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冥罗山脉入口

    第一节地字墨锏

    一个月前,这个冥罗城突然的闹起来,有大量的人群涌入城中,从四面八方,像鱼一样的贯入城中,而在城外也聚集了来自天南地方的诸侯乱军。

    在这些乱军中,建成的军队显得特别的整洁而瘦弱。此处来冥罗城,秦王并没有来,秦王还带着他的三百铁甲在追寻那突然中人间蒸发的三千佳丽和杨随的帝王之谋。而且,他们两在兵分两路之前,曾今约定:少则半年,多则一年,无论秦王是否找到他要的答案,还是建成能否进入冥罗山脉,探得山脉地形。他们约定在中原府中的横岭山脉中会和。而建成来到这儿一个多月了,一直都是按兵未动。因为建成在等待,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兵不血刃而可以潜入冥罗山脉的机会。然而,经过一个多月的打探,除了得知冥罗城中那些早已风传的关于黑域的一些江湖之事之外,好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报。如果唯一可以让建成感到欣慰的是,就是在不久前,在冥罗山脉的入口附近的一个小的巫师村,举行过一场不大不小的朝天祭祀活动,其中,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在这一场祭祀活动中还出现了一间上古兵器,具体是什么兵器,建成就不得而知了,他只知道是一件类似于锏的一种兵器。同时,建成感到特别兴奋的是,也许这件兵器,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机会。

    建成所料果然不错,自从那一场祭祀活动举行之后,自从关于那一柄地字墨锏重现人间的消息风传于整个冥罗山脉之后,天下武林为之一怔,整个江湖不再平静。武林中的各门各派,江湖中的各色人物都不约而同的赶往冥罗城。就算是少林寺和武当也不能“免俗”,

    在冥罗城中,在城门的入口处有一间粗陋而整洁的小茶肆,这个小茶肆中卖的既不是凉茶,也不是上好的贵族茶,而是民间百姓常喝的清泉苦茶。如果说这种苦茶还有什么可以称道的话,那就是它的苦,苦如药,苦如当今这个世道。茶肆的主人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所以这个小茶肆的就以“清泉苦茶”为名。

    在这样的一个小茶肆中,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僧人和一位满脸沧桑的道人对面而坐,他们面前都有这样的一杯苦茶,而且,他们面前的茶已经凉透,整片整片的茶叶静静的躺在茶杯底,也正如他们两位的默然而座。

    “两位,是否要续茶?”,茶肆的主人问道。

    “谢施主,不用了,喝完这杯,我们俩该进城了”,僧人答道。

    “好,两位慢用。”,茶肆的主人悄然退去。

    “大师,对于冥罗门的宗主冥魔轮的这一谋,是否有破解之法?”,道人问道

    “暂时,还没有”。僧人黯然答道。

    对于地字墨锏恰好这个地点,这个时机,这样的世道重现人间,也许对于其他的武林中人来说,是一件可以为之疯狂的喜事。而对于这两“老人”来说,却是一场浩劫降临的噩耗。

    同时,对于冥罗门的宗主,冥魔轮来说,是他征伐天下的开始,已经推迟了十八年的开始。早在十八年前,这一切就早已准备妥帖,就差一场声势浩大的朝天祭祀。然而,就在十八年前的那一场祭祀活动即将结束的时候。冥罗山脉,突然之间就闯进了四个人,即一个僧人,一个道人,和一对侠侣。也正是这四个人,将自己的准备和计划彻底打乱,而且还重伤了自己。当然,这四个人付出的代价也不小,那位僧人留下了一只右手,那位道人经脉尽断,武功全废,而那一对所谓的侠侣也双双跳崖自尽。如果说那一场的突然袭击还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留下了那一对侠侣的一柄武器,一柄类似于锏的兵器。事后,冥魔轮通过多方的调查打探才明白。那四位多事之人,其中的僧人乃是少林达摩首席“空明”,道人是武当“了玄”道人,其中的那一对侠侣乃昆仑的“墨锏双侠”,此外,另冥魔轮感到讽刺的是,那一柄类似于锏的兵器,竟然是上古神兵“阳煞锏”中的地字墨锏。而这一柄地字墨锏也成为了自己十八年后再一次征伐天下的契机。

    冥魔轮为了自己再一次的征伐天下,整整的准备了十八年,等待了十八年。而今终于等到天下大乱,群侯割据的局面。然而,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天下诸侯的第一战,竟然都不约而同的要夺取冥罗城。如果冥罗城被其他诸侯所夺走。他的冥罗宗也只能永远的被封在这个冥罗山脉之中,要想在进军中原而夺取天下就更加的难上加难。这是他所不想看到的局面,也绝不能给这局面出现的机会。因此,为了缓解城外各路诸侯的压力,冥魔轮想出了一条一举多得的计谋,一个借力打力的毒计。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也正是这样的冥魔轮的这一条自以为得意的计谋,将这个冥罗城和城中的百姓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第二节冥魔轮的

    当冥魔轮发现城外的各路诸侯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也渐渐的按捺不住的实施这他的计划,他的谋,他的毒计。

    他谋的开始,这个毒计的序曲就是,那是所谓的不大不小的朝天祭祀活动。所谓不大不小的祭祀活动就是冥魔轮的特意安排,之所以“不小”,是因为这个活动中冥魔轮特意的拿出了那一柄地字墨锏作为这次祭祀的祭祀之物,而且特意使人将这一消息散播出去。之所以“不大”,是不想让人知道他这是掩耳盗铃。

    于是,第一步,散播关于地字墨锏重现人间的消息。

    很显然,看到城内城外的江湖武林中的人越来越多,第一步很成功。

    接下来,第二步,用地字墨锏,引出“阳煞锏”中的另外一柄墨锏——天字古锏。

    一旦这一对“阳煞锏”重聚在自己的手中,冥魔轮就可以在冥罗城中仿制无数对的“天地墨锏”,甚至是可以组成一支以“天地墨锏”的冥罗军队。此外,还把这些“天地墨锏”洒落整个的江湖武林,到时候,武林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江湖又将再起惊涛骇浪。

    最后,在将真正的“阳煞锏”作为战利品赠送给第一个破城的诸侯,到时候,无论是哪一路的诸侯得到这一对“阳煞锏”,这路诸侯都将成为这个江湖武林的众矢之的。这就是所谓的借力打力——天下事,武林解。这样,到时候,不仅仅可以扰乱各路诸侯的攻城计划,同时也把战火引向整个的江湖武林。到时候,冥魔轮想看看,到底是所谓武林江湖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英雄到是否可以力挽狂澜,还是整个的天下战火可以将整个的江湖武林彻底焚尽。同时,自己也可乘乱夺回冥罗城,进而直中原府的横岭都城。

    然而,冥魔轮的如意算盘在他自己那儿打得可谓是严丝合缝,滴水不漏,用他自己那自负的话说,那就是天衣无缝。

    然而,他不知道,他最大的破绽就是他的天衣无缝。早在冥罗城外等候的空明大师和了玄道人就是为了等待,天字墨锏的主人,木天居士的徒弟——齐海世。他们虽然阻止不了各路诸侯攻城,但是却可以阻止“阳煞锏”重现人间。

    十八年前,他们成功过一次。但是十八年后,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一此能否成功,但是他们还是依然来了。那年的僧人空明,到如今却也成了独臂的空明大师,那年的道人了玄,到现在毅然浴火重生,成了武当首屈一指的了玄道长。如果还有遗憾,那就是,不见了当年的“墨锏侠侣”。只是那天字墨锏还依然如故,地字墨锏虽然尽在咫尺却也远在天边。地与天的距离,不仅仅是一辈子的距离,也是当今世道的战乱和天下和平安宁的距离。遥远,遥遥无期,遥远的让人感到绝望和窒息。

    站在冥罗城外的山上的齐海世望这山下的冥罗城这样的想着。想到这些,即使作为杀手的齐海世也感到不寒而栗。特别是望着山下的冥罗城,此时的冥罗城,看似一切风平浪静,水波无惊,实则早已危机四伏,杀气腾腾。

    “小荷,你打算什么时候进城?”

    “就现在”

    “你不怕吗?”

    “我怕,但是有了你,这世间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小荷,我答应你,从此之后,天上地下,你不会再是孤独的一个人。”

    “好啊”

    说完,两人便下山,朝冥罗城奔去。

    在这前,齐海世的师傅,木天居士早已飞鸽传书给自己,说道,在冥罗城外有一位僧人和一位道人在等着自己,如果有那这两位的倾力协助,夺取地字墨锏的成功几率会大很多。

    人们常说,国之将亡,必出妖孽。然而,在这个世道,每次上古神兵的出世,并将伴随着天下无数生灵的鲜血和亡灵而祭祀天地。更何况是在上古神兵榜上排名第五的“阳煞锏”。所谓的上古神兵,在齐海世看来,那就是一件可以吞魂噬魄的恶魔般的杀人凶器。它是一种诅咒,诅咒天下的战乱,诅咒天下的涂炭生灵。齐海世握着手中的天字墨锏,越来越刚到它的血腥和恐惧。而且,这几天,他就是在城外,天字墨锏每当午夜时分都会感应到地字墨锏的呼唤,那是一种疯狂,一种嗜血的疯狂的呼唤。他不知道,一旦这对“阳煞锏”相聚在一起的形。因为他想象不出,如果有朝一,天与地相合时候的形。

    三之后,冥罗城,城中百姓,城外诸侯,江湖武林都将随着冥魔轮的谋中和“阳煞锏”的出世而都将山雨倾城。

    (注意,本小说在起点连载已经有一个星期,虽然是每天三千多字一更,但是还是耗费了本人(本人新手)巨大的精力,而且经过一个星期的消耗,本人表示严重不支。所以为了更好的安排本人的正常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毕竟写小说是属于本人业余好),本人决定在以后的子,将会是一周两更,或者说是每周至少两更,仍然是每章三千多字。请读者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梦回唐宋盛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