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之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纸成烟 书名:凡火
    宫主在天空中说了些安抚众弟子的话,可人群中却传来惊呼。原来是和辉站在一起的人发现他正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宫主眉头一皱:“孙长老,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是,宫主”一名灰衣老者拱手道。说完便径直向辉晕倒的地方飞去。在这种况下出了这样的事若不弄清楚,恐怕会让宫众有所非议。

    众人见到有长老过来皆错愕不已,闪让开。那孙长老蹲在辉面前,拿起他的右手,孙长老面无表闭目良久,只见他手上黄色的光晕一闪而逝,然后缓缓起向宫主飞去,留下惊异不定的众人。

    “宫主,这个弟子体并无大碍,体内血脉通畅。我用真元查探了他的丹田,发现他是木之道奥义秘境修为!”孙长老飞到宫主面前。

    “恩,小小年纪便突破小成勘至奥义,是个不错的苗子。孙长老可查出他因何晕倒?”宫主点头道。少年们是沁阳宫的未来,少年们优秀自然让宫主感到欣慰。

    “额...宫主,老并未看出此子为何昏厥。精气饱满,不似劳累。体也没有伤,体内气血通顺,也没有内伤。实在不知道他怎么会晕倒。除非....‘孙长老看了看宫主,犹豫起来。

    “除非什么?孙长老但说无妨。”宫主并未觉得什么不妥,叫孙长老继续说。

    “这种况老只能说它是..........睡着了!”孙长老咬咬牙,说出了这让宫主和几位长老无语的推测。“要不,把带他的教导弟子叫来问话?”他又补充道。

    “额...还是等他醒来再问他自己吧。”宫主无奈的说道。显然,孙长老的猜测不太靠谱。

    “众弟子听令,都回自己居所休息,今之事不得向外泄露。辉师弟乃练功劳累过度,众人应吸取教训。散了吧!”宫主再次朗声说道。

    “遵宫主法令!”众人齐声应道。

    几个师兄将辉送回房中便各自回去休息。夜晚静谧,躺在房中的辉睡的很沉,左手上的红斑却闪出一道紫芒,顺着血色丝蔓游走。良久后,消失不见。

    翌清晨

    沁阳宫一个偏僻的小院,一银发齐肩的少年正在院子里打拳。拳掌交错中有无穷的杀伐之气,又似乎有无尽的生机蕴含在其中。少年的手上有绿光涌现,竟是木之道奥义境界强者!

    “哈,真是太神奇了!一夜之间从小成道奥义境界,若是让人们知道,我一定会被炼师们分解成一块一块的。”这少年就是辉。他昨晚莫名其妙的晕倒,醒来时已是清晨。本来是想练基础拳法,可谁知出拳时心中一丝明悟,自然而然的运用起了木之道。这才发现他的木之道竟已突破到奥义秘境了!

    “辉...辉!”门外响起了叫喊声。

    “哦.....杨师兄,不知找小弟何事?”敲门的正是昨发现辉晕倒的那个人,叫杨鹏。辉心里比较感激他,语气也比较缓和。

    “呵呵.....倒不是我找你,是长老要见你。”杨鹏是个小胖子,傻傻的摸摸头道:“不过我看多半是宫主大人要见你,你这下可发达了。快去吧,回来的给我说说宫主大人叫你干嘛,我也好去吹嘘一番。”

    “好的,杨师兄,那我先去见长老了。回来再说”

    沁阳大上,宫主和几位长老都在,他们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跪在中的辉

    “辉,你说昨有一团火焰转入你的体才使你晕倒?”宋长老忍不住问道。

    “不错,弟子昨夜与众位师兄在院场观看天地异象,后来光芒耀眼,弟子睁不开眼睛。只觉得浑无比,似乎被火焰侵入,然后就晕过去了。‘辉答道。“今醒来。弟子便发觉已领悟火之道,并且已经达到奥义境界!”

    昨夜检查辉体的孙长老突然站出来“胡说,我昨夜看过你的丹田,只发现你木之道内劲,却没有发现一丝火之道的痕迹!方才也问过你的教导师叔,你昨还不过是小成巅峰境界而已!定是.............”

    “轰”一声闷响打断了孙长老的质问。只见辉凭空一拳,在大上空燃起一团火焰,辉的袖角传出一股焦味。

    “不知长老这次可看到?”辉淡淡地盯这顺长老道。

    “辉,大之上不得放肆!长老只是心有疑惑,并非怀疑你。既然是你你自机遇,本宫便不再过问,你自行回去吧。”宫主制止了二人,缓缓说道。

    “弟子告退!”辉抱拳,便离开大

    “宫主,此子之话不可全信啊,您不问清楚原有,恐增变数啊!”孙长老愤愤说道。

    “哈哈哈........孙长老,您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什么时候和一个小孩子较起真来。我说过,个人机遇,不必过问。每个人总有些不想让人知道的事,何必事事较真。只要他是我沁阳之人,这才是最重要的。”宫主笑道。

    孙长老一愣,随即便笑了。“老糊涂,宫主见笑了”。“哈哈哈哈......诸位可都明白?|”

    “宫主英明!”

    “嘘.....总算混过去了!不然可就不好办了。”辉走在路上默默想道。“借着这事暴露出我双系同修的天赋,避免后被发现无法解释的况,现在都推在自己编造的异火上,就无人可以说什么了。反正就算我不说,他们只要问我的教导老师,发现我修为提升,也是会有所怀疑的。不如暴露天赋,引起重视,以后领取修炼资源也不用担心了。相信双系同修天赋,在宫中能引起足够的重视了。”辉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人发现我手上血斑的密秘,暴露玉玲珑的存在。至少.........在我拥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辉看着手上的血斑默默道。

    “只是..........不知昨究竟是为何晕倒?管他呢,反正我得了天大的好处就行了。还是去找展柏师兄请教奥义境界的修炼吧。”拍拍脑勺,摇摇头继续走。

    “那不是辉师弟吗??这么冷的天气,您贵的体怎么能在外面逛啊!别一会又晕过去了......哈哈哈”三道影出现在小路前方,是与他同一起来到沁阳宫的几个少年少女。“是呀,我们还是离远点,不然他晕倒了云师叔会以为是我们欺负他呢。‘又是一道声音响起。在幽静的小道上,二人的对话格外刺耳。

    辉看到此景颇为无奈,昨晚宫主为解释辉晕到,竟说他是练功累晕的,众弟子都引为笑柄。对此,辉也无可奈何。对于几人的嘲笑辉如若未闻,径直向自己的院落走去。

    “真是有娘生没娘教的家伙。”对于辉冷漠的态度,众人觉得颇为无趣。一个少年忍不住骂道。

    “啪!”一道刺耳的响声打断了少年们的说话。只见一个瘦瘦的少年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错愕的盯着路口的辉。辉背对着众人,“这只是简单的教训,管好自己的嘴巴。下次就没这么轻松了!”

    “啊...辉,我要杀了你!”那被打了一耳光少年从地上弹而起,舞动双拳向辉攻去。那少年使的是基础拳法,但出拳有呼啸声相随,是小成高段战力,在少年中算是不错的了。不过,他这次的对象却是辉。辉没有理会对方的偷袭,只见拳头攻到了他的后脑勺,周围突然暴起一道绿光将他的体包裹在其中。那少年的拳头仿佛打在了棉花上面,强大的力道被无声的化解。辉回头冷冷看了呆滞的众人一眼,然后便向小院走去。

    “那是......奥义,是木之道奥义!”

    “没错,是奥义,辉居然已经是奥义境界强者了!”

    “宫门天梯的名额又少了一个了,哎.......我们这一批已经出现三个奥义境界强者了。如今又加上辉便是四个了,我们与这些天才们出生在同一时代,恐怕难有出头之啊!”

    “吴昊师兄,诺尔师兄和潇师姐,他们三人为夺第一天天比斗。如今加上冷酷的辉,哈哈...我们还是悄悄的看好戏吧....”

    小院内

    辉盘膝坐在院中,双目紧闭,额头汗水如注,脸色苍白,浑颤抖不止。

    “心我如一,天地一体,万物皆法,万法归原。”一道如虹班的声音传入辉的耳朵,辉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良久,惨白的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润。

    “展柏师兄,你这功法是让我玩命啊!”辉睁开眼,充满苦涩的说道。

    一邋遢中年躺在院子里一棵大树上,手里拿着酒壶正是展柏。

    “哈哈哈,小子。练不死之奇功,自然会有万般困难,这起手式不过是开胃菜而已。你火木双修之体,恢复力强大,塑造极强,是练此功的不二人选!”展柏往嘴里道一口酒,“而且,你已经将第一重天练成,从此筋脉逆变,不可再修炼其他任何功法!!!哈哈哈”

    “什么?老疯子,你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辉脸色大变!

重要声明:小说《凡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