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眼底悸动

    (bxzw.com)    “相思,不要以为有二弟护着,就可为所为。好歹我也是这丘府的主子,想教训你一个下人,谁又能耐我何?”丘官政沉道。

    “没错,您是少爷!您想拆了相思这骨头都成。”相思仍旧面不改色,“只是,如果您能担得下二少爷的追究,相思便任您受罚。”犀利的眼神根本不似一个丫环。

    丘官政面上略一挣扎,当即狠下心道,“哼,好个狂妄的丫头,本少爷今天就让你知道,丘府里还有我这么个大少爷当家。”手起掌落,狠狠的打在了相思的面颊之上。

    相思握紧双拳,咬牙过。她要忍,她必需要忍!

    她是相思,是无忧无虑的小丫环相思!若是此刻出手杀了他,之前的辛苦和面前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她便又成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少年魔头,闻人翾舞!过去残戾血腥的生活,她不想再继续了!

    丘官政看到相思眼中乍现的寒意,不瑟缩下,触到她冰冷的眼神后,却又怒气更盛。“死丫头,看我不打死你!”丘官政借用更重的拳头,以掩饰自己适才的尴尬。

    相思站定形,冷冷的瞅着他,任其拳头如雨点般砸下……

    换衣服后,采萱悄悄的回来,躲在门外。看到相思为替她出头而遭丘官政毒打,采萱的泪水就不曾断过,心里好不自责。

    丘官政累得一股坐到椅子上,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茶嘴猛灌,之前的郁闷总算是消散许多。顺口气后,不屑的盯着地上的相思,“哼,知道谁是丘府的大少爷了吧。”

    相思拍拍上的灰尘,慢慢爬了起来,“回大少爷,奴婢知道。”

    见相思如此说,丘官政得意洋洋道,“本少爷不发威,你就当府里没我这个主子了是不是?”既而不解气的朝相思上啐了一口,“呸,活该是个犯的奴才!”语毕,便扬长而去。

    缩到门后的采萱立即跑进去,焦急的问道,“相思,你有没有伤到哪里啊?”她的脸上满是乌青,上的衣服皆是被踩的脚印。

    相思看向她,正色道,“空有美貌,却无力自保,要它何用?”如同她娘,只会自艾自怜,痴等一个曾经过她的男子。越过她,转回了屋子。

    采萱呆立在原地,他也会这么看待她吗?

    接近傍晚,丘懿宸才回到园子。采萱体贴为他打水洗手,又奉上茶盏,尔后静立一旁。丘懿宸瞧瞧她,“怎么就你一人?相思呢?”

    “相思她……”采萱正在斟酌如何回复时,丘懿宸便已怒气冲冲的起,走向相思的屋子。这丫头也太过份了,新丫环一到,马上撒手偷懒,仗着这几给了她好脸色,便想登鼻子上脸了。

    “哐”门被一脚踢开。“相思,居然敢趁我不在的时候偷懒?”目光却在触及到她伤痕累累的秀颜时楞住了。

    此时,相思正挽着袖子,往胳膊上涂跌打酒。见丘懿宸闯进来,立即上前施礼,“二少爷,您回来了。”

    丘懿宸的脸色,郁到令人发悚。相思不自的咽了咽口水,她不就是一时没去伺候,至于气成这样嘛。

    “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冷峻的面庞,竟比毁了他的画时,还要可怕些。

    “是……”相思暗自懊恼,自己何时也会怯成这般。可是,此时的丘懿宸确是有些可怕。

    “快说。”丘懿宸在努力压抑着怒气。敢把他园子里的丫环打成这样,明显是不把他这主子放眼里,“是大嫂吗?”眼前,也只有此人最有可能。

    “是大少爷。”相思静静回应。

    “大哥?”丘懿宸微楞,他这大哥虽然贪声逐色不学无数,可也不曾虐打过下人。莫不是,这丫头又不知死活的得罪了他?

    丘懿宸些许冷静下,开口问道,“怎么一回事?”

    不待相思回话,采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如雨下,“二少爷,您不要怪相思,都是采萱的错。”

    “你?”丘懿宸皱起眉头,难道连这看似温顺的丫环,也随了相思?

    采萱慢慢将大少爷怎样轻薄自己,又怎样怒打相思的事如数说了出。

    丘懿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抬眼瞪着相思,“你这丫头就偏要顶撞主子吗?”

    采萱见丘懿宸训斥相思,忙替她说话,“二少爷,不是……”

    “你闭嘴!”丘懿宸冷冷的喝道。

    呆呆的望住他,采萱感觉自己的心,似被万箭穿过,痛得漫无边际。

    “明知他是主子有权责罚你,却仍是不管不顾逞口舌之快。连我不在园子里时,还敢这般嚣张?”丘懿宸就是气,气这个丫头的不自量力,气她的倔强脾气。

    相思眼珠一转,抽抽秀鼻委屈道,“是大少爷不把您放眼里嘛,教训我做什么?”

    “还说?这会耍这伎俩有何用?打都被人家打过了。”丘懿宸更气了,都这时候了,她还不忘使这小聪明。

    “痛的是奴婢,您当然这样说了。”相思不满的嘟囔着。

    “你……”丘懿宸怒不可遏的拂袖而去。

    采萱不可置信的说,“相思,你怎么敢这样跟二少爷说话呢。”

    “说都说了,大不了再挨板子呗。”相思根本不在意,趁着这副皮囊还受用,主子们怎么折腾,随他们吧。

    “相思……”采萱话还未说完,丘懿宸又一阵风似的出现了,扔给她一个小药瓶,“给她涂涂。”说罢,便又离去。

    采萱拧开瓶口闻了闻,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走近相思口气略有生硬的说,“相思,我帮你涂吧。”

    看向她不自在的表,相思状似随意的问,“二少爷给的?不会是毒药吧。”

    “怎么会呢。”采萱颜略为苦涩,不但不是毒药,还是最好的去瘀药膏。他竟会给一个丫环用这价值百两的珍贵药膏,是他心善吗?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