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为她挡风遮雨

    (bxzw.com)    夜晚的风有些凉,破庙内四周的墙壁残缺不全,时不时的会灌进冷风。骂得累了,也倦了,翾舞的眼皮开始半阖,随即又打了个机灵,赶紧提起精神密切注意后的动静。除了均匀的呼吸声,她听不出任何异常。那有规律的呼吸声又令她再次垂下眼皮,这次却是无论如何也抬不起。

    如星的眸子缓缓睁开,望着前的她,他露出了怜的笑。

    一声闷雷轰鸣,惊醒了翾舞。顷刻间便狂风大作,飘起雨点。雨越下越急,顺着屋顶的裂缝打到庙里。翾舞已感到脸上渐湿,后的离愁蓦然翻过,将翾舞挡在墙壁与自己的前,宽背抵住了后肆虐的风雨。

    翾舞来不及惊呼,只能屏息对着他健硕的膛。全紧绷,眉睫轻颤,想斥其轻薄的话语全部哽在喉间。翾舞可悲的发现,她竟不厌他的怀抱。那里,令她莫名心安。天啊,她何时变得如此轻浮?

    雨整整下了一夜,翌清晨当翾舞睁开眼时,旁边没了离愁的影。全亦可行动自如,却仍是无法使用内力。正想瞅准时机逃离此地时,离愁已捧着包子走进破庙。翾舞顿时泄气的倚在墙边。

    “娘子,你醒了。”离愁将包子递到翾舞手中,“娘子先吃点东西,待会好上路。”

    翾舞一惊,“上路?去哪?”

    离愁咧嘴一笑,“自是随为夫浪迹天涯喽。”

    “不行。”翾舞断然拒绝道,“我有要事在,更何况,我并不是你的娘子。”

    “娘子,”离愁黝黑的脸扯出一抹邪笑,“昨夜睡都睡过了,现今再说这话还有何用?”

    他根本就是在装疯卖傻,翾舞恨恨的瞪着他,“你到底想怎样?告诉你,我不会同你上路的!”说罢,翾舞一头载到草席上,抵死不肯起

    离愁摇头失笑,走近她大手一捞,便将翾舞扛到了肩上,“娘子既不想动,为夫只好代劳了。”

    “啊,”翾舞头朝下双手猛捶两脚乱蹬,兀自喊叫着,“臭乞丐,我早晚会劈了你!”

    想她闻人翾舞令多少江湖人士胆怯,即使为人奴婢也不曾受过这屈。明明一武功,却受制于人半点都使不出;明明是菱歌宫少宫主,却被疯颠乞丐认作娘子;菱歌宫若因此而被她所累,无法与遗踪门联盟可就是她的罪过了。

    “喂,你。。。你先放我下来,咱们慢慢说。”唯今之计,只有缓兵。

    “唤为夫一声‘相公’,为夫便放你下来。”离愁笑得更加邪魅。

    混蛋,混蛋,他是个混蛋!翾舞气至全微颤。

    “咦?不愿意?那好,今儿个一整天,你就在为夫肩上渡过吧。”

    当真要被他扛着整,招摇过市?翾舞咬着牙,硬是从牙缝中挤出几字,“相-公-”切莫让她有机可趁,届时她会毫不犹豫的宰了他!

    闻言,离愁爽朗大笑,动作温柔的放下她,“娘子,有你这声‘相公’,为夫可是死都甘愿啊。”

    翾舞忿恨的瞪他一眼,肃容道,“你我皆是江湖中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不管你有何目的,我若得闲定当奉陪到底。可此时,我确是有要事在,离兄可否行个方便?”

    离愁凝望片刻,乌黑的面庞瞧不出任何绪,只是那对眸子中的炙让她有丝迷惑。沉吟半晌,离愁及其慎重的点头道,“既是娘子有事,为夫也不阻拦。”

    翾舞心中一喜,这乞丐莫不是要放了她?

    “为夫陪你一同。”

    “你是成心的!”她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娘子,为夫要护你!”离愁慢慢垂下眼敛,“不论何时何地,为夫护定你了。”

    他的话如同和煦暖风,轻轻拂过她的心底,让早已深埋在那的种破土而出。

    曾经也有一人如是说。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