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9号 书名:激荡人生路
    二柱子刚走到门口,美人忽道:“小兄弟,还有件事想麻烦你,不知你愿不愿意?”

    二柱子道:“女客官,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

    美人有些羞涩,轻声道:“稍后,能劳你在门外替我守着么?”半月来,依她的洁癖,这没法沐浴的子,着实让她难受。今,同伴们均在镇上寻人,她便想趁此良机,好生洗个澡,去去上的污垢。可又怕同伴不知,到时冒昧闯进,岂不糟糕?

    听她说要自己守着,二柱子想反正左右无事:“可以,那我在外守着便是。”转想出门,美人又道:“慢着,这个你拿着。”二柱子回头,看见自己手里被她塞了块碎银,忙道:“啊!这……”他一年的伙计生涯,由于一直在劈柴,切菜,这客人打赏的小费,可从未收过。这下,他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美人笑道:“你拿着便是,这是你该得地。”

    二柱子听她说是该得的,便把那碎银塞进怀里,心想,这也许是洗澡费,只是我不懂。待会,交给掌柜。说了声:“谢谢!”后随即出了门。

    到了门外,二柱子寻了个石墩坐下,望了望天空,瞧着当正午,虽然已到初,呼呼北风依旧是刮地得甚急。过了会儿,他便觉得子有些寒意,站了起来,双手合拢放在嘴上,一个劲地呵着气,双脚也猛地在那跺啊跺的。

    这么过了半晌,猛听得美人房内传来一声尖叫,其声极是惨厉,便似遇到了莫大的惊吓。二柱子也未多想,就朝房间冲去。他本来就力气大,这房门又是比较普通,怎能吃得消他的冲撞。只听见“嘎咧咧”的几声响,继而“砰”的一声,那门顿被撞破。冲进去后,嘴里尚且高声喊道:“女客官,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

    当他奔到浴桶边时,一声惊喊“啊!”传入耳内,又见那美人双手捂着前,急声道:“出去,快出去……”

    仓猝中,他便瞅见那美人**子当真美丽,上的肌肤白得几乎耀眼,便像是掌柜的玉观音一般,但比玉观音似乎还要人。自己的心儿莫名其妙地跳动着,血液也仿佛奔动起来。

    但美人随后的斥呼,他固然是比较木衲,但也觉得自己眼下的举动大为不妥,忙转回奔出去。哪想到一个慌忙,居然推倒了浴桶边的屏风,一下摔倒在地。紧着爬起来,闭着眼,高声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着,退了片刻,想着这么退总不是个道理,登时回朝前直跑。堪堪数步,又是一个趔趄,从房内跌出房外,跌倒后,也没细看,当即爬起,往自己房里飞奔。

    美人望着眼前的惊变,一时都忘了继续喊叫。直到瞧不见二柱子的影,才念起,眼下的场面着实狼狈,别说遮挡浴桶的屏风,纵是房门都教那傻小子撞破了。而自己就等同于在光天化下露天沐浴。念及此,又是惊呼一声,拽起一边的浴巾向空一舞,犹如一道匹练,瞬时把那无限美丽的躯绕紧。

    静心聆听下周围的环境,旁人似乎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变,当即便略放下心怀,右手抽出一根丝巾,拉起倒在地上的屏风,随即躲在后面,穿上自己的衣衫。一边穿衣服一边思索该如何解决这桩尴尬事?每每想及适才的难堪,她那美的玉容上一会白一会红,有时甚至是一片铁青。

    心想,自己好坏也是鹿鼎山庄的庄主,若此事让外人得知,自己丢脸的事小,只怕鹿鼎山庄百年威名,今一朝丧尽。又想,自己当真苦命,与丈夫还没洞房,他便旧伤复发,因而丧命,自己也落了个克夫之名。数月之后,父亲由于心弟子兼得意快婿突然病势,女儿又成寡妇,郁郁积闷下,竟也撒手人寰。而如今,自己非但遭受了这等不白之冤,更连这清白之躯也被那小子尽数阅遍。这……这……这事,若让那些原就在背后指指点点的人晓得,还不知他们会怎生编排我?想到这里,她是愁苦万分。

    黛眉微蹙下,泪水不悄悄滑落。暗忖,苍天当真不公,难道红颜就该薄命?一阵阵黯然无助的绪,不断袭上心头。

    沉吟了半天,她忽的双眸微泛冷光,低声道:“只须除掉那小伙计,就不怕此事会外泄了。”说到这里,她那右手猛地握紧。可片刻后,又是松开,显得甚是凄然,喃喃自语:“这事说来,也不全怪他。是我不好,望见房内突然窜出老鼠,惊叫之下,才把他引来。若因此事,我便随意的诛了他,这……这教我怎么过意地去?”

    一时间,对于应该怎样处置二柱子,她是满心彷徨。

    今由于店里的江湖中人都已在镇上闲逛,赵一炒是轻松已极。他坐在柜台上撑着下巴,无聊地拨着算盘上的算珠。心想,这些江湖人也不知何时可以离开北王丘,若总赖在这里,早晚一会出大事。正思忖间,从门外走进两个老者,一个是长得高高,面容呆板,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另一个白发白须,矮矮胖胖,生得像个球,脸上贴着块狗皮膏药,左眼上有个黑眼罩,竟是个独眼老头。

    两人刚踏进酒楼,独眼肥矮老头便大声喊道:“掌柜的,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快些送来,我可饿死了。”

    赵一炒一愣,忙陪着笑脸从柜台里出来,笑道:“有、有,客官是自己点?还是小店为你们配菜?”

    那面容呆板的中年人随手丢出一块银两,冷声道:“你们配吧,有什么好的尽管送来,让我这兄弟好生吃上一顿。”

    他这话听的旁边的独眼老儿喜上眉梢,直笑的浑一颤一抖,恍若一座山发生了地震似的。

    赵一炒却是愕然,暗忖,这称呼实在荒诞,中年人居然唤那独眼老头为兄弟,而这独眼老头倒也没甚意见。嘿……稀奇,稀奇。想归想,可他嘴里未停:“是、是、是,立时便送来,客官先歇着。”

    待赵一炒进了厨房,那中年人传音道:“老胡,我先四下走走,瞧瞧圣子究竟是谁?而且,我觉得这通灵镜今有些古怪。”

    原来这二人便是那所谓圣教的两个长老。他们在山上化好装后,便径直来到一品楼,途中尽管遇到一些的江湖人,但他们也属幸运,居然就这么有惊无险地到了酒楼。

    胡长老道:“好,你先到后院瞧瞧。”

    我这就去,你在这里等着,若有事,我用教中暗语通知你。”余长老回道。

    余长老装出闲逛的样子,往后院走去,待到了厨房,忽觉通灵镜一阵抖动,他心中一喜,心道,嘿……得来地全不费工夫,看来这圣子定是在厨房。刚想寻个借口,进去打量。

    便听见酒楼的掌柜在里面道:“铁蛋,你去找一下二柱子。”余长老一惊,也未多想,慌忙的向后退却,猛觉的有人朝自己发疯似地冲来。

    这人的速度极是迅捷,而且威猛,余长老压根儿未及多想,也没来得及运功护,便被这人撞出三丈开外,直直地摔在地上。余长老虽然是当世高手,但像他这样的老朽之辈,又未运功护,被人这么一撞,当真是骨骼裂,疼痛不堪。怒极之下,抬头一瞧,撞他的人原是一个少年后生。

    余长老跃而起,抬手便想一掌,这一掌若是打实了,这撞他之人势必一命呜呼。刚一运力,便觉得怀里的通灵镜突然颤动,那震动的幅度比适才厨房门口的时侯还要激烈三分。心中一动,沉吟着,眼前这小子难道就是本教的圣子?可适才在厨房门口时的异动又如何解释?难道说,这一代的圣子有两位?那,那……岂不搞上分裂?想到此处,不惶惶。这样的事别说是他,就算是圣教历史上也从未遇过。

    那后生这时忙道:“啊!客、客官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紧吧?”这人正是刚刚看过鹿鼎山庄宋美人的绝美**,然后仓惶逃跑的二柱子。

    余长老正在思忖圣教是否会分裂的事,二柱子的话,他是半句也未听进。

    二柱子见这中年人站在那儿,不言不语,心想,他是不是被自己那么一撞给撞傻了?想到此处,直觉的自己是罪大莫及。

    恰好在这时,铁蛋奉着赵一炒的命令,来后院寻找二柱子。瞧见他浑无事,在那与人攀谈,心下着实郁闷,嗔道:“二柱子,掌柜的叫你过去。”

    二柱子一惊,忙回道:“哦,知道了。”要他眼下就走,心中实在放不下刚被他撞过的人,又道:“客官,你没什么事吧?

    铁蛋到后院的时候,余长老怀里的通灵镜又是一阵颤动,只是这幅动,比遇到二柱子时却是弱了不少。通灵镜的异动同时也惊醒了沉思中的余长老,他一个激灵,就听见二柱子的问话,无意识地道:“没什么,没什么。”他此刻满脑子的是应该如何处理两个圣子的事?至于是否撞伤,已然无暇理会。望着敦厚守礼的二柱子以及戾气横生铁蛋,心中疑问道:“这代降世的圣子怎地全是酒楼伙计?”

    二柱子听他说无事,自是开心,当下又是一阵抱歉,随即便去了厨房。铁蛋随后也跟了进去。

    余长老大感踌躇?心想,不如去问问老胡,听他有什么建议。到了前厅,胡长老正在大吃大喝,朵颐狂嚼,瞧见余长老到了,他道:“坐、坐……娘的,这里的菜真是鲜美,比咱们那里要好上数倍。”

    余长老瞧他那样,不苦笑,他知道这搭档素来粗心,对于什么事,要么是杀,要么是欢喜,要他提些建议?无疑是对牛弹琴。只是眼下势若不告诉他,只怕他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坏事。想到这里,他道:“老胡,今这事,我也糊涂了,你知道吗,我遇到了一桩圣教数千年未遇的稀罕事。”

    胡长老仍是右手执鸡,左手灌酒,听到余长老的抱怨,他也没怎么正经,嘴里嘟囔道:“你倒是说说看,让我也长些见识。”

    接着,余长老便把自己适才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他。

    胡长老听后,嘿嘿笑道:“老余啊,老余,你平时总说我糊涂,可眼下,我瞧你也糊涂得紧。这有什么好难办的?你一个,我一个,不管这两个小子到底谁是圣子,咱俩把他们一锅端,尽数交给法王,让他们去验,不就得了。”

    听他这么说,余长老白眼一翻,心想,这事难道我就没想过?不就是怕圣教分裂,才犹豫未决么?若像你说的这么简单,我早就做了,还来问你?又想起教中这段时间的内讧,四**王各分阵营,那是斗的不亦乐乎。而圣宗大人由于闭关修炼无上**,对部属的争斗,他也放手不管。若此次寻了两个圣子回去,只怕圣教将来会裂成两块。想到这里,愈发头疼。

    过了一会,听得胡长老自语道:“娘的,鸡腿才两个,吃一个少一个。”这句话方一入耳,当即令他灵光闪现,转念想及:哼,管他有几个圣子,反正我只须带上一位,另一位么,就让他自然消失吧!

    这时,二柱子正端菜上来。

    余长老蚁语传音给胡长老:“这人就是其中一个圣子。”

重要声明:小说《激荡人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