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情牵两线

    (bxzw.com)    而翾舞的后,早在众人愕然间出现了另一个黑衣冷面男子。鬼魅与邪君同时自墙头跃下,刻意保持一定的距离,都守在了翾舞两侧。

    谁曾料想这一宫一门一邪三堂聚首,园内四十几位正派高手,个个面色凝重。

    闻人翾舞清眸瞟过邪君与鬼魅,淡然道,“二位不要插手的好。”

    鬼魅扬起嘴角,慢慢踱近凑到她的耳边,轻语道,“三年之内我护定相思,三年之后我护定翾舞!”

    翾舞浑微震,不明所以凝眸睇望。后的子夜闪过不易觉察的酸楚。

    邪君冷冷睨着他,转头又看向地上的粉衣女子,“失败了?”语气平淡。

    “主人,”粉衣女子缓缓摘下面纱,强撑着体跪在地上,“桑榆失职!”

    邪君不再瞥她一眼,“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桑榆颤抖着拾起地上的剑,不舍的望着他,最后毫不犹豫的将剑刺进膛。“主人,桑榆。。。桑榆来世再为您做牛做马。。。”

    纸扇轻摇,神淡漠,全不将眼前人的生死放在心上。这就是邪君,可以令江湖联手誓要剿杀的黑道头子。

    正派高手们握紧宝剑,伫在原地汗如雨下,对付闻人翾舞一人尚不保有必胜的把握,现今加上邪君和鬼魅就更无胜算了。

    翾舞望着地上的桑榆,幽幽叹息,偏执、盲忠不是他人能救的。抬眼对上那些正派高手,她迈前几步,“死在闻人翾舞剑下的亡魂不计其数,我不吃斋不念佛,手上再添几笔亦无妨,更不会为了所谓的赎罪而任由你等挑衅。”扭头两边,“鬼魅,邪君,若强插手便是与闻人翾舞做对。”

    邪君微微颌首,这合该是闻人翾舞的本

    鬼魅再绽魅笑,语气却狠决,“他们若是伤到你一根头发,我就平他门派!”

    不去理会心底悸动,那本属于相思的,而不是此刻的闻人翾舞。仅在众人凝神间,高手们还没来得及眨眼睛,飘飘的白衣便已晃到眼前。翾舞近的几个人,忙足尖点地急退。刹时,剑光相交,剑鸣声不绝于耳,所有人都使出看家本事来斗。可明明剑随人至,当举剑刺来时,却没了翾舞的影子,再看时,只觉手腕巨痛,剑已然脱了手。

    不消一会,应声落地的剑越来越多,周旋其中的白影快如电芒,当最后一把剑也脱手时,她已稳稳站在了前端。而她的剑,还没有出鞘。

    鬼魅眼露激赏,这种手当属武林第一女子了。

    “诸位,不服的请再拾起宝剑!”翾舞脸不红气不喘,“可是,再伤的恐怕就不是手腕了。”她未伤他们命是不想再积怨,却不意味着可让人一欺再欺。

    四十几个正派高手,无不惊恐的瞪着她,闻人翾舞的武功究竟达到何种境界?一人卸了他们几十把剑,这就如已同杀过他们每人一次!

    “魔头,今放你一马,改再来取你命!”为挽回几分面子,有人当即放下狠话。

    “啊!”话音刚落,他的面门已遭一击,且狠又准,满嘴鲜血牙齿亦全部被敲落。

    鬼魅勾着邪肆的笑,漫不经心道,“狗嘴里留牙何用?”

    媚眼轻瞟,邪君转而冷道,“再不走,我会直取狗命!”

    没人敢再言语,狼狈的拾起地上宝剑,忿恨的瞪一眼三人,这笔帐他们算是记下了。邪君深望向翾舞,转而也跃出了‘懿狂园’。

    “残影,”鬼魅冷然唤道。

    “属下在。”残影倏尔出现。

    “前厅如何?”

    “回门主,已严密把守。”

    子夜走近翾舞,“少宫主,请随属下回宫。”

    “是该回去有所交待了。”离宫两年,放任自己化作相思鱼戏莲间;厌归厌恼归恼,她终是闻人翾舞。

    “丫头,”鬼魅轻声唤道,“莫忘了你的卖契。”随手掏出一纸信封递过去。

    翾舞静静的注视着那件唯一与他有牵绊的东西,接了,她与他便可做两不相识的陌生人。也罢,既要走何不让自己走得洒脱些。翾舞淡然一笑,“谢过二少爷。”

    接过手中的东西,翾舞微怔,鬼魅眼眸微垂,凝视着她俏丽的容颜,“丫头,别让自己伤着。”转过头,大步出了园子。

    慢慢打开那纸信封,卖契下,那只牵两端的相思镯赫然在目,通体碧绿晶莹生辉毫无半点瑕疵。

    他。。。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