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重返菱歌宫

    (bxzw.com)    丘府二少的婚事,竟莫名其妙的作罢了。

    还没拜过天地,新郎官就拂袖离去。新娘一气之下,留书而别,一连几早已被市井间沦为笑谈。丘老爷丘夫人哪曾丢过这么大的面子,整闷在园子里气得茶饭不思,丘懿宸去赔罪也是闭而不见,且吩咐下去‘惜教园’不许他再踏进半步。

    丘懿宸对这结果却是莞尔,他不认为潇潇会是个沉不住气的女子。离去的理由只有一个,那便是得不偿失。他这不争气的二少爷,合该是面壁思过消失一段时间了。

    江湖传言,二年前震惊武林的少年魔头闻人翾舞居然是个女子,一宫一门一邪亦因她联手与武林各大门派为敌。与此同时,邪君段孤寒已有所动作,声势益壮大。唯独那一宫一门仍是毫无半点动静,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脑。

    袅袅的青山重峦叠嶂烟波浩渺, 一派水色山光。若隐若现的琼楼玉宇美轮美奂,置画意的山林之间,云蒸霞蔚清雾缭绕,恍若蓬莱仙境。这里便是菱歌宫的所在。

    眺望远处百转千回的崇山峻岭,如此大气磅礴的美景,两年之前为何不曾发现呢?

    原是心淡了。

    “少宫主,宫主请您回宫。”子夜温柔的目光,痴凝着山颠之上白衣飘飘的她,

    翾舞未转,轻唤道,“子夜,”语气幽婉,“时至今我才发现这里的美。”

    “这里一直都很美。”因为有她。

    翾舞淡然一笑,“没有人生来便是穷凶极恶,也没有一个门派立初就想沾染血腥,能选择如此壮阔美景,菱歌宫的前人该是怀大气之人。后人守业,为了承继这份初始怡然,不惜代价,又有何错呢?”

    子夜缓缓收回痴恋的目光,她真的变了,早已不是以前的闻人翾舞。不再执着于杀戮本的对错,而是会体味其中深意。他只能伫在原地做她不变的子夜,仰望渐行渐远的她。

    “回去吧,该是让疯老头放下心了。”

    为何他总是感觉到她心底有丝哀伤,挥不去抹不掉,包裹在淡然的羽翼下。是为了他吗?

    庄严不失精致的大厅,闻人颂高居主座之上,一干护法与香主无不激动的望着举步踏入的翾舞。在他们心中,少宫主就如同菱歌宫的守护神,只要有她在,外人休想侵犯菱歌宫胜地。

    闻人颂两边是左右宫使,左宫使是一位年约六十的长者,肤色微赤目光灿炯炯,此刻正含笑望着这位从小看到大的少宫主。状似不经意的瞥一眼对面的右宫使潇潇,尽管她面上波澜不惊,可眼底的复杂紊乱却是逃不过,如数入了他的眼。

    翾舞依然将黑发单束一髻,白色发带垂落两边,未施脂粉却难掩清雅俏丽,若不知她是女儿,俨然一位翩翩少年。没了年少时的张狂与不羁,表恬静而淡然。

    “翾舞,”闻人颂欣慰道,“菱歌宫终于盼到你回来了。”

    “恭迎少宫主回宫。”不约而同,左右两边宫众俯行礼。

    翾舞站定在大厅之中,转过面向宫众,抬眼扫视一圈,正色道,“诸位对菱歌宫的忠心辅助,翾舞感激在心。阔别两年,翾舞想得多了懂得多了。先前的任意为之,实属不该。关起门来,诸位都是翾舞自家的叔叔伯伯,在此,翾舞说声‘对不住了’,请受侄子我一拜!”语毕,朝众人深深拜下子。自小到大,翾舞一向以男儿示人,闻人颂也将她当作儿子养,所以,她向来以男子自居。

    一番话说得至至深,众人感动不已却又抑不住血沸腾。堂堂菱歌宫少宫主,对他们致歉施礼,这叫他们如何不感动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