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嘻笑三少

    (bxzw.com)    相思在“懿狂园”只静卧了一晚。第二天,房门便伴着鸡啼被一脚踹开。

    “相思,还不伺候我洗脸更衣?”门外之人喊过话后,风似的离去。

    “是,二少爷。”相思想要爬起来,却牵动了伤口,痛,立即传遍整全。却也没法子,只能咬牙过。

    他想看的,无非就是此般景。可惜,如意算盘打错了。她不会遂了他的愿。从他叫她“狗奴才”那天,她就不准许自己在他面前卑微,即使她还是一个丫环,即使他仍是主子。

    相思费力的端着铜盆,每走一步,股就要痛得裂开。走到丘懿宸房门前,她深吸一口气,扣响房门,“二少爷,奴婢进来了。”

    “滚开!”屋内一声暴喝,“扰了本少爷清梦,是不是又想挨板子了?”

    “奴婢知错!奴婢这就退下!”相思恭敬的应对。转过,倏地将满盆水,泼在青石之上。

    丘懿宸,想耍主子威风是吧?好,就让你戏耍个够!

    相思,不再是那个识大体,知进退的相思了。

    因有相思之前鉴,丘肆煜贴丫环的人选,落樱再也不敢依直觉安排了。丘肆煜平时对下人们倒也随和,不似丘懿宸晴不定,索让他自个儿选去。一早,落樱便把小铃铛、采萱、月瑶都带到了“雅肆园”。

    丘肆煜盯着三个人,来回不停踱步,却未发现一个像相思的丫头。之所以答应在自己的园子里配个丫头,也是想找个同相思般有趣的。

    月瑶按耐住满心的欢喜,轻垂螓首,却又忍不住偷瞄俊俏的丘肆煜。果然,较丘懿宸,这三少爷要讨喜得多。心里不免又乐上几分。

    丘肆煜突然灵机一动,停住脚步,望着三人道,“我来说一个段子吧。”

    三人抬眼不解的看着他。丘肆煜清了清喉咙,“某,帝见妃愁容满面,急召御医。医处方:壮汉八名。几后,帝出巡回宫。见妃容光焕发,大喜。忽见前立八名瘦汉,惊问:何人?御医答:药渣! ”

    刹时,除小铃铛外,其余三个女子都羞红了脸。落樱暗自责怪,这三少爷也太乱来了些,当着丫环的面,净说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小铃铛却大笑,“哈哈,好好笑啊。”

    “你听得懂?”丘肆煜好奇的问,三人之中属她年纪最轻,又天真了些。居然会听得懂恽段子。

    “嗯。”小铃铛用力的点点头。

    “那你说说看?”这下,丘肆煜更好奇了。

    “哪有把人当成药渣的嘛,这还不好笑?”小铃铛笑着回答,似是理所当然。

    如果她解其意,就不会觉得好笑了。落樱竟有些哭笑不得。

    “哈哈哈,”不想,丘肆煜听后却笑得前仰后合,“你这丫头,比那相思,倒更有趣些。”随即拍下巴掌,“落樱,把这丫头留在我园子里吧。”

    “是,三少爷。”这都能被选中?落樱仿佛预见了自己卷铺盖的结果。

    月瑶不可思议的瞪着小铃铛,是她太有心计,还是真就这般无城府?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三少爷收作贴丫环,世道何时变得面目全非了?她本以为,最大的劲敌是貌美的采萱,谁料,竟是这单纯几近愚钝的小铃铛!

    落樱叮咛一番后,便将小铃铛独自留在了“雅肆园”。

    接着,便把采萱安置在了“惜教园”,月瑶则分派去了“官彤园”。

    房门打开,几缕骄阳倾泄,丘懿宸下意识的用手挡在眉眼前。

    “二少爷早!”早已候在门外的相思,清喉啭。

    “你……”丘懿宸略有吃惊,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会候到现在。

    “奴婢伺候二少爷洗脸、更衣。”语毕,便端起旁边的铜盆走进去。稍后,“二少爷请净面。”态度不卑不亢。

    “哼,”嘴角起一抹玩味,丘懿宸慢慢走过去,随意用毛巾拭了拭。

    相思打开衣柜,径自取出一件白色的袍子,“请二少爷更衣。”

    丘懿宸刚开口,便被相思接过,“奴婢翻过黄历,今儿个二少爷适应明色,唯白之最宜。”

    “哦?”玩味更甚,丘懿宸盯着她无波不惊的双眸,将上褂子退了去,**的上尽显伟岸拨,“给本少爷穿上吧。”

    “是。”相思丝毫不以为意,将白袍换了上。

    丘懿宸扬袖转过一圈,仍是紧盯她,一如昨天问道,“如何?”

    本就俊逸邪美的他,衬上衣袂飘飘的白衣,竟让人舍不得移开眼。

    相思微微一笑,“美丑各在人心,相思眼里看到的,和心里看到的,是同一人。”

    “那你心里看到的人,又如何?”丘懿宸似要刨根问底。

    “一位男子!”相思眼眸半垂,气若幽兰。“相思眼里和心里看到的,就是一位男子。”

    “哼,”丘懿宸冷笑敷面,避重就轻吗?随即转过去,“我要练武了。”

    “相思给您准备香茗。”

    道道寒茫在竹林中飞起,激起清越的剑鸣,轻灵如絮的姿,洒脱似风的白衣挽出朵朵剑花。

    不觉得,相思竟看得痴了。

    收住剑势,张扬的黑发慢慢沉寂,丘懿宸面不改色的走过去,相思急忙递上毛巾,然后又奉上茶。

    “我要出去,”丘懿宸把剑扔给她,相思接个正着,“不要让我发现你乱动我的东西。”警告之后,形一晃,便没了踪影。

    “哼,动你的鬼东西,我还怕手烂掉呢。”相思嘟囔着。

    撤下了应战盔甲,相思整个人又变得懒懒的。紧张的神经松弛后,所有的疼痛立即被找了回来。该死的丘懿宸,相思边诅咒他出门被马车撞,边捂着股走回去。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