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入幕(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你...”一直坐在软榻上的女子被他这一问气得差点没跳起来,她没想到角色的转换来得如此之快,刚才自己还在两人的谈话中牢牢占据主动,现在却为宋病己牵着鼻子走,显然隔着屏风的年轻男人已然了解自己请他来所谓何事,才如此有恃无恐。bxzw.com不过毕竟她也是年纪轻轻就能执掌这偌大的洞香的人物,深吸了一口气,隔着屏风瞪了宋病己一眼,平抑口的起伏,尽量让自己的语调与平无异,“先生棋艺高超,令人叹服,不知是否愿意入我洞香为客卿,专事棋道。”

    宋病己嘴角上翘,心中暗道:你这小妮子总算愿意切入正题了。兀自缓步走回屏风前,坐回那软榻上,目光隔着屏风上下打量着对面的女子,虽然看不清样貌,但是从她那曼妙的姿来看,是个美女的可能极大。

    “先生为何不语,若是有何顾忌直说便是。”大小姐等了半天,没等来宋病己的回答,不由得开口催促。

    “顾忌倒是没有。”宋病己实在是不习惯跪坐的姿势,干脆大大咧咧的盘腿坐下,让自己舒服些却引来大小姐微微皱眉,“不过姑娘是否觉得还欠了些诚意。”

    “诚意?”女子微微一愣,“先生何出此言。”

    “既是邀请,为何姑娘一直躲在那屏风之后。难道病己就如此不堪,让姑娘您不愿现一见。若是如此,这客卿不做也罢,世上哪有伙计见不到掌柜的道理?”宋病己两手一摊,看似无奈的说道。

    只是他的无奈落在屏风后的女子眼底,却是变成了无赖。低低的哼一声,樱桃小口微张微合本想要说点什么,又忍住了。眼珠一转,俄尔笑道:“世上自无伙计见不到掌柜的道理,可是宋先生你似乎算不上是我洞香的伙计?”

    “姑娘此话有理。”难得宋病己赞同一次她的观点,“病己还有点疑问,若是来在下想要离开,不知...”

    “有才之士,天下之大皆可去得,我洞香绝不强留先生。bxzw.com”大小姐闻弦琴而知雅意,不待他说完,便傲然道,她也自然有傲气的资本,洞香名满天下,多少人要在其中求得一席之地而不可得,虽

    然被洞香奉为客卿的人必有一技之长,但是天下之大何愁找不到与其比肩之人。

    “如此甚好,病己愿意入伙。”宋病己点点头,俄尔笑了起来,那笑容多少有些无良,“现在可以请大小姐您一露真容了。”

    什么入伙?说得我洞香像是那土匪窝一般,女子柳眉轻竖,暗自轻啐道。隔着屏风也能看到对面那男子一脸戏谑的笑容,虽心头大恨却也无可奈何,终究还是缓缓站起,莲步轻移,从屏风的一侧走了出来。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看到面前出现的女子之时,宋病己依然忍不住陷入了片刻的窒息。

    前的女子看着年纪不大,约摸十**岁模样,未施粉黛,眉如远山,目似秋水,如云的秀发似奔涌的黑色瀑布般洒下,肌肤晶莹如天池美玉,美丽的瞳眸微微流转,也正在上下打量着宋病己。最令宋病己惊艳的是她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幽邃如秋水,似远山含黛般深邃,让人激起无限的幻想。

    “先生可好?”失神状态下的宋病己耳边响起一个悦耳的声音。

    “甚好,甚好。”宋病己迷迷瞪瞪的答道。女子不开口便罢,这一颦一笑隐隐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妩媚,倒叫人好生着迷。

    “那先生便把这契约签了。”女子从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张帛书。

    “好,好。”宋病己自是满口应承。bxzw.com

    那女子眉眼含笑,眼底却是闪过一丝失望,伸手将帛书递给宋病己,没想到等了半晌那帛书竟还在自己手上。

    “大小姐也太急了,不如让在下看看这卖契上病己究竟价值几何?”抬起头朝宋病己看去,却发现面前的男子笑盈盈的望着自己,清澈的眼底仿佛了看到自己的倒影,自己的小伎俩显然是已被他看穿。

    “小姐可别忘了,病己只卖艺不卖的,这份契约只怕是拟得不对。”宋病己这才接过那帛书,迅速的扫了一眼,伸手在小姐面前扬了扬,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

    “我拿错了不行么!”大小姐劈手夺过帛书,脸颊已然飞起了两朵红霞,酥高低起伏。

    “哈哈,小姐等您找到了正确的契约,病己再来叨扰。”宋病己见她急了,大笑着站起快步往外走,在掀开帘子迈出去的一瞬间,他又转过头来道,“不过还请大小姐您不要如此迷糊,这可不是名满天下的洞香之主会犯的错啊!”

    “你...”小姐又羞又恼,顺手就将帛书给扔了出去,不过那宋病己早已长笑出门。

    那帛书在空中轻飘飘的飞着,凌空中一只枯瘦的手将它摘了下来,许老看了一眼,疑惑问道:“小姐,这可是你拟的?”

    屋内的女子正自顾自的生着闷气,没功夫搭理许老。

    “想法倒是不错。”许老也不恼,兀自说道,“不过老夫在想,洞香是要招个下人呢,还是要招个客卿?当然若是能用这份契约招到一个精于棋道的客卿,倒也合算。”

    “许老!”大小姐终究忍不住嗔道,撅着嘴坐回到了软榻上,早有侍女进来收起了屏风。

    许老微笑着坐到她对面,刚才宋病己坐过的软榻,笑道;“那宋病己不仅棋艺精湛,其人谈吐亦是不俗,更难得的是心思活络,小姐您的这些小伎俩拿到他面前,可就贻笑大方咯!”

    “许老你怎么不帮蝶儿,反倒帮那小子说话啊。”蝶儿小姐白了许老一眼,很是不满的样子。

    “呵呵,我这是帮理不帮亲,小姐您这份契约若是给了老夫,老夫亦是不会签的。”许老笑着摇摇头,诚恳的说道,“如今乃是我们邀请宋先生,自是应当拿出诚意来。更何况那宋先生即已许诺愿做我洞香的客卿,如此人才可是千金难求。”

    “人才?”蝶儿小姐哼了一声,“我看此人充其量不过一市井无赖罢了。”

    “小姐当真如是想?”许老故作诧异的问道,见大小姐点了点头,站起道,“那老夫这就去与病己细说,让他断了入我洞香的念想。”“诶,许老,我不过随口说说而已。”见许老似乎信以为真,蝶儿大急,涨红了脸,“况且此人虽然无赖,但毕竟精通棋艺,于我洞香倒也有用。”

    许老复尔坐下,却不开口,自是直勾勾的望着大小姐发笑,笑容中满是深意。蝶儿是个何等聪慧的女子,立刻反应过来刚才许老不过故作姿态罢了,她心中有气,不过却是将气都撒到了宋病己上:“许老,有件事蝶儿还想请您去办。”

    “任凭小姐吩咐。”提到了正事,许老收敛起嘴角的笑容,肃然道。

    “小事而已。”蝶儿嘴角微微上翘,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请许老将这位宋先生在我洞香任客卿一事说与那些今大堂中的士子们。”

    “这...”许老低头沉吟片刻,小声道,“小姐此举似无先例,昔老爷曾有言,洞香并不对客卿多加限制...”

    “蝶儿不过是想让这宋先生的声名更响亮而已,并无不可。爹他也没说不能将客卿之事说与他人,不是么?”对面那位大小姐眨巴眨巴眼睛,貌似单纯。

    许老努了努嘴,似乎先要说些什么,不过对面的大小姐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更何况此举对洞香来说,不吝一件招揽四方来客的好事。”刚才还闷闷不乐的蝶儿似又回复了精明的本色。

    许老自然知道她说得不错,这两连续的两盘对弈让宋病己的名字引起了洞香内士子们不小的震动,能以一布衣白连灭两国,在洞香还从未出现过,何况这个貌不惊人的寒士赢的两人都不是寻常高手,更能说明了此人的棋艺着实精湛。

    战国之时少有棋谱流传,棋道高手的存在大都在于人们的交口传诵,而战国棋之人也着实众多,若是听闻某一处有棋道高手出没,不少人甚至会不远千里前来但求一战以促棋艺提高,抑或是有人只为求一睹这些棋道高手的风采。

    许老昔年在洞香连灭四国之时便曾遇到过这样的事,各国棋士千里迢迢赶来只为和他弈上一局棋,刚开始还好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但有人邀约许老皆是满口应承。然后不久之后纷至沓来的约战让许老不敢重负,不得不寻了个借口回山里,这才寻得片刻的安宁。而今次若不是那子奇连灭三国,一时风头无两,许老不见得会答应出山与之一战。说到这儿,许老倒还对宋病己有几分谢意,若不是此子的横空出世,只怕自己又要躲回那深山之中去了。

    蝶儿的想法正是迎合了这些战国棋士们的心理,将宋病己这个已得到大梁城士子们公认的棋道高手坐镇洞香之事宣扬出去,必定会让四方好棋之人对洞香趋之如骛,这样一来,本就已是天下闻名的洞香,威名势必更上一层。

    想通了这一茬,再瞥一眼屋内那已是眉开眼笑的女子,许老苦笑一声,将这份差事应承了下来,然后转飘然而去。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