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入府为婢

    (bxzw.com)    丘府。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光占地便有千亩以上。四周是凌子石彻就的高大府墙,厚重的府门敞开两边,左右各一只威武昂首的石麒麟。宽阔的石阶顺展而上,阶下站满了一排粗衣布裙的姑娘们。

    “快点快点,都排好队。”丘府管家高傲的站在台阶之上,睨着下面的人指挥着。

    门前十几个姑娘们紧张的站在一排,接受管家的挑选。

    小铃铛拉拉旁边睡眼惺忪的俏丽女子,不安道,“相思姐,你说这回我们能被选上吗?”

    相思满是倦怠之色,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睑微垂,“稍安勿躁,等等便知。”

    “相思姐,”小铃铛不依的埋怨道,“人家很郑重的问你呢。”

    “我也是很郑重的回答啊。”相思只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越来越重。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进丘府,”小铃铛握着小拳头坚定的说。城里大户,属丘府给的月钱最高,待遇最好,同是丫环,份也就尊贵许多。

    管家叫过姑娘们上前依次问话,眼看着就要轮到相思了,她却已经阖上了眼。小铃铛急忙推推她,“相思姐,快醒醒,到你了。”

    “哦?哦,”相思慢悠悠的睁开眼,看到管家此刻已经盯上自己了。倏地睁大双眼,面上扬起甜笑,迈着小碎步轻移至前,微微福,“奴婢相思,参见管家。”

    “嗯,”管家受用的点点头,“有做丫环的潜质,此时就懂得自称‘奴婢’了,很好。”

    “谢管家夸奖。”相思嫣然巧笑。

    小铃铛打了个寒战。

    “多大了?”管家问话的语气,不觉软下很多。

    “回管家,奴婢一十七。”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只剩下奴婢一人。”

    “会做什么活吗?”

    “挑砍洗炊,缝刺秀补,奴婢都会做。”

    小铃铛已近昏厥。

    “嗯,很好。”管家面上露出笑容,“寻思签几年的卖契啊?”

    “三年。”

    “好,去那边办理吧。”管家摸摸两撇小胡子,点头道,“后尽心侍候主子,丘府不会亏了你的。”

    小铃铛场崩溃了。

    最后,十几个姑娘只被丘府签下四个丫环。其中最漂亮的,要属那个叫采萱的姑娘,一双大眼睛顾盼生辉,粉腮红润的面庞,婀娜多姿的段,从进府那刻起,家丁长工们的目光就在她的上生了根。最招人喜欢的则是活泼俏皮的小铃铛,嫩嫩的娃娃脸特别招厨娘老妈子们待见。这个捏一把,那个拧一下,小铃铛痛得呲牙咧嘴的模样,更是逗得她们哈哈大笑。

    抚着两颊回到相思边,小铃铛不停的抱怨,“真是的,人家的脸好痛呢。”

    相思倚靠在凉地,浑提不起半点精神。

    “真不晓得她是来做丫环的,还是卖笑的。”说话的,是跟她们一同进府的月瑶,容姿虽不及采萱,却另有一番明媚妖娆的风

    她面带不屑的瞄向采萱,后者正畏缩着被一群男家丁围住,“何必来此,不如去青楼。”

    “姐姐,不要这样说嘛,我看那个漂亮姐姐也不想的。”小铃铛颇为同的望着采萱。

    “她不想?乐不思蜀呢。”月瑶依旧尖酸。

    相思又打了一个哈欠,眼睛快成了一条缝,漫不经心道,“女人要是心生嫉妒,再美也是枉然。”

    “你。。。”月瑶狠狠瞪她一眼。四人中,属她的姿色平庸,不会装扮又总是没睡醒的模样,偏偏那张利嘴让人又气又怕,真搞不明白,丘府这样大户怎会招这样的人。

    “你们快看,那位姐姐有麻烦了。”

    不远处,家丁虽都已散去,可采萱却又被二个年长丫环夹在其中,此时正盛气凌人问话,“你是新进府的丫环?”

    “是。”采萱懦懦的应一声。

    “这么没规矩,进府都不知道先拜见前辈吗?”声音难掩妒恨,这丫头也确实是生得美了些,与她站在一处,就算同为丫环,也不免有了三六九等之分。

    “对,对不起,是采萱的错。”采萱低着头,轻声道歉。

    “好大的胆子,进府为奴不自称‘奴婢’,还敢自呼其名?”两人总算是揪住了小辨子,不住叫嚣,“看我不告诉樱姐姐,让她撕烂了你的嘴。”

    “啊,”采萱骇得捂住嘴巴,“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姐姐们放过采萱吧。”说着,盈盈秋眸便已被泪浸湿。

    小铃铛实在看不过了,推了推相思,央求道,“相思姐,帮帮漂亮姐姐吧。”相思不理,秀眉已微蹙。

    月瑶幸灾乐祸的撇嘴道,“妹妹就是太好心了,管她做什么?”

    小铃铛充耳不闻,继续摇晃着相思,“相思姐,相思姐。”

    相思终于不耐的睁开眼,没好气道,“你何不去普渡众生?”气归气,恼归恼,她却仍是懒洋洋的爬了起。

    小铃铛偷偷吐出香舌,她知道,不管有何难事,只要相思姐出马定会迎刃而解。

    相思挂着讨巧的笑,打断不堪入耳的辱骂,“敢问两位姐姐,是丘府的主子吗?”

    两个丫环转过头,不悦的瞪着相思,“你又是哪个?”

    “回姐姐,我也是刚进府的。”相思依旧有礼。

    “哼,又一个不懂规矩的,既然进府为奴。。。”两人又想如法炮治的继续发威,谁知,相思却蹙起眉头,佯装不解道,“姐姐,相思这就不明白了,相思要在主子面前自称‘奴婢’,又要在姐姐们面前称‘奴婢’,那姐姐们岂不是跟主子平起平坐了。”

    “呃,”两人面面相觑,随即泠汗直流,任谁也不敢说能与主子同位。“你这个死丫头,乱说什么呢?”

    相思面不改色,眼眸低垂,轻声道,“相思没有乱说,姐姐们正是这样做的。”

    “你……”

    有速度,更安全!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奴婢相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