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相思苦,是离愁

    (bxzw.com)    幽静的大,唯有那个美得令人心颤的男子敛手而立。媚眼如丝,掩不住几度相思。

    一别数,不知她可安好?

    “主人,”缓步走来一位柔美飘逸的黄衣女子。

    “蝴蝶,有她的消息吗?”段孤寒目光轻移。

    “闻人翾舞回到菱歌宫几后,便又离开。”

    面上无波,媚眼中却多了几分郁,“她是前往遗踪门。”接到自己的书信后,菱歌宫必会有所行动,而与遗踪门联盟便是唯一可行之法。闻人颂未派潇潇而是翾舞前去,打的什么算盘他怎会不知。

    “是。”蝴蝶悄然抬眼,留连的目光仅投注片刻便又立即收回。主人的心主人的,都是她高不可攀的,只有像闻人翾舞那般傲然霸气的女子才配得上。可这个女子却带给了他太多的痛。

    “两前,闻人翾舞边出现了一个武功高手。”蝴蝶埋下所有心绪,轻声回复道。

    “怎样的高手?”这令段孤寒有些意外。

    “一个名为离愁的乞丐,他的武力高深莫测。”

    双眼微,略微沉吟后继又问道,“其它小派收复如何?”

    “全部归顺邪君。”话语间流露出敬佩之意。这才是她仰慕的英雄,有野心有魄力,称霸江湖指可待。

    “嗯,你下去吧。”

    “是,主人。”

    离愁。。。相思苦,是离愁。。。

    如此别有深意,他还真是有心啊。

    探进怀中掏出那个香囊,轻轻放在唇边。原以为自己痴心的等待会有回应,只要她心中尚无他人,他便会心甘愿的等下去做她一人的段孤寒。直到那一夜他方才惊觉,她的心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许出。卑微的乞求是他段孤寒不屑的,自那夜后,他就摒弃了所有温。既然她从未记得他,那么,就让邪君来重新侵占她的心。

    他是声震黑白两道的邪君,他是邪恶至极的冷酷王者。独一无二的闻人翾舞只能是他的女人,只能是他的。那人只是得了她卖三年的契约,他要得到的是她最在意的东西,整个菱歌宫。让她与他从此有着剪不断的牵绊。

    他要所有人都臣服于他,他要把整个江湖当作礼物送给她!为此,他不惜一切代价。

    “主人,有位自称您师妹的姑娘求见。”

    段孤寒眉头轻挑,潇潇?

    “请。”

    “是。”

    慢慢踱到大主座上,段孤寒好以整瑕的望着款步走进的潇潇。“呵呵,我的小师妹怎么会有空来看师兄啊?菱歌宫很闲吗?”

    潇潇笑道,“师兄莫不是怪师妹才来探望吧?”

    “师兄知你繁忙,”媚眼稍抬,“潇潇来此所为何事啊?”

    潇潇但笑不语,只是环顾雄伟大四周,赞道,“这才几啊,师兄便有如此能耐。当真令潇潇佩服得紧啊。”

    “你还不是一样令师兄刮目,位居菱歌宫一人之下的右宫使。”

    “师兄休要取笑了,”潇潇淡然一笑,“之前确是如此,可是自从少宫主闻人翾舞回宫后,潇潇也仅是为她父女二人卖命。”提及闻人翾舞,潇潇的目光若有似无的瞄向他。

    段孤寒已知其意,不露声色的笑笑,“真是委曲了师妹。”

    “师兄,学艺时你我便境遇等同,师父的眼中只容得下鬼魅。时值今,都是步步坚实走过。你知我心,我亦懂你所想,江湖险恶,只有你我二人联手才能尽快达成所愿。”潇潇深知,对这位师兄不必兜什么圈子。

    段孤寒扬眉轻问道,“你认为我收不了菱歌宫?或是,收不了同遗踪门联盟的菱歌宫?”

    “师兄恐怕有所不知,”潇潇正色道,“菱歌宫可不只有眼前这点能耐。”

    “此话怎讲?”

    “菱歌宫还拥有一帮武功高强的死士分布天下不为外人所知。他们可能是正派大侠亦或者是市井小民,纵是官场之人也不奇怪。他们只会听命于菱歌宫宫主手中一件可以号令所有死士的宫主信物,上书死士的现世份。不到万不得已时,他是不会使用的,只因这帮死士一旦出动就是菱歌宫生死存亡之时。”偶然间得知的秘密,令她苦苦寻了一年也无下落。

    “菱歌宫。。。真是小瞧了它。”段孤寒自嘲的扬起嘴角,媚眸扫向潇潇,“你有何打算?”这不正是她来此的目的吗?这个师妹太精明了,如此重要的报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奉上。

    潇潇嫣然巧笑,“我要助师兄拿下菱歌宫。”

    “怎么?你想坐上宫主之位?”

    潇潇美眸澄清,“没错。”

    “呵呵,潇潇,你的野心着实吓坏师兄了。”段孤寒垂眸低语。

    “师兄要坐黑道头把交椅,菱歌宫和遗踪门岂会乖乖俯首称臣?若真如师兄所愿收服这一宫一门,白道的明名正派又怎会坐视不理任师兄危及自?一场浩劫在所难免,师兄可曾记得两年之前?”

    段孤寒面上出现隐忍,二年前那些所谓正派带给他的屈辱至今记忆忧新。

    潇潇察言观色,继又道,“想必师兄已知晓闻人翾舞动向,再等下去只怕会阻了师兄前行的脚步。毕竟,你我二人都深知鬼魅的能耐。”眼睫半颌,嗓音渐低,“他对闻人翾舞如何,你我更是心中有数。”

    狠惊现,段孤寒拂袖而起。

    “菱歌宫于师兄来说,微不足道。何不与潇潇联手踏平整个江湖。”

    转首斜睨,唇畔轻扬,“潇潇,你该知道师兄的脾气,菱歌宫也好遗踪门也罢!”蓦然目露寒光,“只会是我邪君的囊中之物。与他人联手,只能说我无用!”那件信物,他绝对会拿到手。在此之前,他必须要先找到一个人。

    “师兄。。。”潇潇再张口说辞却被段孤寒挥手阻断。

    “潇潇,周遭景致十分秀美,何不去逛逛呢?”

    潇潇静下心神,静静的凝望一眼,点头应道,“潇潇知道了。”

    看来,她着实低估了他。既已如此,她不得不再走险招。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