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相思镯(2)

    (bxzw.com)    若是换作两年前,她只需拔出剑即可,何苦费这心思。可是跟在苦慈师太边后,渐生的戾气慢慢平息,原本淡然的子也趋于主导。现在的她只想安心做个小丫环,她是相思,不是什么闻人翾舞。

    相思唤来小厮把水一桶桶的拎进房间,直到加满后,丘懿宸才缓步踱来。他抬眼扫过相思,“还不出去?”

    “是,奴婢这就退下。”相思退出房门,心里便开始盘算开了。

    丘懿宸侧耳倾听,脚步声渐行渐远后,方把衣服脱下。他总有种感觉,从刚才起那个丫头就好像对他的体很感兴趣似。不管怎样,被一个丫环觊觎,为堂堂男儿,多少有点尴尬。

    泡在舒服的水之中,丘懿宸开始闭目调息。倏地,外面一声细微的声响,让他瞬间清醒过。那是一个有武功底子的人,收敛声息时偶然间发出的,凭一般人根本听不到,此时便已到了屋外。来不及多做思虑,丘懿宸迅速窜到门边,把门一脚踢开。外面,却空空如也,所有异常都恢复平静。

    丘懿宸眉头深皱,刚才,是自己的错觉吗?

    相思抱着一堆衣服,悄没声息的躲进自己房间。可左翻右翻,就是没有那只镯子的影儿。他能收哪去了呢?

    请神容易送神难,衣服是牵来了,可怎么送回去呢?故伎重施?她不认为遗踪门的门主鬼魅是个如此不济的人。她懊恼的抓起衣服,想那么多干嘛,不如直接送进去。

    相思来到丘懿宸的房门外,吸口气,轻快道,“二少爷,您可洗好了?”说着,也未等里面答话,直接推门走进。恰巧,丘懿宸站起正准备跨出木桶。

    “你,你。”丘懿宸瞪大了眼睛,随即反应过,快速坐回木桶里。

    相思赶紧闭上眼睛,“啊!”学小女儿家的矜持,尖叫一声。

    “谁准许你现在就进来?”丘懿宸恼羞成怒的说,脸上早已胀得通红。千算万算,还是被这丫头看了光。

    “奴婢,奴婢,伺候您更衣。”说罢,装模作样的将后衣服奉上。

    丘懿宸哪还有功夫考虑这衣服何时跑到她的手上,当即一把抢过,恼怒的瞪着她,“还不快滚出去!”

    “是,是。”相思赶忙应下。

    呼出一口气,相思又开始动了脑筋,镯子被他藏哪了呢?

    翌早上,趁伺候丘懿宸梳洗的空当,相思若无其事的问,“二少爷,您前买的相思镯准备送给老夫人吗?”

    丘懿宸斜眼瞅瞅她,“怎地对那镯子起了兴趣?”

    “呵呵。”相思轻笑,“因为跟奴婢同名嘛,不免会有几分好奇。”

    丘懿宸未语,只是起近塌前,从枕头下方取出那只平凡无奇的镯子。

    相思当即傻了眼。他,他真的就藏在枕头下面?

    “相思镯。”丘懿宸盯着它,似喃喃自语般,“真的会牵两端吗?”

    会。相思心里暗语,不同的是,任何一人消逝,镯子都会黯淡无光。

    在她娘辞世的一瞬间,镯子就失了光泽。而那个滴上精血的男人,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看到丘懿宸眼中的深时,相思竟震住了。那深是她爹不曾有过的,她知道,这镯子恐怕要另送他人了。相思慢慢垂首,相思镯需要的,是真心相的两个人,而不是一方苦等痴等的怨侣。或许,能够被他赠与的女子,是幸福的。对相思镯而言,亦是幸福的。她,又何苦执着本就属于真的东西呢?

    释然了,也放下了。

    相思微微一笑,“若是真心相的一对人儿,有无相思镯,命中的红线都是注定的。”

    是啊,相思镯只是一种见证,证明两人曾经相过;它又是一种寄托,那个心中所属之人,仍安然于世,没有比这更让人幸福的了。

    丘懿宸抬眼,那个丫头的笑,有些耀眼。

    这几,官彤园扰得丘府上下都不得安宁。慧仪成天一大早的就跑到丘夫人面前哭诉,说丈夫要让一个青楼娼进门。起初丘夫人不信,可问过儿子得知确有其事,也是气得大骂。怎奈,丘官政似是铁了心,非要纳桑榆为妾。

    丘老爷对此倒无过多责备,男人嘛,取妾再正常不过。虽说对方出青楼,但听说是卖艺不卖,也算自。他丘家是洛阳城里首富,做任何事哪曾在乎过旁人的脸色。儿子要娶,便随他。

    慧仪越是吵闹不休,便越发坚定了丘官政纳妾的想法。终于,在丘老爷的默许和他的坚持下,桑榆进门了。

    起初,没人给过她好脸色。桑榆何许人也,周旋于风尘之中,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一张巧嘴哄得丘老爷和夫人是眉开眼笑,没几便消了成见,拿她当儿媳看待。慧仪沉着脸,恨不得啃其寝其皮。

    这一,桑榆又亲自炖了燕窝给丘夫人送过去。老夫人连连夸她乖巧懂事,慧仪进门三年,却连一次厨房都没进过。桑榆趁机叹道,“慧仪姐姐有丫环们伺候着,哪需自己动手啊。”

    丘夫人这才发现,桑榆边连个小丫环都没有。忙问,“桑榆啊,你怎么连个使唤丫头都没有啊?”

    “慧仪姐姐说我刚进门,凡事亲力亲为,还不能配丫头,说是府里的规矩。”

    “啪!”丘夫人将碗往桌一放,气道,“府里何时定的这规矩,我怎么不知道。”转头冲桑榆说,“一会我告诉落樱,今儿就给你配个丫环。”

    桑榆立即谢过,却趁机说道,“我看二叔边的相思丫头,聪明懂礼数,倒很合我意。”

    “那丫头是很好,我瞧见也喜欢。行,我回头跟宸儿说说,把她调你园子里。”

    “谢谢娘。”

    “我不许!”不知何时,丘懿宸走了进来。瞟一眼桑榆便直奔他娘问安。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