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阴谋(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轩小生 书名:葬官诀
    留下的只是温泽柏诈的笑声,但是温泽柏笑声嘎然而止,眼神俱厉的看着铁青天,说:“铁青天,你听着,从见天起,我要负责对你进行治疗,现在开始,你跟着我说!”

    “我是铁青天,我是一个混蛋,我甘愿堕落,做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温泽柏喃喃的说道。

    铁青天听着,没有说话,只是惊讶的看着温泽柏,温泽柏脸色剧变,吼道:“跟着我念!”

    “你妈的王八蛋,你是一个混蛋,生崽没眼……”铁青天灵机一转,从嘴里说出这一段,还没说完,温泽柏一拍桌子,站起,怒目瞪着铁青天,铁青天毫无畏惧的看着温泽柏,竟然接着喃喃说道:“你妈的龟孙蛋,上辈子和禽兽杂交,下辈子禽兽不如!”

    温泽柏早已是头上都是火,本来想给铁青天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竟然这样骂自己,硕大的手掌一巴掌掴在铁青天脸上,铁青天只觉得头脑一片昏暗,眼冒金星,子像是中箭的大雁,撞向墙边,又被墙壁反弹过来,跌倒在地上,嘴角渗出鲜血,一阵眩晕,渐渐意识模糊,只听见温泽柏笑着说:“你真他妈的是一个种,难怪连你村长官耀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来弄死你!”

    铁青天躺在地上,早已是昏迷了过去。

    温泽柏对着门外喊道:“来人,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杂种拖出去!”不多时门外的医护小姐走了进来,看见地上躺着的铁青天,花容失色,但是只好低下头,畏惧的把铁青天拖出办公室,送回铁青天的病房。

    回到病房,那位医护小姐倒也是很善良,慢慢侍候着铁青天,又是摇晃,又是喂药灌水,铁青天这才渐渐的苏醒过来。

    “你这孩子,怎么得罪了院长呀?”医护小姐关切的问道。

    铁青天看着这个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医护小姐,那种亲切的眼神,不由得心里一酸,眼泪“唰”流了下来,这位医护小姐甚是关心的让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伸手抚摸着他的背,安慰着说:“孩子,别难过,有什么委屈和我说!”

    铁青天更是哭得厉害,那位医护小姐一时不知所措,就让他痛快的哭一场。

    终于铁青天停止了哭声,慢慢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这个医护小姐,半晌才说:“阿姨,我该怎么办?我要出去,我不要在这里面!”

    那位医护小姐安慰着说:“孩子,你先别急,有什么你就和我说,我叫木柳凤,以后你就叫我木阿姨吧,我能帮你的一定尽力!”

    “谢谢木阿姨,可是我不能待在这里面,我要读书,不然会让我父母伤心的!”铁青天一阵伤感。

    “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送进来的?”木柳凤看着这个满脸真诚的孩子,问道。

    铁青天低下头,说:“因为我和别人打架,当时……”铁青天一口气把整件事说了。

    木柳凤听着,不时眉宇间闪烁着疑虑,待铁青天说完,她问:“你意思是说遭到容佳倩陷害,然后才进来的?”

    铁青天点点头,木柳凤用手抚摸着铁青天的头,微微笑着,说:“孩子,你还小,还真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我想那个容佳倩并不是要陷害你,这里面一定另有隐!”

    “隐?对了,我记得在我昏迷时,模糊听见院长笑着说:‘难怪连你村长官耀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来弄死你!’难道这件事和官耀祖有关?”铁青天突然想起温泽柏的话语。

    “官耀祖?”

    “嗯”

    “铁青天,有人来看你!”铁青天和木柳凤正说话间,屋外另外一位医护小姐领着一个材高大的男生,走进屋来,并且说道。

    “云鹤飞?”铁青天抬眼看见云鹤飞,惊喜的站起来,迎上去,握住云鹤飞的手,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云鹤飞看着铁青天有点发肿的脸,微微笑着说:“怎么,又被人打了?”

    铁青天摸着还有些发烫的脸颊,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说:“你怎么来?”

    “铁青天,我早和你说了,在这个世上,只有让自己强大,才不会被人欺负,假如你有本事把这里的街上混混帮统治,我想就连郭巨财都畏惧几分,否则,我想你根本没办法在这个镇上再继续读书!”云鹤飞又是责备又是关切的说。

    “可是,我真不能打架,我答应我父母了!”铁青天无奈的说。

    “铁青天,你还不知道,你已经卷入了另一场较量,你必须出去,否则你就一辈子出不去的!”云鹤飞担忧的说。

    铁青天看着云鹤飞,见他不像是在吓唬自己,忙问:“这话怎么说?”

    “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我想已经牵扯到你村长官耀祖了,这也是我为什么来这里的目的,林老师根据容佳倩的分析,这件事一定和官耀祖脱不了干系,所以林老师派我来问你,你到底和那个官耀祖什么过节呀?他那么不惜一切来这里算计你!”云鹤飞满是疑问的问道。

    “什么过节?还不是容佳倩那个婊子出卖,好心当做驴肝肺,我原谅不了她!”

    “你现在责怪她有什么用!她已经知道错了,她当时只是单纯的想给你个教训,谁知道会卷入这样的复杂事里面,我告诉你,整件事都是官耀祖买通郭巨财一起策划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官耀祖!这个‘蛀虫’从小就欺压百姓,以前的账都还没和他算清楚,他又来害我,过节,什么过节,就因为我读书好,他害怕我有一天回去报仇,所以他当然不择手段的来加害于我!”

    “这样?那你打算怎么办?”云鹤飞看着铁青天满脸的气愤,急忙问道。

    “现在我能怎么办?出都出不去,我想那个官耀祖应该已经买通了这个该死的院长!”铁青天拳头握紧,一拳打在墙壁上。

    “青天,我都听见了,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你出去!”木柳凤站起,说,“不过暂时不行!”

    铁青天和云鹤飞同时两双眼看向木柳凤,铁青天急忙问:“木阿姨,你有什么办法?”

    “总之你别冲动,我来帮你想办法!你先让你同学回去!”木柳凤有成竹的说。

    铁青天点点头,感激的说:“那就拜托木阿姨了,云鹤飞,你先回去吧!顺便帮我告诉林老师,让他别为我担心!”

    云鹤飞领会的走出了房间,铁青天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燃烧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那是一种血男儿的血液沸腾的冲动,他心里暗暗说:“云鹤飞,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假以时,这个嘉誉镇的混混帮就会在我的统治之下!”

    云鹤飞从精神病院刚走出来,正走到街上,前面一群奇装异服的年纪都很年轻的男孩挡住去路,其中一个头发长长的,几丝头发染成黄色垂落在眼睛上,手里拿着一根锃亮的铁棍,放在肩上,眼神是那么的不屑的看着云鹤飞,云鹤飞自然见过这阵势,一看就知道这个长发的男孩是这一群男孩的头目,他忍不住又扫视了一眼这个长发男孩后的各式各样的衣着的男孩,都一律手里拿着器械,心里琢磨着如何应付。

    云鹤飞定了定神,一个抱拳,笑着说:“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云鹤飞有什么地方得罪之处,还望高抬贵手!”

重要声明:小说《葬官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