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追逝

    (bxzw.com)    木然坐在椅上,任由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她为何要答应?她可以拒绝她该恨他,为何经不住他的一跪?为何会心痛?书信上的约定期,该是今吧。

    嫁人,她不曾想过。那种伤神伤已的事,还是不沾的好。可惜,天不遂人意。她动心了,她染了,她,最终要嫁人了。。。

    轻轻的掏出怀里的东西,一遍又一遍摩挲它光滑晶莹的玉。他为何总是令自己迷惘,她该锁住自己的心。

    “翾舞,我是潇潇,可以进来吗?”门外音初啭。

    “进来吧。”翾舞迅速收起落寞的心

    门应声而开,潇潇款步走进,笑道,“翾舞妹妹,听闻你要出嫁,真是吓我一跳。”

    翾舞淡然一笑,“是女子终归有这一天,若不是发生些意外,你也该是为人妻了。”

    潇潇美眸微颌,“呵呵,翾舞妹妹还记得呢。”当若不是因为她,自己恐怕早已嫁给了鬼魅。现今看来,遗踪门门主夫人的头衔要好过没有实权的菱歌宫右宫使啊。

    “我与鬼魅青梅竹马投意合,成亲不急于一时。”

    翾舞只是轻笑,自己即将要出嫁,她无需在她面前说这些的。

    继而,潇潇有些义愤填膺道,“义父也是不该,怎为了保菱歌宫太平而将你嫁给段孤寒呢?”

    “嫁他有何不好?相貌俊美武功不凡,有钱有势。”唇边溢出一丝嘲弄的笑。

    “经你这样一说,倒越看你们越是搬配呢。”见翾舞不再答话,潇潇识趣的转走向门口,“我不妨碍翾舞妹妹了。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唤我。”

    “谢谢。”

    出了门潇潇立即撤下笑容。段孤寒对闻人翾舞的义,她早看了出。他拒绝与她联手,隔不了几便提出要闻人翾舞嫁给他,而闻人颂父女俩竟然不反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段孤寒手中有可以威胁到他们的筹码,究竟是什么呢?难道是她上次说与他的那块宫主信物?

    候在菱歌宫大的闻人颂及左宫使满面肃然愁容,翾舞出嫁的事,除宫使及几位护法,其余人均不知。当翾舞现时,闻人颂瞟过她依旧素白的衣衫,未施粉黛的俏颜,虽淡然却掩不住倔强傲气。这该是她女儿的反应。

    “走吧,他已经来了。”闻人颂默默的转过,率先走出去。

    坐在黑色高头骏马上的段孤寒,在见到翾舞步出大的那一瞬间,所有的焦躁不安立即消失。

    “翾舞。”媚眸含,不见冷。

    翾舞面无表的睨着他,声音淡漠,“记得你应的事。”

    眼底抽痛划过,她终是因为那件信物。他该知道的,这不是他一手促成的吗?而今他又在期待什么?

    “成亲后,我定会双手奉上。”

    “走吧。”翾舞径自朝前走。

    闻人颂愧疚的瞅着女儿,直至她视若无物的越过,上马离开也未投下一瞥。心底幽叹一声,转而面向段孤寒,“邪君,你应知此物牵连甚广兹事体大。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我只要翾舞。”语罢,段孤寒勒转缰绳,追上了翾舞。

    阅人无数的闻人颂瞧得出他是真心喜翾舞,面对如此惑,若真能不动心只求与一个女子厮守,该是个好夫婿。与他相比,自己这个做父亲反倒固执的可笑。可惜,此人既已知晓此事,便绝对留不得。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