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梦魇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bxzw.com)    战事似乎业已经结束。bxzw.com

    晚秋的暮色中,鲜红衣甲的步兵骑兵退到了主战场之外的南部山头,一面硕大的红色战旗迎风而动。而战场北面的山头上黑蒙蒙一片,零星几个黑色旗甲的兵士们相互搀扶着,围绕在一面漆黑如墨的大旗下严阵以待,灰黑且带着温血滴的面孔愤怒的望着南面山头的敌军,眼神中满是坚毅,随时等到着主帅的下一个命令。血红的晚霞正渐渐消退,双方就这样死死对峙着,谷地主战场上的累累尸体和丢弃的战车辎重也没有任何一方争夺。就象两只猛虎的凝视对峙,而黑色的野兽似乎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宋病己!”铁塔般的男子端坐在心的坐骑上,缓缓举起手中的一柄青色长刃,遥指远处如墨的一人一骑,喉结上下蠕动,从厚厚的两瓣嘴唇中喊出这样几个字,“降!”

    如无声处的惊雷般,男子的声音只划破了天地间那一瞬间宁静,而后战场又如一副泼墨山水画,沉寂了下来,唯剩下两面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再没有人发出任何声响。

    黑色军旗下,一人一骑缓缓迈出。黑铁头盔下掩着的是一张年轻的面孔,他胯下黑鬃色的骏马反似的摇晃下脖子,马鼻微皱打了个响鼻。bxzw.com这一细微的动作,仿佛惊扰了它背上的少年,纯黑色的战甲上微一抖动,反着似血夕阳的残光。在他的周围横七竖八的摆着满地的尸体,温的鲜血静静的从这些数小时前还鲜活的年轻体中流淌出来,只不过他们的嘴里已然永远无法发出哪怕一个音节。

    宋病己并没有多余的附加动作,轻抬起手中的长矛,两腿一紧马肚,胯下的神驹马头高昂,长嘶一声,撒开四蹄电掣雷鸣般往前方奔去,刚才叫阵的男子凝视着来人,冷峻的脸上也不为他那一往无前的气势所动,眉梢微微一挑,却没有任何动作,更没有上前迎敌的意思。

    黑色的闪电在辽阔的山野中奔驰,离红色的阵营越来越近,宋病己并不驱使战马减速,反而紧了紧马肚,以更快的速度往前冲!

    叫阵的男子眼中异色更盛,眸子里面印满的是宋病己这一人一骑的影子。不知为何,他轻叹了口气,幽幽的叹气声中隐隐透着一股深深的落寞。

    “君上...”他边的亲卫言又止。男子并不看自己亲卫,眼光依旧落在不远处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点,他仿佛已能看到黑色头盔下那张毫无畏惧的脸庞,缓缓抬起右手臂,却久久没有放下。bxzw.com

    “君...”亲卫见宋病己已经快要冲到己方阵前,不由也有些焦急,提高了音量正准备说点什么,却发现将军的手霍然落下!

    宋病己自然也已经看到了这儿的异样,眼见对方将领的手臂垂下,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安。与此同时,几道羽箭破空的碎音从侧后方传到了他的耳畔,下意识的转过头,不远处的一行人左手控弓,右手已然空空如也,而空气中,几缕泛着灰黑色光芒的箭镞则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飞速的靠近他的面门。

    “要死了么?”宋病己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一句话。然后瞳孔骤然缩小,一支呼啸的墨箭闪电般到他膛,不偏不倚的插在左上,那是心脏的位置。右手抛落长矛,轻摁住膛,殷红的鲜血缓缓从指缝中渗出。

    宋病己凝视着手边的血,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已经慢慢开始模糊,缓缓抬起头,毫不畏惧的平视着远方那快要坠入地平线的夕阳。

    俄尔,丝毫不顾忌口剧烈的疼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大了喉咙,用平生最大的力气仰天怒吼!手脚疯狂地舞动,像是与天搏斗!

    “呼,呼,呼...”宋病己从梦中惊醒,那贯穿天地的吼声仿佛还缭绕在耳际,虽然屋外仍旧是天色凉如水,当他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和衣而卧的汗衫业已被冷汗所浸透,勉力支撑着体从上坐起,口如风箱般起落,大口的喘着气。

    类似刚才那样的梦,最近他每一天都会在入睡后反复梦起。梦的过程固然各有不同,但结局却都是那么惊人的相似,他宋病己总会战死在阵前。虽然只是梦,但梦境却如此真实,真实到每每从梦中惊醒的宋病己仿佛还能感受到死前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下意识的伸出右手在前摸了一把,然后借着从缝隙中入的月光瞥了右手掌一眼,掌心有些泛白,没有想象中的那抹嫣红。

    捏了捏脸颊,灼的疼痛感确认了自己刚才不过又是黄粱一梦。宋病己嘴角缓缓浮现出一丝苦笑,疼痛在某些时候也不一定是件坏事,至少能确信自己是活在真实之中。

    可惜他心中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形,一个声音在脑海中无时无刻的提醒着他,这是七国争雄的时代,自己不过是毗邻魏国大梁城外的一个小山村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民。可是宋病己心中却也无比清楚,自己分明还有着另一段的记忆!

    这段记忆让宋病己无时无刻不寄望着自己还是在梦中,当梦醒来之时,走出熟悉的卧室,母亲会佯怒的看着自己,责怪一声小懒虫。然后催促着全家人去饭厅吃业已准备好的早饭,用餐的时候,父亲会如新闻联播的主持人般将近些天全国各地的大事录播一遍,虽然根本没人在意;妹妹会抢着诉说学校里的趣闻轶事,虽然常常说漏嘴,不小心提到自己干过调皮事,引来二老的责骂;母亲则会唠叨最近的菜价越来越贵,都快赶上价了,从而反复叮嘱两个子女要多吃,虽然自己和妹妹依旧会对饭桌上绿色的食物敬而远之

    “呼!”宋病己长吁了一口气,用力甩了甩脑袋,强迫自己脑海中的回忆消散开去,现在想这些又有何用,自己已经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了一股深深的厌恶,他厌恶老天的不公,人皆言老天有眼,却又为何将自己放逐于此世;厌恶今生,既然换了副躯壳,为何又要让自己记得前尘;甚至厌恶这个时代,七国争雄,莫不是流尽他人的鲜血,而满足少许的人心中的**;他更厌恶自己,他觉得自己似乎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却又不想在乱世中随波逐流,但他也明白乱世的的洪流终究会有一天将他吞没,而他现在只能被动的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起推开门,东边的天际已经开始朦朦发亮了,那一天应该不远了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