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青儿的身世

    第三章青儿的

    第一节

    青青之矜

    “青青之矜,悠悠我心”。

    帝王之都,在此城的最东边,有一座宫般的牡丹花园。这座牡丹花园的原创使者是前朝的牡丹妃子,但是,非常可惜的是,在几年前,她就已经香消玉殒了。为了不让这座美丽的的宫不沦为废墟,不让其中美丽的且高贵的牡丹花自生自灭,为了继承牡丹妃子的遗愿。杨青主动担任起照料牡丹园的责任。

    杨青,字绿蔓,自号木天居士。其具体份为前朝帝王之女,同样的拥有杨氏姓氏,帝王血脉。此外,她还有一个同胞的妹妹,杨秀,字翠竹。然而,这对同胞姐妹之出生之起就分开了,三天之后,她们的生母离开人间。杨青留在帝王之都。而杨秀则流落人间。因而,两姐妹此天南地北,天上地下。

    也许,自杨青出生那一天其,她的生命中注定有了分离的元素,注定了一个人生活在看似繁华实则危机四伏的王朝。然而,命运是公平的。留在帝都的杨青从小就被不能生育的牡丹妃子所收养,这个牡丹妃子在生前和杨青的生母是好姐妹,至少在三千佳丽的**,有可以个交心的朋友,是这些妃子们除了等待帝王之外的最大奢侈。在那个权力倾轧,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人与人之间的斗争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进入这个金丝雀巢中所带来的孤独和寂寞,那一道道冷漠的眼光,一张张陌生的面庞。

    因此,除了等待幸运的降临。这些妃子还必须面对自己接下来绝大部分的孤寂的人生。在一尺见方的房间中,在一张小的可怜的梳妆台前面,这些妃子们夜夜面对着自己渐衰减的容颜,特别是**的佳丽,这无疑是一种夜以继的折磨。如果说刚出生的杨青是幸运的,那么收养或抚养杨青的牡丹妃子更是幸运的,她有了牡丹,有了杨青,她的精神世界不再是是无边无尽的孤苦的等待,反而她的世界到处都是美丽,都是充满生机的事物,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有美好的事物陪伴着。正因为如此,她是这个**的所有的妃子中活的最实在,最充实,最正常的佳丽。如果说,她逝世之前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她常常对杨青说说的。在**中她们最想得到也不可能得到的

    杨青和牡丹妃子一起生活了将近了二十年的子里,牡丹妃子除了教她养花,花,护花的本领之外,还把牡丹花最本质的精神培植到了杨青的骨子里_——牡丹之于富贵的更高境界是高贵。人人不可能生而富贵,但是人人都可以活而高贵。除此之外,牡丹妃子还把她对于的最原始的观念传达给了杨青,即《诗经》里面的《郑风》《子矜》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

    在这首古老的诗歌,在牡丹妃子念起来,杨青听得特别以后感触,杨青知道在这首诗歌里给我们生动地描述了一个多轻女子独自在城阙等候她的人时的形。她望穿秋水尤不见人的影,所以不免责怪他,责怪说你的影深深萦绕在我心间。即使我不能去找你,你怎么也不主动给我音讯呢?我无时无刻不在心里想念你,即使我不能去找你,你怎么也不主动来看我呢?我一个人在城阙守候你的到来,一不能看见你,我就犹如过了三个月那么漫长。

    显然,在**,这种幽怨只能生生的埋在心底。无法倾述,也无法排遣。

    也许,是牡丹妃子一生中从未得到过,因而她对的期待最为纯粹,最为干净,也可能是最为幼稚的。然而,这也并不阻碍对于初入世事的杨青对的期待。

    在牡丹妃子离开人间以后,对于牡丹花园的照料,其全部责任都落在了杨青的上。

    从那时起,这个牡丹园又有了一个孤单的影和一个寂寞的灵魂。而杨青的内心则是平静的,因为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二十年,早已习惯了这里的落,花开花谢,去秋来。

    第二节牡丹精灵杨青在开始独自照料整座牡丹花园的前面几个月前,她也越来越理解牡丹妃子说说的牡丹花的本质。如果说人有人格,那么花也有“花格”。也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杨青也体悟到,这些年,在这个偌大的牡丹花园中,她所照料的所有牡丹花中也没有相同的两朵牡丹花。然而,很讽刺的是,在帝都城外,她还有一个与她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的妹妹。

    因此,在杨青看来,每朵花就如同每个人。人有人格,人有七,喜怒哀乐。牡丹花亦是如此。只不过,人的绪可以表达出来,而花却表达不出来或者说,人们理解不了。但是,每天与花,朝夕相对的杨青却有着明锐的感知能力。为此,她为了更好护理整个牡丹花园,她还自学了医术,但是并不给人看病,而是专门给她的牡丹花看病。因为在她看来,花比人简单,花比人更加通达理,花比人更加的有感

    人们常说,“草木无,流水无意”。但是杨青却固执的认为,“花木有本,何求美人折”。

    曾经有一次,杨青为了阻止某个太医用还未开放的牡丹花蕾做药引,她这个业余的外行凭借接着自学的医术,和这个太医在牡丹花园据理力争加胡搅蛮缠的僵持了了将近两个时辰,最后弄个的那个太医自己都不好意思了,灰溜溜的缩回去了。从此,整个帝都的太医都知道了这个牡丹精灵,从此在也没有太医用牡丹花蕾做要药引了。

    杨青在常除了护理这个牡丹花园外,她还每天给牡丹花画像。用自制的“颜料墨”——她每天拾取掉落在地上的牡丹花瓣,将各种各样的颜色的牡丹花瓣装在一个小竹节里面,将它们绞碎,在加上一些特有的泥土和纸质材料等材料和现有的墨水进行融合,制造出了“牡丹颜料墨。”用来画牡丹花和其他一些有颜色的图画特别合适。因此,这种“牡丹颜料墨”,在**特别受其他妃子的欢迎。然而,那些妃子并不知道这个“牡丹颜料墨”的真正用途,完全是为了好玩,图新鲜。但是,杨青并不以此就觉得很浪费。因为,杨青在这个偌大的金丝雀巢中有太多的时间来做与牡丹花有关的事了。杨青也以为自己和牡丹妃子一样,都会孤独终老在这个牡丹花园中。

    第三节军医之花

    在杨青看来,牡丹花园中的子还是那么的单调,重复和充实。

    然而,就在一个月前,**中人心惶惶。

    据帝都传闻,在一个月前,就有军队在城外驻扎。而这个月,城外的军队已经在攻城,而且攻势很猛烈。这消息一传出,最先在帝都的**中开始爆炸。

    很多的妃子已经开始纷纷想方设法要出逃了,惧于帝都内的帝皇还没走。这些妃子还算安分,并没有大量强制出逃的现象发生。

    与那些妃子的担忧比起来,杨青的焦虑和担忧明显不存在。她对自己说,有牡丹花的地方就有她的家。而现在,她唯一担心的是,如果城外的大军破城。这座宫的牡丹花将何去何从。因此,她每天将子过得特别的细。因为,杨青知道,她自己与这座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牡丹花园相处时不多了。每天,她仔仔细细想的熟悉这座牡丹花园的每一朵牡丹花,每一瓣花瓣,甚至没一寸土。

    但是,在战争期间,她除了护理好花园之外。她作为业余的“太医”还得帮助那些太医配药,送给守城的将士,去治疗伤病。而她这个业余的太医会配得要大多牡丹有关的外用药。而这些牡丹药的功能也仅仅局限于清,宁神,静气的功效。但是,也是仅仅如此,那些守城的将士看到这些药的时候,却也泪盈眶,感激不已。虽然,杨青没有机会亲自到前线,但是,每个是士兵都知道,在城东的一座牡丹花园内,有一朵盛开的的军医之花。也正是这多牡丹之花,给了他们不少力量,让他们觉得,所有的牺牲还有意义。

    然而,帝都虽大,却由于近几年的内销外耗,已经外强中干。因此,不到半个月,帝都就破了。

    于是,这个帝都被迫向北迁移。杨青也在随着迁移到队伍而离开了牡丹花园。从此

    杨青便随着落魄的帝王迁移队伍而在这个土地的东南西北四处流离颠沛。也是在这中颠沛流离的岁月中,她也在尽量适应并且去尝试去经历这该经历的一切,遇到了该遇到的一切,也正如牡丹花的花蕾也必将要经历暴风骤雨的打击和电闪雷鸣的恐吓。才能迎来她肆无忌惮的灿烂的绽放,绽放自己积蓄一生的美丽和华丽。

    她始终铭记这牡丹妃子教给她的牡丹花的本质——人人不可能生而富贵,但是人人皆可活而高贵,哪怕在战争乱世。只要有土地和阳光,牡丹花依旧可以开的辉煌。牡丹花亦能如此,人亦可。杨青坚信。

重要声明:小说《梦回唐宋盛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