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洞香春(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清晨的风吹来一阵凉意,空气中微微带着湿润的气息。bxzw.com走出了简陋茅屋的宋病己也收起了心中的那一份迷惘,未来总是不可预知的,而他还有更现实的事要做。

    “吱呀”一声,隔壁那间稍显宽大的茅屋发出的声音突兀的划破了早晨的宁静。

    “嫂嫂。”宋病己瞥到从右首边屋子里探出来的妇人,恭敬的说。

    不想那妇人却只斜斜看着宋病己,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冷不淡说:“这么早就起来了,今又要进城么?”

    “恩。”宋百川淡淡的应了声。

    “去找营生的活路?”妇人眼底闪过一丝轻蔑,宋病己尽收眼底,脸上的神依旧古井无波,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哼?”妇人鼻孔仿佛要抬到天上去,冷冷道,“也不知哪位东家瞎了眼才会请你去帮衬。”

    “嫂嫂说的在理,病己确是无才,只是在家亦是无事,倒不如往城里去,开开眼界也未尝不是件差事。”宋病己却是微微一笑,丝毫不以自己嫂子这如此刻薄的话为忤,也不待她接话,澹澹的笑道,“天色不早了,我今进城,嫂子您不用给我准备晚饭。”

    说完便转沿着青石铺就的小路快步离开。

    “走,走,最好是这辈子都不要回来了。”看得出妇人对自己这个的二叔没有一丁点好感,回想要进屋,却看到自己的丈夫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不过目光却是遥望着远处的宋病己。

    “有什么好看的,别误了下地的时候!”妇人没好气的说。

    “哦。bxzw.com”宋病己的大哥收回眺望的目光,摇摇头,想了想开口道,“你有没有觉得我这个弟弟变了?”

    “变,难不成他不是你的弟弟了?如此最好,少一张要饭的嘴,不知省多少事。”妇人兀自絮絮叨叨的说,“整就知道游手好闲,也不知道你们宋家怎么就出了个这样的忤逆子...”

    丈夫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我只觉得病已他自打病过一场后,和原先不怎么相似了,这些子也少有和村子里那些小子来往,倒是整都往大梁城里跑,似乎是真想找个营生的事儿。”

    “那他找到了么?”妇人显然对丈夫打断自己的话很是不满,“怕不过寻了个茬儿,跑去城里看闹罢了。”

    “这...”男子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她,不语塞,良久才幽幽叹道,“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我的弟弟。”

    妇人还想说点什么,男子已然转进了屋,恨恨的一跺脚,扭头看向村头,宋病己的影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再拐了个弯之后便彻底消失不见,那消瘦的背影似乎隐隐透着一股决绝。没来由的,妇人心中忽然浮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只觉那远处那消失的人似乎不会再回来了

    时已是上三竿,骄阳直到宋病己的头顶,细密的汗水已渗满了他的额头,放慢脚步,伸手拂去一滴快要从眼睑底下的汗滴,前方一道夯土建造而成的城墙也缓缓从远处的地平线浮现,宋病己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快到了。

    大梁是魏国的第一大城,与黄河北岸的都城安邑遥遥相望。虽说不是都城,大梁的城池规模与街市气势却比安邑大得多,而宋病己心中清楚的知道,再用不了多久,魏国便会将都城迁到大梁来。魏国君还是有眼光的,论地利之便,大梁地处丰腴的平原,北临黄河,南依逢泽大湖,水路陆路四通八达,是中原地带最大的物资集散地。魏国当年其所以没有将大梁作为都城,仅仅是因为韩赵魏三家分晋时,魏氏势力范围内的南部平原尚是贫瘠荒芜的原野,大梁还只是一座小城池。bxzw.com而当时的安邑却是魏氏的势力中心,地处黄河汾水交汇处,农耕发达,城池坚固,自然便做了都城。不想自魏文侯起用李悝变法,尽地力之教,全力在黄河南岸发展农耕,大梁大大的得了一回天时地利与人和,竟是迅速富庶了起来。随着农耕兴旺,工匠商贾也纷至沓来,大梁便在一百多年间蓬蓬勃勃的变成了水陆大都会,重筑大城池,工商云集,店铺林立,形成了天下第一大市——魏市。更兼列国名士纷纷前来定居开馆,文风昌盛,私学大起,隐隐然便成了中原地区的文明中心。

    宋病己已经在大梁城里转悠了好几天了,所到之处却也就整座城的十之一二,毕竟这个时代是没有出租车之类的代步工具的,单靠一双脚,一所行实在太过局限。不过正所谓管中窥豹时见一斑,这几里的所见所闻,也让宋病己心中这个来自两千多年后的现代人对这座大梁城的繁华感慨不已。

    尤其是这大梁城的夜市,但凡一入夜,各色酒铺饭馆灯火辉煌,幌旗招摇,高谈阔论与喝彩之声溢满街市。而在前,约莫是魏国某个特殊的节庆,一夜之间大梁城的所有的物事价格大跌,每家铺面前都高高的挂起了一面大幅的红布,上书一个“欢”字,而下面便是“跌六”“跌五”,这说明这家店里出售的东西,价格下跌六成或者五成。来自外国外地商人们无不是心惊跳,虽然本国并无此等节,却又不敢开罪于天下第一水陆大市的父老,只好随行就市的跌四跌三。然则更令外商们惊讶的是,大梁人根本不屑于趁此喜庆之抢沾小利,他们彬彬有礼的走进大店小店,只买些许喜庆之物或酒食甜饼之类。就是这些,也是尽量在大梁人开的店里买,极少光顾外国商人们和外地商人们的店面。一时间,外国外地商人们钦慕不止,相顾惊叹“文哉大梁!”惊喜之余,不知哪国大商带头,外商们竟是大跌七成以谢大梁父老。一家齐国大商,竟然将喜庆之物与酒食甜饼摆在店门口馈赠市人,一天竟也没送出几件去。外商们既惭愧又高兴,便将店面生意交给账房先生们看管,纷纷走上街头与大梁人同欢。

    而这样的场面在宋病己印象里,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都说商人重利轻别离,可大梁人此番作为不得不让他对这句话有了不少的改观。

    宋百川心中若有所想,而脚步却并未停歇,走到城门口,稍微理了理上的衣裳,信步走了进去。而守城的兵士只斜乜了他几眼,也不盘问。这也难怪,大梁城每旅人往来如织,除非特殊的时,并不会对进出城门的人进行审查,毕竟若要对入城之人逐一盘问,只怕一多半的商旅便要拥堵在城门口而不得入了,若是出现这样的况,以商为立城之本的大梁数十年在六国商人间建立的形象便会一朝崩塌。再有商贾客旅只怕也会绕路而行了。初来之时,宋病己还在心中暗想,如此敷衍了事的守城兵士,难道就不怕放进了他国的细?然而不多时便已想通透,暗笑自己杞人忧天。

    此时已是七雄逐鹿的战国时代,诸国固然还残留着少许自秋时代起,兴王者之师堂堂正正迎击敌人的迂腐战略,而不屑于用所谓的奇谋、奇兵的战术。但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却也是人尽皆知,所以向敌国重要城市派遣些打探消息的间谍很是寻常,特别是在大梁这样的城市,各国的客商们的商队里夹带一两个国君安排的间侯那并不是什么秘密,更甚者有些商人本就是其国家的间谍,但是这些商旅都有着完备的通关碟文,即便盘查也不会被找到任何破绽。何况这个时代的保密措施也做得并不怎么严密,不要说平民百姓了,连官员们也甚少有所谓的保密意识,许多商人间谍们便往往用宴请的名义,将其请到客馆,酒酣之时,只消假意随口提一提近宫闱之间有何秘闻,官员们大多便如数家珍般,将一些内幕秘辛说出。所以在这个时代,绝少有诸如后世二战中德意志屡试不爽的闪电战——但凡开了战端,便是灭国之战。

    在大梁城里,无论大街小巷,还是坊间邻里,大凡有三两人之地,便会有宫廷秘闻在口舌间流淌。最新在坊间流传的消息便是说上将军庞涓奉王命亲来大梁,而且据说是为了迁都一事,传得倒是有模有样,连庞大将军行辕里有几多少个侍卫、高几何、长什么模样都说得是一清二楚。

    之所以大梁人会衷于这秘闻,自然也是有原因的。大梁人或许可以在任何外地人面前高谈大梁的享受讲究和精到至极的生意经,但就是在王城安邑人面前羞于开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财富与享受如果远离权力,人们只会说你是个富商而已,连城市亦是如此。

    虽然早有魏君有意迁都于大梁的传闻,然而却迟迟没有下文,大梁城无人不为之心急,说到底,他们缺的是一种贵气。富而不贵,心里总会悻悻的不是滋味儿。而如今,庞将军来了,也似乎再次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因而对于庞涓的行辕便会加诸更多的关注。

    上将军庞涓?宋病己思念及此,眉梢微微一挑,停下了脚步,旋即却又摇摇头,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他倒是想风急火燎的跑到庞涓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我宋病己博古通今,能预知千年后事,我告诉你庞涓!别以为你如今在魏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名扬六国!可过不了几年,你就会死在一个叫马陵的地方,而且让你兵败死的人便是你最畏惧且又暗害未遂的同门师弟!

    最理想的结局自是一席话说得庞涓痛哭流涕,抱着自己的大腿恳求如何能从这场大祸中逃得生天,而自己也因此而被庞涓奉为上宾,好吃好喝的供起来。

    可是这现实么?且不说为魏国之上将的庞涓肯不肯见他这个来历不明的布衣白。更何况前世的宋病己曾听过这样一句话:思想领先时代十年的,人们尊他为先知,人人敬仰;而思想领先时代百年的,却会被视为妖孽,人人得尔诛之。这句话早已被无数例子都证明过,宋病己并不是蠢人,他很明白对于自己所说,庞涓会相信么?从另一个角度讲,换做他是庞涓,面对这样的话,亦会视其为失心疯的胡言乱语,毕竟不是每一个站在权力顶峰的人都能想象到自己从高处跌落时的况。对于庞涓来说,只怕他决计不会相信,哪个诸侯会拜一个废人为将来与天下第一的魏武卒为敌,更不会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废人!

    想到这里,宋病己微微仰起头,火辣辣的阳光照在他脸上,让他不自觉眯起眼,心中蓦地浮起一个念头:庞涓在此,那那位大破魏武卒不败神话、一手将魏国从最强盛的顶峰拉下马的孙膑又在哪里呢?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