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采萱遭难

    (bxzw.com)    相思正在伺候丘懿宸用膳的时候,落樱带着采萱走了进来。两人微微福,落樱开口道,“二少爷,老夫人说想给您这园子里再添个丫环。”相思乐得心里当即直点头,这回好了,不用自己一人受累了。

    丘懿宸慢慢放下碗筷,抬起头看向两人,接触他目光的刹那,采萱竟感到一阵天旋地转,那是他第一次正睢她。

    “告诉娘,我不需要。”冷冷的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又伤得她体无完肤。

    相思暗自皱起秀眉,他不需要,她需要啊。

    “二少爷。”落樱恭敬有礼的回道,“老夫人说,您定要留下采萱。”坚定的语气,委婉的传达了丘夫人的命令。

    见丘懿宸面色不悦,相思立即接口道,“二少爷,这可是老夫人的一片心意啊。”

    斜睨一眼相思,他怎会不知这丫头心里的小算盘。可不管怎么说,他因为相思驳过娘的面子,这次若再拒绝,任他娘脾气再好也是会动怒。思及此,丘懿宸便也不再言语。

    相思随即冲落樱使了一个眼色,道,“劳烦樱姐姐先回老夫人话吧,二少爷会留采萱在园子里的。”

    见丘懿宸未反对,落樱微诧。这个丫环之前还挨过板子,这会就能代主子回话了。相思,的确不简单。

    “奴婢先告退了。”落樱转前,眼神示意采萱凡事跟着相思。

    采萱心神暗淡的点了点头,她,是不是令他生厌了?

    相思拉过采萱,“还不见过二少爷。”

    “奴婢采萱,见过二少爷。”采萱的声音轻颤,不知是激动亦或畏惧。

    “嗯。”丘懿宸懒懒的应一声。

    相思轻声问道,“二少爷您吃好了?”

    “嗯,收了吧。”丘懿宸站起走向里间。

    采萱的目光痴痴的随着他,相思抬眼,意味深长的说,“二少爷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不是他心属的女子,靠近他只会伤已伤心。”

    采萱慢慢收回目光,定定的瞅着相思,她没有替自己的失态再找借口。聪明如相思,又怎能瞒得住她,就算此刻掩盖过,后呢?

    采萱,唯有苦笑。

    相思带着采萱在园子里转了一圈,将二少爷的脾气秉一一说与她,尤为提醒,切莫靠近他的书案,更不能碰他的诗画。哎,谁让自己就曾裁在这上头呢。万一采萱也因此挨了板子,届时她可就要伺候两个人了。

    采萱试探的问一声,“相思,二少爷为何如此宝贝那些画呢?”

    相思只是避重就轻的说,“有钱的少爷,都有些个怪癖,咱们只管注意便是。”她并不是一个嚼舌根的人,而且她相信,采萱早晚会自己发现的。

    “哦。”采萱淡淡的应下。随即却又问道,“那二少爷喜欢吃什么?”

    相思当她完全是丫环讨好主子的心态,“他喜欢吃什么?”相思蹙眉半晌,“烧刀子!”

    “啊?二少爷只喜欢喝烈酒吗?”采萱半信半疑。

    “嗯。”相思用力的点点头,“来园子这么久,他只提过想喝烈酒。”

    采萱心下慢慢牢记。

    晌午时分,懿狂园却来了一位鲜少登门的稀客。

    丘官政听说采萱被派到了懿狂园,一刻都等不及马上来到这。只要出了他爹娘的惜教园,他就没什么可顾及的了。

    恰巧丘懿宸这时候出了府,园子里只有相思和采萱二个丫环。丘官政端起了大少爷的架子,堂而皇之的坐在主位之上。相思虽对这位少爷印象不佳,却也不能怠慢了,忙奉上茶水,“大少爷,您是找我们二少爷吗?他刚出府。”相思意为快些打发了他。

    “哦,这样啊,那我就坐在这里等二弟好了。”丘官政悠闲自得的端起茶,小心的吹着茶雾。

    主子都发话了,相思就算再不愿也得跟采萱陪候在一边。

    丘官政不时的偷瞄采萱,也越发觉得相思碍眼。他放下茶盏,“相思啊,你先下去歇着吧,这里就留采萱一人伺候着吧。”

    相思黑瞳微转,随即明白了他的心思。采萱悄悄的扯了扯她的衣角,哀求似的轻摇螓首。

    “谢大少爷,相思退下了。”相思完全无视般,退了出去。

    丘官政望向楚楚动人的采萱,怎么瞧怎么喜欢,即使他刚纳了艳美的桑榆为妾,心里却仍是对这小丫环念念不忘。他站起,面似轻佻浮夸,“采萱,呆在二弟的园子里还习惯吗?若是不顺心的话,到我的官彤园可好?”

    采萱稍退一步,怯怯的回道,“谢大少爷关心,采萱一切安好。”

    丘官政又靠前些,笑道,“二弟可不是个懂得怜香惜玉之人,怕是会委屈了你这样的小美人。”抬起手抚过采萱的脸蛋。

    “大少爷!”采萱惊得退到一旁,“您……采萱要下去了。”说罢,便急急的往外走,谁知却被丘官政转个拦住了去路,嘴边狞笑,“没我这个大少爷的命令,你敢擅自退下?”

    “大少爷,求您放过采萱吧,采萱只是一个小丫环。”采萱的泪已蓄满双眶。

    “如此美貌佳人,只做一个丫环,岂不可惜?不如随了本少爷做妾吧。”猝不及防的,丘官政一把抱住了她,“采萱,做妾总好过奴才吧,本少爷能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怀中珠圆玉润的躯已让他把持不住,将她推到圆桌上,双手开始撕扯她的衣襟。

    “啊!不,大少爷,求您放了奴婢吧!啊……不要……”采萱惊恐的不住挣扎,脑海中只有那个伟岸的影,你在哪啊?二少爷,快来救救采萱吧。

    正当此际,压在上的重量骤然消失。二少爷,是你吗?采萱睁开湿到朦胧的眸子,嘴中轻喃,“二少爷……”

    丘官政怒视着相思,这丫头的手劲怎会如此之大,只一手便将自己提了起来,恼羞成怒道,“相思,别忘了自己的份!主子的事你也敢管?”

    相思拉过采萱,肃容道,“你先回房。”

    采萱看清不是二少爷,失望之余,对相思却也存了份感激,“相思……”

    “快走。”

    “嗯。”采萱紧揪前衣襟,奔出门外。

    “采萱,你给本少爷回来!”丘官政气急败坏的指着相思,“都是你这臭丫头,扰了本少爷的好事!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扬起手就要落下。

    相思不紧不慢的抓住他的手,懒懒道,“大少爷,您要搞清楚,这里是懿狂园,是二少爷的园子。可不是您的官彤园!”

    刹时,丘官政面色下三分,“哼,今儿个,大少爷我还就想在这懿狂园做回主!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个丫头。”爹娘眼里只有丘懿宸,现今连个小丫头也敢拿他来压自己,这教他如何不气?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