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阴谋(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轩小生 书名:葬官诀
    “两年前,我回老家,然后和芦苇村的‘四小龙’去到另一个村去捣乱,也就是铁青天的村—幸福村,那时我遇到铁青天,他那时是小学学生混混的头,那天他领着一帮学生,那次他欺负了我,后来听说,他把四小龙教训一顿,四小龙再也不敢去幸福村捣乱,而且听说四小龙对青天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我从小都被家人宠着,哪受过别人的欺负,于是一直记挂着,所以在青天来学校第一天,碰见他,便让郭勇修理他,我原以为他会像曾经那样,浑充满男子气概,可是他却像一个缩头乌龟!”容佳倩一口气不停的说。

    云鹤飞认真的听着,此时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一点,便说:“你误会了,他说他答应他父母不打架的,我知道他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也找过他,问他愿不愿意做初一年级的霸主,他说他没有兴趣!那么后来,怎么和郭勇又……?”

    “都怨我,那天晚上,并不是他随便打郭勇的,是郭勇那个畜生,对我非礼,青天才忍无可忍出手的!”容佳倩气愤的说。

    “可是那天在校长办公室,你为什么做假证?你会害死青天的,你知道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升旭老师站在他俩后,眼神没有责怪的温和,看着容佳倩。

    容佳倩和云鹤飞叫了声:“老师!”林升旭点点头,说:“接着说,现在能帮青天的只有你!”

    容佳倩一阵难受一阵惭愧,接着说:“老师,我真的没想到事会是这样,那天青天帮我教训了郭勇那混蛋之后,回到家之后,郭勇的老爸郭巨财便和另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来到我家找我爸,后来在谈话中,我听说那个人是幸福村的村长,当时……”

    容佳倩从学校回到家,正在自己房间里看书,屋外传来一阵说话声,容佳倩便走出门去看,只见自己的父亲容世权正和两个中年的男子在客厅谈论,其中一个正是郭勇的父亲郭巨财,另一个她没见过,但是在后面的谈话中,她获悉那个人正是幸福村的村长官耀祖。

    容世权看着官耀祖带来的放在桌子上的礼品,一看便知这笔礼品价值不菲,眼睛早合不拢,这个嘉誉镇的镇长容世权也不是什么清廉之官,大凡来找他做事的,一般他会把那双贪婪的眼睛盯着来者的双手,如果来者手里礼品还算殷实,那一切好说,如果来者礼品他看不上眼,他的眼睛便是像没睡觉一样,睁都懒得睁开,一阵不屑的拒绝就把人给轰走。

    郭巨财首先发话,他满脸堆笑的对容世权甚是敬重的样子,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像,因为不管自己钱财怎样多,还是畏惧这个镇长几分,毕竟他讨好容世权可以获得很多国家优惠扶贫政策,那么他的钱财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商家同时也是政治家,没有政治的眼光是难成商界的气候的,这个对于郭巨财这只在商界打拼多年的老狐狸自然深谙其意,他笑着对容世权说:“镇长,您看,您的千金和我那不争气的儿子闹了点矛盾,令千金的朋友把犬子打得是鼻青脸肿,您看……?”

    容世权平时自然受了不少郭巨财的好处,歪斜坐着的子忙坐正来,正襟危坐的说:“此话当真?小女真有如此顽劣?”

    “那倒不是令千金顽劣,今天来小弟有件事求镇长帮个忙,不知镇长能否帮忙,也算是帮这位幸福村的官耀祖村长的忙!”郭巨财赔笑着接着说。

    容世权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礼品,心里在盘算着这个忙的价值,低吟的问:“什么事?你说吧!”

    “是这样的,本村有一个小子,叫铁青天,他自小就顽劣不堪,这次还让他撞狗屎运考试,考了个全镇第一名,可是我一直和他家有过节,我怕这小子将来有一天出来报复,所以,我想这种事决不能发生,于是就想到镇长大人您,希望您帮个忙,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对这个小子造成一点影响,只要影响他不能够读好书,就好!”官耀祖赶忙接过话匣子,不停的说。

    “哦?”容世权从座位前的桌子上取出一只雪茄,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吐着浓浓烟圈,不紧不慢的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礼品,说:“这个……你有什么办法?”

    “有,现在正好有一个!”郭巨财眼睛一亮,欣喜的说道,“那个打犬子的小子正好是那个小子,现在只要令千金出来作证说是那个小子故意找茬,动手打犬子,那我就要办法对付他!但不知镇长能否说服令千金帮做这个证呢?”

    容世权又偷偷斜眼看了桌上的礼品,此时容佳倩正好在客厅门口,容世权便叫道:“佳倩,这两位叔叔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容佳倩点头,微微笑了下,说:“听到了,而且我可以作证!”

    这一句话出口,让郭巨财和官耀祖都惊讶不已,相互对视看了一眼,脸上一阵笑,容世权自然只是看重桌上的礼品进入自己的口袋,便笑着说:“那就好!到时郭叔叔去学校,你自己懂得怎么说话了?”

    容佳倩点点头,她心里虽然有些不愿意这样陷害铁青天,可是她总觉得自己可以控制这个乡下来的不可一世的男生,看着他平时一副故作深沉的样子,总有一种征服,这也是她从小惯的结果,她从来不能容忍别人对她的不敬,尽管在那样的年纪,心里对铁青天有种说不出的愫,但是如果借助这次机会,可以治治这个高傲的铁青天,那也未尝不可,她在郭巨财、官耀祖和自己父亲谈话时都打定了主意,而且这样的打架,学校最多不就是一个记过处罚,那样对铁青天来说,也算一点自己对他的教训,可是她哪想到事竟不是这样简单。

    容佳倩讲述着这一段事,林升旭和云鹤飞听着,林升旭一直低沉着脸,这时容佳倩讲完,他叹口气说:“如此说来,这件事是早有预谋的,看来这次铁青天没那么容易出来了!”

    “不,老师,我要去救青天,都是我的错,只要我说出真相,他就没事了!”容佳倩着急的说道,眼泪又已是盈眶。

    “孩子,你想得太简单了,这件事既然郭巨财参与进来,那他一定是官耀祖找来的帮凶,而且我想现在郭巨财一定去了精神病院,一定给了那个精神病院院长好处了,铁青天进了精神病院,如果得不到病院证明是无精神病的,那一定不会被放出来!”林升旭分析道。

    “老师,您的意思是,如果进了精神病院,必须取得医院的证明才能出来?那该怎么办?”云鹤飞亦是着急的说。

    “我回去找我爸说去!”容佳倩停止眼泪,迈开步子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葬官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