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夜话(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国梓辛久久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熟睡中男子,破旧的衣衫包裹瘦削的躯,几缕额发随风摇曳,一张很难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面庞稍显年轻,薄薄的嘴唇看上去并不像是那种在洞香论室里巧舌如簧的论客,然而刚才从这两瓣嘴唇下说出的言语若是放在那论室当中,只怕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bxzw.com

    不知道是不是酒的缘故,国梓辛忽然觉得嗓子眼有些发涩,而屋内除了风吹动油烛而产生的细微声音,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但是他的脑海里却狂风大作、巨浪滔天,脑门上不知何时已是冷汗如雨。宋病己刚才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似敲打在他的心头。尤其是那番对齐国的评论,他的潜意识里其实是很想奋起反驳的,而且若是作为一个普通的齐人,那么反驳的话或许也根本不需要思考就能脱口而出。

    只可惜这大梁城之中没有人比他国梓辛更了解此时齐国的局势,齐国虽为秋首霸,显赫一时,然而自齐景公起,公室**,引得民怨沸腾,田氏代齐之后虽“修公行赏”以取民心,然而国势仍旧积重难返,昔年齐王田因齐新进即位,却好为乐长夜之饮,沉湎不治,委政卿大夫,以至于九年之间,诸侯并伐,国人不治。虽齐王受淳于髡隐语进谏,如今似已有幡然悔悟之心,然而国内权贵之基却是根深蒂固,在一些贵族的封地里,王法甚至还不如私法管用。

    正是因为心中明了这些齐国隐秘,国梓辛对宋病己刚才所说才根本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他死死的盯着宋病己那张毫不起眼的脸孔,他心中甚至不自觉的产生了一丝恐惧——若是宋病己真能为魏君所用,那他那口中十年之内成就魏国大业之言,还会不会只是酒后乱语呢?

    国梓辛紧抿着双唇,久久未发一言,整间屋子里除了风吹动油烛而产生的细微声音,再也没有任何声响。直到门外传来了几声轻微的敲门声,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屋外响起:“大人,时辰到了。”

    国梓辛这才惊觉起,伸手拂去额头上不知何时渗出的一层汗珠,走到门边推开屋门,门外是那个刚才端铜盘上酒的侍女。bxzw.com

    “几时了?”国梓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缓。

    “大人,已经是丑时了。”那侍女恭敬的答道。

    国梓辛点点头,回望了还在酣睡的宋病己一眼,小声道:“取被褥来给客人。”

    “诺。”侍女应了一声,便转离去。

    仰头望了一眼皎洁的月色,国梓辛微叹了口气,举步缓缓离开了驿所。

    深夜的大梁城,人际罕见,白里人潮攒动的街道此时已是寂静非常,偶尔会有一队披坚执锐的兵士巡逻路过,不过也仅仅只是路过而已,少有停留。国梓辛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些巡逻的魏国兵士,沿着屋檐下那一隅暗角落前行,从迅捷的脚步来看,他并不是漫无目的的闲逛,而是刻意要去往一个地方的。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国梓辛在一道高大的宅院院墙之外停下了脚步,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半个人影之后,举手作势要扣那堵高墙,不过手只伸到了一半,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已然在耳边幽幽响起:“你来了。”

    国梓辛有些惊讶的循声望去,这才发现在院墙凹陷的转角处有一个淡淡的人影,若是那人不发出声音,只怕任谁也不会注意到此时在此处居然会有一个人。国梓辛下意识往前两步,隐约可以辨认出男子脸部轮廓,正是自己深夜所寻之人,于是躬唤了句:“先生”

    “今来晚了些。”那男子倚靠着墙,以一种看似很不舒服的方式跪坐于地,双眼并未张开,仿佛是在闭目养神,嘴唇微张微合间淡淡的说了这么句话。bxzw.com

    “梓辛汗颜,让先生久候了。”国梓辛恳切的拱手道。

    男子缓缓的摇摇头,说:“所为何事?”

    “梓辛白里在洞香遇见了一位奇人。此人年纪轻轻,然不仅精通棋道,对天下大势亦有一番独到的见解。我见猎心喜,延邀此人往驿所一叙,获益颇多,因而才误了来见先生的时辰,还望先生勿怪。”

    “唔。”男子轻应了一声,不再开口。

    “先生难道对此人无甚好奇?”国梓辛并没有得到自己预想的回答,忍不住追问道。

    “好奇?”那男子微微一笑,开口问道,“此人是否为一布衣寒士?”

    “这...先生从何而知?”国梓辛心中大骇,连忙反问。

    “梓辛难道忘记了,是何人嘱你今前往洞香?”男子仍旧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

    “梓辛自然未忘,实乃前先生嘱咐。”国梓辛翛然眸子一亮,“难不成先生已知今我会在洞香遇到此人?”

    “若非今,也不远矣。”

    “先生真乃神人也!”国梓辛叹道。

    “神人?若我亦算是神人,如何算不到自己会落到今这副田地!”没想到那男子闻言脸色蓦地转冷。

    国梓辛默然,良久男子才幽幽开了口:“方才你说此子对天下大势有独到之见,此话怎讲?”

    “今晚我于他在驿所对饮...”国梓辛将晚上宋病己之言大致与男子复述了一遍,其间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窥视男子脸色可曾有变幻,却发现男子神色如常,似乎对自己所说无动于衷。然而当国梓辛说到“天道悠悠,事各有本。大才在位,弱可变强。庸才在位,强可变弱。秋五霸,倏忽沉沦。由此观之,岂可以一时强弱论最终归宿?”

    男子一直紧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开口打断他的话:“他果真如此说。”

    “梓辛断不敢欺骗先生。”

    “唔。”男子又应了一声,没有复言,只是两眼却不再闭上。

    “你是如何看此子?”直到国梓辛将晚间之事说完,男子才又开了口。

    “梓辛虽不善相人,然宋病己寥寥数语,却话尽天下大势,才能实在胜己十倍,若是能延揽其入齐,为我王所用,辅以先生之大才,何愁大齐不兴!”说到这里,国梓辛却忍不住微叹了口气,“可惜此子似乎对我大齐心存芥蒂,只怕未必肯舍魏入齐,若是将来为魏君所用,只怕将成我大齐的心腹大患。”

    “梓辛勿忧,即便此子不能为齐王所用,我也能让其无法出仕于魏君。”没想到男子很快的打消了他的疑虑。

    国梓辛疑惑的抬起头,正对上男子那深邃的目光,耳边则传来男子笃定的声音:“况且我此番想要脱离这囹圄之地,只怕还要请此子助上一臂之力。”

    国梓辛正想请教男子此话怎讲,未想男子看出了他的疑惑,并没有多加解释:“今你不必多问,时候到了自然便会知晓。”

    “是。”国梓辛点应道。

    “明你便可以启程去往安邑了。”

    “明?”国梓辛似乎吃了一惊,小声重复了一遍。

    “有何疑义?”男子斜斜乜了他一眼,问道。

    “梓辛无甚疑义,只是觉得明启程是否太过仓促...”

    “此间之事,久拖恐生变故,还是及早上路较为妥当。”男子摇头说道,“安邑之行何所为何所不为,你可牢记?”

    “先生请放心,如何行事,梓辛早已明了于心。”见男子如是说,国梓辛也没有追问,只是很确切的答道。

    男子闻言点点头,不再开口。费力的想要挪动子,国梓辛见状想要上前助他,却为男子所制止。只见他往旁边挪动了一个位,原本在他后的一段墙壁显露出来,那墙底竟从中镂空,形成一个洞状。男子躬下,缓慢的爬进那洞中,显然是要从其中钻过,进到院墙之内。原来他并非是刻意坐在此处等候国梓辛,只不过因为两腿行动不便,无法站立而已。而此时每每往前挪动一寸,似乎都要耗费他极大的气力。

    国梓辛望着男子那佝偻着躯、匍匐前进的模样,心中一时不忍,不别过头去。直到男子缓缓挪进到高墙之内,他才转回头,隔着院墙深深一躬:“梓辛无能,让先生受累了。”

    “与你何干?我有今,盖因误信非人,实乃咎由自取。”四下里安静了片刻,男子的声音才幽幽的从墙那头传来,“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何以知之?然天理循环,祸福相倚,孙伯灵今深陷囹圄,焉知他不能扬名于诸侯;而他此时虽居庙堂之上,却未知还能得意到几时,终有一天...”

    自称孙伯灵的男子并没有把话说完,而他声音幽幽,但不知为何,国梓辛却能从那平缓淡漠的语调中感受到一股渗入骨髓的怨毒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