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惊艳(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结果传来,众人投向宋病己的目光里不再是不屑和轻视,更多的是敬佩。bxzw.com大堂内不乏精通棋道者,心中自然明了,大盘最后数十手果然如宋病己所言,黑棋突兀的打入白棋本来看似无忧的上角,而任白棋如何闪转腾挪,偌大的一条大龙竟是如何也无法围出两眼成活,只能含恨而死,棋局至此自然也就戛然而止。

    “先生棋道高深,国梓辛佩服不已。”红衣男子走到宋病己前,肃然拱手道。

    “先生谬赞了。”宋病己回了一个礼,两眼朝已经定格的大盘望去,忽然有些失神。从这一局之中,他大致已经明了两位弈者的水平,那位子奇先生远非自己对手,而若和许老对弈,宋病己有信心中盘胜之。这并不是他自夸,从刚才的一盘棋可以看出,宋病己对于攻杀之道比起两人要明晰得多,他刚才说“十步之内,黑棋必能大破白棋大龙”,是自己推演了在那个白角里所有的变化之后才下的定论,而许老足足用了数十手才杀死白棋,而这恰恰是宋病己推演出来,却觉得过于繁琐的变化中的一种。

    想到这里,宋病己不由在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果然没有想错,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后世的围棋,特别是中盘的死活题变化,远远不是这些战国时期的棋手所能想象的。bxzw.com如果说在看这盘棋之前宋病己对自己的棋力还有所怀疑的话,现在他心中已然是成竹在了。

    “还未请教先生高姓大名。”那个红衣男子国梓辛见宋病己只回了个礼,久久没有在开口,心下有些疑惑。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却发现此人眼神仍旧盯着已经结束了的棋局,不知心中在想何事。国梓辛见大堂内已有不少人聚拢过来,只怕都是来找刚才大出风头的宋病己讨教棋艺的,不由心下大急,顾不得打断宋病己的思绪,开口相问。

    “哦...”宋病己这才回过神来,无意间接触红衣男子那诚恳的眼神,不由得心头一,须知刚才大堂众人之中,只有此人对自己少有讥诮之意,更何况从其衣着来看,这位自称国梓辛的人非富即贵,尚能对自己一介寒士以礼相待,宋病己心中对此人好感顿生,旋即回礼答道,“国先生多礼,在下宋病己,一介布衣而已,担不起先生的谬赞。”

    “先生何须自谦,梓辛棋力或有所不逮,然亦识棋数十年,自诩会过无数名家高手,却无一人能如先生,料棋之先机。bxzw.com”国梓辛笑言,俄而又稍微压低声音,用只有自己和宋病己两人能听到的语调说,“刚才梓辛闻先生所言,‘黑棋十步之内必能大破白大龙’。不知是否为真?”

    宋病己不想国梓辛有此一问,略一迟疑,还是坦诚的说:“若是许老易子于在下,大可如此。”

    “先生大才!”国梓辛闻言,不住抚掌笑道,“今得遇先生,当称三生有幸。不知先生可否有闲,与在下坐长夜饮一番,岂不美哉!”

    “这...”宋病己一时语塞,微侧过头,却瞥见有一老一少二人从棋室走出,当下笑道,“既逢知音,自当痛饮,不过不知国先生是否有雅兴见在下弈一局?”

    “弈一局?”国梓辛顺着宋病己的眼光望去,见到那老少二人,心中已然明了宋病己之意,点头应道,“求之不得!”

    宋病己朝他点点头,然后快步朝大盘方向走去,其间偶有数人邀他对弈,都被宋病己婉言谢绝。

    洞香中,大盘每每结束一场对局,照例会邀请对弈双方到大堂向众人讲解棋路,大堂观棋者往往会径直对局间自己好奇或不解之处加以询问,而弈者也会详加讲解,以解众人之疑。那一老一少被大堂执事邀请到大盘之下,自然就是刚才对弈的双方,许老和子奇。

    往每到弈者解疑之时,大盘之下必是一阵嗡嗡议论之声,未曾想今大堂内却异常安静,竟无人上前问询,那大堂执事心下疑窦顿生,却看见宋病己走上前去,从他衣着上看,不过一介布衣寒士,却引得众人甘心为其分出一条路来,心中疑惑更盛,正待开口,宋病己却已然走到前方,拱手朗声道,“在下不才,斗胆敢问许老,若杀白棋大龙之时,起手右上三三之位,又当如何?”

    “白棋自会二路小尖,做出两气,黑棋如何杀得?”许老轻抚长须,笑着答道,此处的变化在棋室对局之时他心中已经想过,没想到大堂中也有人看到了这一步,他的回答自然也是信手拈来,并未多想。

    未想宋病己却是摇了摇头,开口道:“如何杀不得?黑棋只需从三路挖断,白棋无法渡过,而大龙两分、首尾不能兼顾,岂不是坐以待毙之局?”

    “嘶...”许老闻言,不倒吸了一口凉气,立马转回望大盘,久久没有开口,眉头也逐渐纠结起来,显然是在思忖宋病己之言。

    此时,大堂内的众人似乎醒转过来,喧嚣议论之声复起。大家都顺着宋病己所言在心中摆出刚才的棋谱,这才发现果然如其所说,若是黑棋无理挖断,白棋强行渡过,粘回上下两片棋子,黑棋竟还藏着打二还一的手段,白棋大龙必会瞬间崩溃,棋局亦到此为止。如此精妙的下法,却出自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寒士之口,如何不让在场的众人为止叹服。

    良久,许老缓缓转过来,朝宋病己拱手道:“先生棋艺高深,此等精妙手段老夫竟是视而不见,不惭愧。”

    “许老言重了。”宋病己心知战国世风淳朴,少有后世那些虚伪之气,却也没想到这位许老先生如此坦率,漏看了一手棋也如此自谦,当下回礼答道,“在下素闻许老先生棋艺精湛,吾师曾曰:学海无涯,棋道亦是如此。病己有一不之请,不知可否与许老对弈一局,还望老先生不吝赐教。”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