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缘尽情逝

    (bxzw.com)    “潇潇。。。”望着桃花下的佳人,轻轻唤出压抑自心底的烙印。

    柔桡轻曼的影妩媚纤弱,眸含秋水波顾盼,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拂,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她仍是记忆中那样美,美得无瑕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丘懿宸脚步踌躇,眼光迷离。此刻,画中辗转百遍的人儿正俏立在眼前,只怕他破坏了这幅美卷,到头来却发现竟是南柯一梦,当真比那淳于棼还要可怜些。他只是静静的站于原地,痴痴的望着。

    “哎,”潇潇幽幽的叹息,秀眸流转,哀怨的瞅着他,“魅,还寻来此处做什么?”

    “潇潇,”丘懿宸痛苦的凝视她,“我不曾负过你。”

    “还谈这些何用?”潇潇转过,“你我就此作罢吧。”

    “不!”丘懿宸大喊一声,紧走几步挨近她,“为何不听我解释?为何对我如此不公?”

    “魅,现今,我已是菱歌宫右宫使,仅是一人之下。”潇潇正色道,“义父对我恩重如山,我不会辜负他老人家的。你我之间。。。前缘难续了。”潇潇别过脸,不忍看到丘懿宸伤心至极的神

    “当年是师父故意安排的青楼女子,为的就是你离开。聪明如你,怎会看不出?”丘懿宸激动的咆哮着,板过她的肩迫其对视,“你也只不过是寻着借口,逃避我而已。”

    潇潇并未挣脱,苦笑道,“师父怕我觊觎门主的位子,找来其它女子安置在你的上,借此气走我,我怎会不知?”

    “既已知晓,为何还消失得无影无踪?你可知我这两年来找你找得多苦?”

    “魅,若是我不走,师父怎会安心的将门主之位交于你?”潇潇无奈的叹口气,“就因我是女子,师父从未倾囊相授,不仅如此还处处提防于我。我又何苦留在遗踪门,碍他老人家的眼呢。”

    “所以,你就忍心离开我。”丘懿宸真的伤了,多年的感却不及中的一口闷气。

    “魅,我不甘心做个无所为的女子,你一直都知道的。”潇潇沉静道,“我不会靠你,也不靠师父,仅凭自己就可做到如此,我不会轻易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成果。”

    “我并未要你抛下一切,”丘懿宸急急解释道,“我只想你仍做回我的师姐,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其它的,我不在乎。”

    “魅,这又是何苦呢。你也知道,以我们的立场,这是不可能的。”潇潇神色黯淡,眼底的痛楚层层覆盖,“义父早已警告过我,做为菱歌宫的右宫使,我不能违背他老人家。”

    “权利,真的如此重要吗?”丘懿宸放开手,无助的退后两步,“你要的,就是超然的地位?甚至胜过倾心的良人?”

    “。。。我只想证明自己。”虽不舍,也唯有硬下心肠。潇潇难过的别开脸,丘懿宸眼中难掩的失望,竟让她的心底有些刺痛。

    “我懂了。”丘懿宸点点头,略为平复绪,朝潇潇抱拳施礼,“师姐,鬼魅唐突了。”

    “魅。。。”她真的要失去他了吗?自两人同学艺开始,他都不曾叫过她师姐。她知道,他对她一直有。可此刻,他竟讲起了辈份?

    这不是她要的结果吗,是时候该放手了。潇潇深吸一口气,“魅,别苦了自己。”说罢,扭头便跑了过去。她怕她会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告诉他自己愿做他的娘子。可是,她不能。空有这的本事,满腔抱负,她不甘心只做个相夫教子的平凡女子。

    内心却自私的奢望,或许,他会等她。。。

    她走了。这次,她是在自己的面前走掉,他却无能为力。

    她的不甘,他一直都清楚。与其做只笼中鸟郁郁而终,不如任其放飞天际。像她这般才貌双冠兰心蕙质的女子,自第一眼见到便仰慕至今。她的才她的,无一不让他为之眷恋。此刻,却是要为这独一无二的才付出代价。

    “潇潇,我会等你。”即使他已白发苍苍,纵然她已成老妪。

    潇潇一路跑进正厅,内心还在为丘懿宸悸动不已。她知道,自己对他永远不会无动于衷。

    “右宫使,”侍卫上前传话,“宫主找您有要事相商。”

    “知道了。”潇潇忙收起多余的感,向闻人颂的议事房走去。

    相思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听疯老头的责任经最让人吃不消了。行至转弯处,却与一明艳动人的女子不期而遇。相思一眼便认出,她正是丘懿宸的画中美人。潇潇目不斜视款款而行,与相思错而过时,目光微微偏移,打量下俏的她。单凭直觉便可断定,这个女子。。。绝不似外表的普通。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