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官老爷(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轩小生 书名:葬官诀
    “我不是小杂种,你可以辱骂我,但你不许辱骂父母,真要是,官延宗才是小杂种!”铁青天义愤填膺的说。

    铁青天、苏娥心里一阵感动,看着这个说着与自己年龄很不相符的话的孩子,眼里竟然有些湿润。

    官耀祖气得直吹胡子,吼道:“你个狗杂种,反了,这不是,铁富贵,你不懂教育孩子是吧,好,我来给你教育一下这个狗杂种!”

    “你才是狗杂种!”铁青天毫不示弱的回道。

    铁富贵看着气急败坏的官耀祖,镇定的说:“家法伺候!”

    铁青天一惊,双脚跪在铁富贵的面前,因为他从小就被父亲动过一次家法,那次是偷吃邻居家的李子,被邻居逮着送到铁富贵的面前,对铁富贵来说那是一种耻辱,所以,他挨了一顿板子,让他几天下不了

    铁富贵从旁边拿过家法用的木板,用力的打在铁青天的背上,铁青天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铁富贵揪着心又一板打在铁青天背上,铁青天只觉得喉咙一阵腥,嘴角吐出了殷红的鲜血,苏娥脸上早已是泪水满脸,走过去拉着铁富贵的手,说:“不要打了,你真要把他打死吗?他打伤了别人,我们赔钱给人家就是!”

    铁富贵虽然心里亦是难受,但是此时此刻,他只有咬紧牙,说:“今天不好好教训他,明天他还给我闯祸!”说着又一板子要打下去。

    “好了好了,铁富贵,你也别做戏给我看了,我没心看你们一家子演戏,这样吧,现在正好是收获了粮食,你就把玉米给我一千百斤吧,你借我的两百块钱,加上利息三百,算你七百五十斤玉米,剩下的当做是给延宗的医药费,你看怎么样?”官耀祖打着如意算盘不紧不慢的说。

    铁青天虽然被铁富贵打得有点眩晕,但是他意识还是清醒的,市场价格,一斤玉米五毛钱,一千斤就是五百,借款两百,利息一百,那不是高利贷嘛,而从官耀祖的算法中,一斤玉米只是四毛钱,这还有天理吗?自己打官延宗算起来两百的医药费,那他打自己着满脸的伤痕,那又算多少呢?而且这一千斤玉米是全家收成的一半,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在期待着他不要答应。

    铁富贵并不愚蠢,他衡量了一下,说:“村长,这样子,那我过几天把粮食卖了,再给你送钱过去,您说借款两百加利息一百,再加上医药费一百,总共是四百块钱,我卖了粮食马上给您,您就在宽容几天,可以吗?”

    “哈哈,铁富贵,你可真会算,没有你说话的份,这里我说了算,欠债还钱,我就要你一千斤玉米还钱,而且明天我就要拿到,否则,我起诉你,就说你欠债不还,还纵子行凶,你是知道的,乡里面我的表哥是律师,你也不想把事闹大吧?”官耀祖一边说,一边威胁的说。

    铁青天听着这个狗官的计划,很得咬牙切齿,本来刚才自己父亲所说的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他就是不依,所以他看着自己的父亲。

    铁富贵脸一沉,眉宇划过一丝难堪,苏娥自是看出来,忙说:“他爸,要不就按村长的意思办吧!”

    铁富贵一狠心,说:“好吧,村长,明天我就把粮食给您送过去!”

    “不行,爸,这不公平……”铁青天挣扎站起来说。

    “跪下,你这个败家子,给我好好好跪着,没让你起来!”铁富贵狠狠的瞪着铁青天吼道。

    官耀祖两眼笑得合不拢的不屑的看了一眼铁青天,然后对铁富贵说:“铁富贵,你可真是识相,真不愧为幸福村的良民,好,我也就回去了。”

    “村长慢走!”铁富贵微微躬了子说。

    官耀祖摇着滚圆的肚皮,一步一摇的正要走出门口,又回过头嘱咐道:“铁富贵,你给我记住了,明天,过了明天,咱们就去法院见面吧!”

    “知道了,村长!”铁富贵脸像凝结了霜一样,紫得像茄子,目送官耀祖出门,就好像送走了瘟神一样,心里才缓了口气。

    待官耀祖走后,铁富贵回过头看着正一脸畏惧的铁青天,厉声说:“都是你做的好事,说,为什么要打架?”

    “因为他欺负楚香月,要脱她裤子,我并没想打他,我在回来的路上,他叫了几个人埋伏,然后把我打成这样,我只是打他——股,教训他一下而已!”铁青天不服气的说。

    “你还说,你逞什么英雄,你拿什么去和人家斗,人家是大官老爷,有权有势,我们斗不过别人!”铁富贵气愤的说,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尽管错不是铁青天,但是官耀祖怎么说都是村长,一村之长,根本斗不过他,所以他只好责备铁青天。

    “可是我不能看着那小子胡作非为,大官老爷又怎么样,您不是一直教育我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吗?”铁青天理直气壮的辩驳着。

    “你还狡辩,我打死你这兔崽子!”铁富贵说着,又拿起木板往铁青天上打,苏娥一见,心疼的上来护着铁青天,不满的说:“你真想把他打死呀,错的又不是青天,咱们碰上这样的‘蛀虫’我们认倒霉就是,何必拿孩子出气!”

    谁知铁青天站起来,冲出了家门,苏娥看势追出去,喊道:“青天,都天黑了,你去哪?”可是铁青天像兔子一样,一溜烟便消失在夜幕中,苏娥一捶口,走进来,无奈的看着铁富贵,埋怨的说:“就你,看把孩子吓成这样,还不快去把他追回来!黑不溜秋的夜晚,出了什么事,看你怎么办!”

    铁富贵倒也没想到铁青天那么有脾气,从家里找来电筒,忙和苏娥走进夜幕,一路喊着铁青天的名字,但是黑魆魆的夜幕,他们随着羊肠小道一直走向山坳,都没看见铁青天的影。

    突然,他们听见山顶有一个声音:“官耀祖,**的王八蛋,我长大要做官,我要做一个清官,专门整治你这样的欺民霸世的蛀虫!”声音回在山间,延绵至远方的群上,这声音是那么的清脆,是那么的警醒世人一样的跌宕萦绕。

    铁富贵和苏娥面面相觑,他们猜想官耀祖那肥胖的子,最多走到另一边的山脚而已,一定能够听见这个声音,他们听出这声音就是铁青天的声音,他俩慌忙沿着荒芜的小路爬上山顶。

    “官耀祖,我做官了,第一个要收拾你,我要把你踩在脚下!”又是一声回在夜间的群山里。

    铁富贵和苏娥已经爬上山顶,他俩用手电筒照过去,只见铁青天站在山顶一块大石头,铁青天也看见了铁富贵和苏娥,心里的委屈一下子涌出来,竟坐在大石头上嚎啕大哭起来。

    苏娥走过去,把他抱起来,心疼的安慰着说:“孩子,赶紧回家吧,没事的!”

    铁青天哭得更厉害,铁富贵说:“我知道你很委屈,但你要记住今晚你说的,你要做官,做一个清官,做一个惩治贪官的清官,是男子汉,就把眼泪擦了,没有过不去的坎!”

    铁青天停止了哭声,说:“爸,妈,我是不是很不孝!”

    “傻瓜,你很懂事的,我们知道今天你做的是对的,但是男子汉不光要能伸,还要能曲!”苏娥用手拭去他的眼泪,一边说着。

    “记住你今晚的话,回去吧!”铁富贵心里也是一阵难过,自己的出决定了这个家庭的处境,生活在这样一个“蛀虫”统治下的村庄,山高皇帝远,冤屈又能向谁去诉说呢!

    一家三口便从山上回家去了。

    第二天,铁青天刚去到学校,他认真的坐在座位上写作业,旁边坐着楚香月,楚香月不时扭过头看他一眼,只见他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的,终于忍不住走过去问道:“铁青天,你脸上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摔到的!”铁青天头也没抬的继续写作业,刚说完,只见老师领着官延宗走进教室,班主任老师李老师一脸沉,让官延宗坐回座位,走上讲台,看着铁青天,声色俱厉的说:“铁青天!”

    “报告老师,到!”铁青天底气十足的回答。

    “站起来!”李老师虽然从心里喜欢这个懂事的孩子,但是刚才村长官耀祖领着官延宗到办公室胡闹一通,官耀祖要求李老师对铁青天进行惩罚。

    当时李老师笑着说:“村长,您看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而且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属于正常的事嘛!”

    “李老师,你这是什么话?我不希望你作为老师的对学生进行打架斗殴都不管,你看我家延宗,——股都开花了,对铁青天这样顽劣的学生应该处罚,免得成为害群之马!”官耀祖义正词严的说着。

    “村长之言极是!”李老师虽然明白官耀祖的本,但是毕竟他是一村之长,所以不免违心的回答着。

    “李老师呀,咱们村的希望还是靠这一代的孩子撑起来,邓老同志教育我们‘教育乃民族之本,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我想你应该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吧!”官耀祖打着官腔,一路茄子一路的说着。

    “村长教训的是,我自当惩罚分明!”李老师心里却是骂道:“还不用你这蛀虫教育我怎么教育学生!”

    “这就对了,对铁青天这样的顽劣学生一定要严加管教,我还要处理村里面一些事,这就先走了,你帮我带延宗去上课吧!”官耀祖便说着,扭着滚圆的肚皮便走了。

    “村长慢走!”李老师看了一眼官延宗,心里一阵气愤,对着官延宗说:“上课去!”

    这便来到了教室,他走进来叫起铁青天,看着站得笔直他一脸淤青,心里很是震惊,便问:“铁青天,你脸上的淤青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昨天打架打的?”

    官延宗心里一阵紧张,虽然他是恶人先告状,但是如果铁青天说出昨天自己邀一帮小孩子先动手打他的话,那自己就惨了,而且如果他招出昨天自己要脱楚香月的裤子,那老师一定惩罚的是自己,不由得两腿颤颤,坐立不安,看着铁青天启齿回答老师。

重要声明:小说《葬官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