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熟悉的伎俩

    (bxzw.com)    “娘子,为夫有些累了。”离愁有气无力的扯扯翾舞。

    “那你在这里歇着吧。”翾舞不理,径自前行。

    “世间怎会有你这样的娘子,哎,”离愁一声叹息,“罢了,谁让为夫偏呢。”随即状似哀怨的跟在她后。

    借着月光,他乌黑的脸庞似乎柔和许多,幽深的眼眸探不到底,他笑时总是带出抹邪魅。

    “娘子,你这样盯着为夫猛瞧,为夫可是会把持不住哦?”离愁带笑的眸子,暧昧的冲她眨巴几下。

    惊觉自己的失态,翾舞赶紧扭过头,“哪里是在瞧你。”

    “哎呀,看自己的相公有何不妥。”离愁拉住她,“来,为夫就在这让娘子你大大方方的瞧个够。”离愁整整破烂的衣衫,用手指拢拢凌乱的发。“来吧。”

    翾舞面色微赤,“不过就是个乞丐,我瞧你做什么。”心里却在暗自懊恼,怎会莫名其妙的被他吸引住了目光。“喂,你何时帮我解?”他的点手法颇为怪异,她试过无数次,可仍是没法冲开道。

    “哎哟,”离愁突然软下子,手抚脚踝,“娘子,为夫的脚扭到了。”

    “扭到了?”翾舞不可置信的瞪着他,“站着也会扭到?”曾几何时,这种伎俩她也使过。

    “那,那就是抽筋了。”离愁黑漆漆的脸已挤作一团,“看样子为夫没有办法再走了。”

    翾舞怎会轻信,却并未当面点破。看看天色确实不宜再赶路,索遂了他意。

    “不必做戏了,就在这里过夜吧。”

    “还是娘子心疼为夫。”离愁笑嘻嘻的站起,牵起翾舞,“走,找个舒服的地方好抱着娘子睡觉。”

    “放手,”翾舞兀自挣扎着,可离愁居然对她用上了内力。气得翾舞大骂,“小人、卑鄙、无耻!”

    “对自己娘子无耻那叫闺房之乐,对别的女子无耻那叫掂花惹草。”

    “臭乞丐,不许再叫我娘子!”淡漠的子经他一拔再拔,已渐嗔怒。

    “嘿嘿,为夫就娘子这生气的模样。”

    “快给我解开道,我要与你决一上下。”她是闻人翾舞,不是任他戏耍的寻常女子。

    “为夫不介意到塌上与你决战。”

    “你。。。”

    离愁牵着翾舞寻到一处废弃的草屋,又去打来两只野兔,自个儿到河边宰杀干净后再生起一堆火架起来烧烤,自始至终都未让翾舞沾到手。待兔子烤得“滋滋”作响,离愁割下一条脚递过来,“娘子,你先吃。”

    翾舞也不客气,接过来就送到嘴里,“马马虎虎,”话虽如此,却将整只腿就啃了个干净。

    看着她的模样,离愁眼底起暖意,随即又送上另一只。

    “你干嘛不吃?”

    不待他答话,翾舞接着说道,“哦,你食‘秀色’即可。”

    “可惜啊,只能食到眼中,却食不到腹中。”离愁哀怨的瞅瞅她,“娘子,为夫‘饿’了。”

    不由分说的,翾舞将手中的塞到他的口中,“再说那些个污言秽语,我就把你阄了。”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