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轩小生 书名:葬官诀
    云鹤飞笑了笑,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刚来就被富家小姐看上!”

    铁青天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拿起自己的脏衣服去洗,一边洗衣服,脑海里竟然全是容佳倩的影,她的美貌,她的颐使气指,虽然有那么一点生惯养,但是却又有特有的气质,相比于楚香月更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他,他想着想着,又想到楚香月,她虽然成绩很好,但是在农村里,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还是那么的固若金汤,所以楚香月只小学毕业,就被迫在家劳动了,他想起那大山深处,她当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上学,她是哭着找到铁青天,一头扑进他的怀里,痛哭了许久,铁青天安慰了许久,她才止住哭声,那时他俩来到高山顶,牵着手,看着远方的山峦起伏,楚香月看着远方,问道:“青天,你说,远方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或许是大人们说的城市吧!”铁青天回答着,不觉得心里一阵寒意,他一直向往大山外面是自己实现理想的沃土,可是看着那远方,早已是夕阳之下的晚霞,映着他两的脸。

    “青天,你去了城市后,你还会想我吗?还会要我吗?”楚香月虽然年纪还是十一二岁,但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自然在他俩心里已经有某些说不清的关系,尤其随着年龄的增长,俩人体上各自出现了差异,楚香月已经是一个处于体不断变化的年龄,该凸的地方渐凸起,虽然她还是像自己小时佛那样一个劲的往铁青天怀里扑,但是已经渐渐感到羞涩。

    “香月,我会,我会一直想你!”楚香月羞涩的在他脸上深吻了一下,低下头,说:“青天,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可是你知道吗?村里吴二他父母已经向我父母提亲了,而且我父母也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了,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什么?叔叔婶婶怎么可以这样!我去和他们说!”铁青天忿恨的说。

    “别,青天,你好好念书,我已经和我父母吵了一架,但是他们拿听得进去,他们说吴二家田产多,家产也丰,我能嫁过去那是我福分,我说我喜欢你,他们说……他们说……”楚香月吞吐着没有往下说。

    “他们说什么?说我家里穷,是吗?”楚香月没有回答,但是从她的表,铁青天已经知道了答案。

    “可是,我真的喜欢,我一辈子都喜欢你!”楚香月抬起头,深的看着铁青天。

    “嗯,放心吧,我知道你心意,我一定会努力念书,将来一定要有出息!”

    “青天,答应我,不用等我,你知道在农村,是没有浪漫的,都是父母一手办的,我想我也不为难父母了,我答应了这门亲事,你将来遇到好的女孩,一定要珍惜她!”铁青天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在那个年龄段或许都是那么的懵懂,于事总是那么的不知所措,只好点点头。

    现在想起楚香月那双泪眼朦胧的楚楚动人的样子,心里一阵凉意,农村的封建思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锢,他不为楚香月的命运而悲叹,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竟成了这样背景下的牺牲品,那么在更远久的时代,又有多少人是这个思想下的牺牲品呢?

    晚上,铁青天一个人走进教室,他环视了一下座位,教室里稀疏的坐着一些同学,都在各自谈论认识着,他挑了一个靠窗边的角落位置,便坐下,从书包里拿出自己那本破旧的兵家圣典《孙子兵法》便专注的看起来,这本书是父亲以前收藏的版本,已是破旧不堪,但不影响阅读,铁青天从小就喜欢看书,而且在家里,父亲收藏了许多书,尤其是一些武侠小说、连环画,他从三年级开始看连环画,四年级看第一本类似小说的书《中国民间故事》,那是他看完总会和楚香月分享,两人从那时起便开始设想他们两个的故事,可是事与愿违,铁青天倒到五年级便看武侠小说,看着那些血的男儿,自己心中不由得向着那些英雄人物学习,行侠仗义,打抱不平,讲江湖道义,后来又开始看一些古代经典文学,像《孙子兵法》、《鬼谷子》、《三十六计》等等。

    上课铃响起,铁青天正沉溺于自己的兵法世界,突然自己右边的座位上“哐”一声,一本书放在铁青天旁边,铁青天还没抬头,就闻到一阵幽兰的芳香,他从书中撤离视线,缓缓抬起头,只见容佳倩嘴角微仰,笑着看着疑惑不解的铁青天,接着毫不客气的坐在铁青天旁边,笑着说:“铁青天,咱们成同学,又即将成为同桌了!”

    “你?……”铁青天依旧惊愕的看着容佳倩。

    容佳倩头一歪,嘴巴几乎贴在铁青天耳朵上,狡黠的说:“我留级,为了和你在一起!我要粘你一辈子!”那一阵阵扑鼻的幽兰香,让铁青天心旷神怡。

    容佳倩把头移开,纤手伸过来,一把把铁青天手里的破旧的书抢过去,眼神里透露着不屑的笑了下,说:“看什么书?是不是什么不健康的书?那么破旧!哦……《孙子兵法》,你甘愿做孙子,龟孙子,嘿嘿!”脸上又是一个鬼脸,铁青天看着这个贵又不失纯真的女生,她那俊美的脸庞总是那么深深吸引着他的眼球,自己还没说一句话,她却已经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就好像是阔别多的朋友见面一样,有种亲切却又不可捉摸,他看不出这个女生想做什么。

    “那么破旧了,明天我去书店买一本给你!”容佳倩又是一脸笑容,似乎早已忘了下午时对铁青天的教训。

    “不用,书籍只要不影响阅读,破旧不破旧关键看人对书的作用!”铁青天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下午你为什么不出手?我知道你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容佳倩疑惑的问道。

    “我答应我父母的,不能打架,所以就让他们打咯!”

    “傻啊,你知道不?现在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嘉誉中学初一年级学习成绩全镇第一名的铁青天只不过是个懦夫!”

    铁青天没有回答,只是从她手上拿过自己的书,慢慢放进自己的书包里。

    容佳倩纤手抓着铁青天的衣角,脸上尽是真挚与一种让铁青天感到温馨的表,皓齿微启,几乎一字一顿的说:“可是,你在我心中仍旧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铁青天只是微微笑了笑,此时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开学的第一个晚上,不外乎是点名相互认识,当班主任林升旭老师拿起点名册开始点名时,“铁青天。。。”

    铁青天在教室那个角落里站起来,朗声回答:“到!”众人微微回头看着这个不起眼的男生,接着便是低下头相互耳语,谈论着,似乎在谈论这个从山村出来的高材生,或者在谈论今天下午那个第一天来就被高年级学生教训得不敢还手的懦夫,尤其是那些女生更是露出一种鄙夷的眼神,而男生看着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边坐着一位貌美如花的女生,早已是嫉妒得暗骂这小子不知死活。

    晚上下课,铁青天便收拾自己的书本,站起来正离开教室,容佳倩纤手一把抓住他的手,正慌忙收拾东西,说:“等我,一起走!”

    铁青天只觉得那只手柔若无骨般滑腻,不由得从丹田出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流,竟不自觉的脸上燃起了红霞,容佳倩收拾好东西,抬起头,看着铁青天脸红红的,又看着自己的手还紧紧抓着他的手,不好意思的缩回手,低下头,嘀咕道:“你那么害羞的!”芳心也是跳个不停。

    “你总是那么随便抓着男生的手?”铁青天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

    “你才是呢!讨厌,看你比较善良才抓的,我从来没有这样过,你是第一个!”

    铁青天心里一颤,没再说什么,便走了,容佳倩忙喊道:“你急什么,等我呀!”便一个劲的跟上去,与铁青天并肩走,不是看着铁青天,脸上绽放着花样的笑容。

    刚走到学校的一个灯光有点昏暗的通道,只见下午打他的卷发男生带着一群男生堵在前面,铁青天没有在意,只是向前走着,走到卷发男生面前时,卷发男生伸手拦住铁青天,脸上一脸沉,冷声说:“小子,也不打听打听,竟敢泡我马子!活得不耐烦了吧?”眼睛斜视着铁青天。

    铁青天没有说话,只好停下脚步,一语不发。

    容佳倩见势,忙说:“郭勇,你胡说什么,什么你马子?”

    “大姐,不敢,只是在校园里,谁人不懂我们两个的关系,可是这小子一来,你像失魂了一样,还为这小子留级!你说,道上朋友怎么看我!”卷发男生叫郭勇,是这个中学初二年级的学生霸王,仗着自己家是家财万贯,总在胡作非为,竟然看上这个美貌的容佳倩,但是容佳倩只是想在学校里不被人扰,便和这个郭勇算是一起鬼混。

重要声明:小说《葬官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