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入幕(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宋病己有些愕然的点点头,随着许老亦步亦趋的往内厅走,他心中自然讶异无比,实在是未曾想到这名满九州的洞香主竟是一位女子。bxzw.com

    沿着熟悉的走廊来到棋室,那许老掀开一块淡青色的帘子,右手向内平伸微笑着朝宋病己道:“请,我家小姐便是在内里了。”

    宋病己点点头,缓步迈进内厅,他一直觉得这里很熟悉,良久才忽然想起:昨自己与子奇那盘棋弈完之后棋室中多出了一阵女子的笑声,当时自己便颇为诧异,现在想来那声音应该是从这里头传出来的。

    待到宋病己整个人到了内厅里头,后的许老并没有跟着进来,反而是把帘子放下,宋病己复往前行了两步,环顾四周,将这内厅的陈设尽收眼底。

    屋内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小榻靠在屏风后,墙边设有一张梨木书案,案上整齐的摆放着两叠竹册,墙上则挂着一些字画,看风格,应该都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不过宋病己对此并无研究,所以看不出好坏。这内厅与洞香其他诸如大堂、战室、论室或棋室相比远没有那么奢华,但却精致了许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让人陶醉其中。

    宋病己见那屏风后隐隐透着一个小的子,只是看不清容貌,想来便是许老口中的小姐,这洞香之主了。

    大小姐?年岁应该不大,宋病己心中想着,躬拱手道:“宋病己见过大小姐。bxzw.com”

    “宋先生不必多礼,请坐。”屏风后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如黄莺出谷、燕归巢煞是好听。

    宋病己依言盘膝跪坐在屏风前的软榻上,朗声道:“不知大小姐召病己前来,所为何事?”

    “先生可是白?”没想到屏风后的女子并没有回答宋病己的问题,反而开口反问道。

    “这...”宋病己微微一愣,旋即答道,“小姐所言不差,病己不过一介布衣寒士,无官职在。”

    “先生见谅,小女子非刻意相问,只是有些好奇先生年纪轻轻便如此精通棋道,不知师承何人,仙乡何处?”女子继续发问。

    她不问则罢,这一提却是触动了宋病己的痛脚,不自的想起了前世的亲人们,他们还好么?一时陷入了沉思,竟是忘了回答小姐的问题。

    “先生,先生...”当宋病己回过神来之时,大小姐那急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病己适才走神了,小姐见谅。”宋病己拱手致歉。

    “无妨。bxzw.com”

    宋病己定了定神,缓缓报出了自己穿越后所在那山村的村名,至于师承

    “师尊曾嘱咐过病己,不得在人前提及他老人家的名讳,所以还望小姐勿怪。”宋病己自然不会说自己棋艺是无师自通,更何况说出来大抵也不会有人相信,所以胡乱编造一个来历不明、去向也不明的师傅更容易糊弄过别人的盘问。

    “哦,是么?”大小姐声音很平淡,听不出绪任何起伏,“小女子自幼亦好棋道,乃父曾遍请天下棋道大家为师,不知是否和先生经历同师?”

    “小姐说笑了,师尊乃一介隐士,少有在世间行走,大不可能为小姐之师。”宋病己摇了摇头,一脸真诚的样子,当然话中有多少水分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那先生又是如何遇此名师的呢?”女子话中似乎还有话。

    “此乃师门隐秘,请恕病己无法作答。”宋病己直视着屏风后的人影,思绪万千。

    “即使如此,那...”大小姐顿了顿,轻道,“敢问先生,家兄是否知道先生拜师一事?”

    宋病己心中一凛,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声音骤然转冷:“我学棋一事,兄长并不知。”

    这女子显然暗中派人调查过自己,而且自己昨天才不过首入这洞香中,今她便清楚了自己在家还有一位兄长,此等女子甚是精明,再问下去,宋病己不知还会有何状况,况且女子刚才的问话中微露咄咄人之意让宋病己心头自是不悦,渐已暗自萌生了去意。

    “哦,为何家兄不与先生一道学艺呢?”女子仿似浑然不觉宋病己脸色的变幻,依旧兀自开口追问。

    “师尊并未言明为何只授我一人棋艺。”

    “据我所知,先生似乎家境贫寒,不知...”

    宋病己忽然站起,目光平视前方:“大堂中还有士子约战病己,小姐若无他事,请恕病己失陪了。”

    说完,也不等那女子回应,转便要往外走。

    “先生请留步。”女子似乎没有想到宋病己说走便走,如此干脆,微蹙起眉头,轻张朱唇,语调倒依旧是那么不疾不徐的叫住了宋病己。

    宋病己停下脚步转过,却并没有开口,只是静待女子的下文,似乎也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没想到屏风后的女子微闭上了眼,良久没有发出哪怕一个音节。内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气氛似乎变得有些诡异。屋内的两人就这样无声的对峙着,仿佛谁先开了口便会失去什么似的。

    “宋先生。”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终于还是女子忍不住,缓缓睁开了眼,开口道,“不知先生是否有意...”

    “病己心中一直有个疑惑,不知姑娘可否为在下解惑。”她不开口便已,一开口就为宋病己所打断,而且听到宋病己口中称谓的变化,一直古井无波的俏脸总算挂上了惊讶的表

    “先生但问便是。”不过女子淡定的答道,而且因为屏风遮挡的缘故,宋病己并未发现她脸上一闪即逝的异样。

    “昨我与那子奇先生在棋室对弈之时,敢问姑娘是否亦在内室观战?”大小姐话音刚落,宋病己便抢着开口问道。

    “在。”

    “今我与许老对弈,姑娘想必也在。”宋病己微微一笑,说话的语气很是笃定,甚至没有用疑问句。

    “在!”大小姐贝齿紧咬着下唇,回答的很干脆,只不过语调有些怪异,仿似和别人对弈时,大优局势下被逆转之后的无奈与不甘,甚至还带着点点的郁闷。

    “那...”宋病己顿了顿,眉梢一挑,开口道,“姑娘可是对病己有所求?”

    先手的一方悄然调转,宋病己脸上笑容可掬,看上去比刚才在棋盘上赢了许老还高兴。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