病己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心痛,努了努嘴本想说几句宽慰的话,却发现许老拉了拉自己的衣角,用眼神不住的向他示意,宋病己虽然心中疑惑,却还是被许老领着走了出去。

    当屋内终究只剩下自己一人之时,蝶儿脸红一阵,白一阵,眼底竟是升腾起了一股氤氲的水气。或许宋病己自己亦未曾想到方才所言会给她带来如此之大的震动,刚才他的一席话几乎是将大小姐这些年来的努力通通加以否定,蝶儿实在不明白自己一直所恪守的行事准则,为何到了宋病己口中便成了水中月、镜中花?而这“连灭六国、赏万金”的铜板乃是父亲早年所立,在她的眼中,自己的父亲博古通今,才学了得,天下少有人能及。更兼为一门之主,向来都是算无遗策。不过蝶儿却无法对宋病己进行反驳,这些子里棋室之中的人较之以往多出了不少,本以为是因为有宋病己坐镇之故,现在想来却非如此,棋士们的确早已不对灭六国、赢万金抱有希望,甚至从他们眼底已经看不到对大堂端放的铜板所刻之字有分毫的狂

    氤氲的水气中蝶儿仿佛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影,他满是智慧的双眼凝视着自己:“蝶儿,这洞香为父就交给你了,你的才能远在为父之上,洞香在你手必定会有一番更宏大的气象。然而吾儿需谨记,商道如水,不进则退。世上本无恒强之理,商道大家诸如陶朱、白圭无不是审时度势,顺应时机。切忌不能拘泥细文、墨守成规,如此方能成大道,将洞香之名遍扬天下诸国。”

    蓦然想起,这是父亲那年在离开洞香之际,在这后厅里对自己最后的嘱咐,当时的自己并不以为然,如今回首当,父亲满脸凝重的神色以及眸子中的一抹莫名异色,或许便是勘破这洞香盛世后所藏的隐忧而引来的担心,不过当时他却没有跟点破,个中滋味颇耐人寻味。

    不知何时,大小姐眼底的水气缓缓消散在空气中,深邃的眸子渐渐明亮起来,轻轻抱起偎依在脚边的伯当放到案上。小伯当摇摇尾巴,吐吐猩红的舌头,嘴唇,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主人,显然是不知她将自己置于此处是何故。

    蝶儿却是撅着嘴,忽然伸出双手在它脸上使力的搓揉起来,就像是搓面团一般,伯当大惊,一跃而起,迅速躲到角落,甩了甩小脑袋,冲着蝶儿不满的轻吠了两声,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它眼睛里满是狐疑。

    “哼,什么‘商道如水、不进则退’,摆明了就是推卸责任,这老头儿整神神叨叨、游手好闲,这偌大的宅院交到我手上,就不怕我一把火烧了着洞香?下次非全拔了你的胡子不可!”大小姐无视犬的抗议,口中碎碎的念着,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刚才梨雨带桃花的脸庞,渐渐挂起了笑意,只是那笑容看起来却多少有些狡黠

    “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必知乱之所自起,焉能治之;不知乱之所自起,则不能治...阿嚏!”某座深山的羊肠小道上,一位老人临溪垂钓,秃头白眉,布衣赤脚,雪白的长须和着宽大的粗布白袍随风舞动,手中鱼竿微微摇曳,微闭着眼,口中朗声诵着先贤所著之文,一派仙风道骨。

    老者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刚才的思绪全然被打断,忍不住皱眉自言自语:“又是谁人在念着老夫,难不成是蝶儿?”微扬起嘴角,笑道,“也不知这丫头怎样了,再过两便往大梁一行,瞅瞅老夫那宅子被这小妮子给拆了没...”

    话音未落,便觉手中的鱼竿猛的一沉,老者不眉开眼笑:“嘿嘿,上钩了。”

    手上略一用力,一条颇为肥硕的大鱼由水面跃出,掉落在岸边,老者轻抚胡须,满脸笑意,阳光撒在他上,腰际一柄漆黑如墨,无刃无锋,平平若齿的长剑煜煜生辉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