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9号 书名:激荡人生路
    数来,赶到北王丘的江湖人士是越来越多。有近百余名。这时的赵一炒反而放下了心思,认为祸福皆由天定,若天要人亡,自是难避,若仅是一场虚惊,那么再担忧,也不过是庸人自扰。这样,晃眼半月过去了。在这段时间,北王丘的居民虽然钱挣得不少,但瞧着满街的带刀佩剑之人,心却是总发慌。既想继续赚钱,又想维持住原先的平静岁月,此刻的困扰也实属难受。

    这,二柱子从柴房中出来,刚到院子。便听见有人喊道:“小兄弟,有水么?”

    一听这声音,他便知道定是那个美得一塌糊涂的小娘子,顿时回打量,一望下果真不错。这小娘子,今仍是一素装,去了那件皮袄后,显露出的段,却是教人垂涎滴。上半裹得紧紧,得圆圆,顺着那线条一到腰际偏是骤然紧束,仿佛那风儿也能把她摇断。

    这般美态若是让其他男子瞧了,包不准会暗自流涎,但落在二柱子眼里,偏生与那长得好看些的莲藕没甚不同。他道:“女客官是要喝水么?”

    美人这时微笑了下,玉容瞬时变得羞红,似有什么尴尬之事难以出口。她不说,二柱子当然不明,又道:“女客官,你若要喝水,我稍后送来便是。”

    美人听他误会,忙道:“不、不,我、我想问声,你们这里能……能提供水沐浴么?”

    二柱子一愕,心想,这么冷的天,都要洗澡,她难道就不怕冷么?算了,既然她要洗,我便给她水,万一被人说咱一品楼的服务不周,岂不糟糕?他道:“有是有,只是这天气寒冷,女客官莫要生病了。”尽管是本着酒楼着想,可要他眼睁睁地瞧着人家生病,却也大大的不愿。因此,仍是提醒了一下。

    美人把话说出,些许羞怯便也去了,此刻显得颇为淡然。她道:“这不用你担心,只要有水便好。稍后,能送到我房中么?”

    二柱子“嗯”了一声,急忙到厨房中,为那美人烧水去。

    北王丘山后,林木葱郁,山石嶙峋。在一块陡峭山崖下居然有一处狭小的山洞。这山洞隐于山崖之下,藏于密林之中,若是寻常游客定是找不到这里。此时,山洞里却有四个高矮不等的男子并排并地听着一个肥矮老者在训话。

    那老者精神倒是矍铄得很,满头的白发白须连在一起,面容让人较难瞧清。红润的嘴唇一开一合不断说着损人的话语,尤其紫红色的鼻尖,顺着他的愤怒,也是抖动不已。教人极是好笑。不过那四个被训斥的人倒不敢露异色。即便是四处飞闪的口沫星子溅到他们的脸上,也不敢擦上一擦,依旧保持着恭敬的姿势,垂首聆听。

    老者就这么指手划脚地骂了半天,看着四人诚恳认错的态度,仿佛感到极为舒畅过瘾。过了一会,声音便也低了,慢条斯理地道:“这骂,本长老也骂过了,可是圣子的行踪,你们在这待了数月居然毫无所获,未免有些渎职。你们固然是闻法王的手下,本长老不便越权处置,但你们这样的办事能力,难道就不怕丢了法王的颜面?到时,哼哼……纵是本座不罚,贵法王的手段,想来你们也是了解。”

    那四人被他这么一唬,竟是浑涩抖,原本寂静的山洞里顿时响起一片牙关打颤的声音。其中一人勉强开口道:“胡、胡长老,我等,我等已经尽力,只是这北王丘近来不知为何?来了许多的武林中人,黑白两道均有。瞧这架势,他们对圣子降世,似乎也有察觉。我等不敢明目,生怕惊扰了他们,万一让他们预先寻到圣子,我教大业怕是要受挫,故而,这些子,我们均是谨慎行事,小心查找。这速度嘛,也就慢了点,还望胡长老回去后为小的们美言两句。”

    胡长老听得他们服软认错,自承办事不力,不由得意,笑道:“嘿嘿……全是神教的兄弟,有何美言不美言的?只须老夫帮地上忙,必不会袖手,你们放心便是。”

    他这番话音刚落,那四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外面就有人喊道:“老胡!你可真是老糊涂了。他们哪里是认错啊!简直就是表功。”随着语声响起,一个瘦高老者快走了近来。两个老者站在一起,顿时形成一副滑稽图像。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当真是两个极端。胡长老听同伙说他糊涂,难免不喜,嗔道:“老余,你什么意思,居然说我糊涂,莫非就你聪明?”

    老余沉声道:“这四个小子的话,你再仔细辨辨,就知道自己是否糊涂了。还用我说?尤其那句‘我等不敢明目,生怕惊扰了他们,万一让他们预先寻到圣子,我教大业岂不是要受挫?’这无疑是说咱们不顾圣教大业,在那胡乱指责,而他们全属冤枉,其可悯、其可恕?亏你还以为自己有多大的威严,让闻老儿的手下在你面前屈膝俯首?”

    胡长老倒也勇于认错,听完他的讲解,顿道:“不错、不错,差点上了这四个小子的大当,被他们当猴耍。”

    四人听到这里,已是惶恐,跪下齐声道:“胡长老、余长老,我等言语不敬,望长老们恕罪!”

    刚来的余长老不置可否,神色不变地站在胡长老的边,而胡长老则目露凶光地望着四人,冷笑道:“四位,你们当老夫糊涂,所以虚言晃骗,以为为闻老头的手下,老夫便治不得你们?”

    四人吓的连声道:“不敢、不敢……”小的们借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慢待您老人家呀!

    胡姓老者望了下余长老,瞧见他丢来的眼色,立时领会,又道:“哼,反正留不得你们。”说完,形暴起,迳向右侧两人扑去。与此同时,涂长老则向左首二人击去。四人万没料到长老们会向他们出手,因此毫无提防,况且双方的实力相差又大,待听闻风声响起,已经来不及了。直感觉眼前一黑,便各自倒在地上。

    瞧着四人被自己击毙,胡长老呵呵道:“老余,这下,闻老儿又少了四个得力之人啊!”说到这里,骤然变得忧愁道:“可是到时圣子的行踪又怎生寻找?”

    余长老道:“老胡,此趟谢法王派老夫来,一是剪除闻老儿的手下,以防他寻获圣子,挟主号令全教;二来么,你瞧……这是什么?”他不知何时从怀里掏出一面花纹古朴的青铜古镜,在胡长老面前炫耀地晃了下。

    胡长老大喜道:“这、这莫非是通灵镜?”

    余姓老者道:“不错,闻老儿的嚣张,法王早已看不惯。所以,此次切不可再让他寻到圣子,否则,还有何人可以治他?咱们先除了他的爪牙,然后凭着通灵镜与圣子的先天灵,只要在这方圆百里,何愁寻不到他?到时,咱们就看着闻老儿吐血了?”想到得意处,他是哈哈大笑。呵呵……哦,对了,老余,咱俩什么时候去寻圣子?”胡长老问道。

    老夫先试试,看看这通灵镜是否与传说一致?”说完,余长老就从怀里掏出通灵镜,然后闭眼,盘膝而坐于地,把灵镜置于腿上。双手结成古怪的手印,拇指、中指相合,拼成心形,另三指朝上,微微颤动。渐渐地,双手溢出一丝白烟,袅袅飘飘,在这后山丛林的暗里,极是明显。

    过了片刻,白烟愈聚愈浓,形成了一片白雾,弥散在他周的半尺开外。与此同时,原是静静不动的通灵镜突然泛起一片暗红色的光辉,随着光辉益发地炽眼,通灵镜缓缓浮起,直至离地三尺,方停了下来。与余长老的百会,仅仅相隔半尺。此时,他微闭的双眼,猛然睁开,一缕精光在眼中疾速掠过。他嘴唇微启,念着不知何种语言的咒语。半晌后,通灵镜里出一道暗红色的细小光柱直往他的百会罩去。

    胡长老在旁瞧的有些愕然,这通灵镜是圣教传说中的圣物,只知道它与圣子有着莫大的干系。每代圣宗涅槃前,需要寻找下代圣子延续圣教大业时,便是这通灵镜大显手的时候。只是这通灵镜有一奇,若想晓得每代圣子的行踪,虽然可以用它探察,但只能用三次,若是超过了,那便再也无用了。除非有下代圣子降世,它才会恢复灵,否则,纵是天神下凡,它也依旧架子大得很,保证对你不理不睬。

    一炷香过后,通灵镜的异态逐渐恢复成一面寻常古镜的样子。胡长老瞧着余长老站起,忙道:“如何?如何?”

    余长老喘着气道:“这通灵镜果真不是凡物,圣子定是在北王丘的一品楼内,具体是何人,却还要在二十丈内,通灵镜才会告知。再或就是用“寻圣探异**”。”

    胡长老道:“那就去啊?还磨蹭什么?”他刚腾起子,便被拽住,余长老沉声道:“老胡,你急什么?北王丘有黑白两道近百名高手,咱俩若这么去了,即便寻到了圣子,你就能保证带着圣子完好无缺地离开?”

    胡长老气呼呼的神色,听完涂长老的一番责问后,顿时黯然,“那怎么办?就在这等?还是等着天王派些教中高手前来?万一圣子先被他人寻到,待圣宗大人归天,我教岂不是群龙无首?”

    余长老道:“那倒不然,我的意思是咱俩需得化化装。你我的相貌过于扎眼,若不化装,只怕刚上大街,就会被那帮兔崽子们给认出来。”

    胡长老一听,哈哈大笑:“老余,你晓得我急噪,怎么有这样好玩的事,也不早说?”

    二人一番商议,便在山上简单地化了下装,直奔小镇而去了。

    待二人影渐逝,一个青色的高大人影从一株树后闪了出来,那人喃喃自语道:“谢逊呀,谢逊,你派这两个糊涂长老出来办事,岂不是在助我?”说完,冷哼了一声,朝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尾随而去。

    烧好开水的二柱子提着满满的两桶水往那美人的房间走去。到了门口,二柱子喊道:“女客官,你在里面么?”

    “在的,你进来吧!”听到有人回音,二柱子用腿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美人正坐在椅上,无聊地托腮凝望着窗外景色。待二柱子进屋后,微笑道:“小兄弟,辛苦你了!”

    闻着房内的异样芬芳,二柱子大感畅,不由的声音也大了点:“不辛苦,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他把两桶水,缓缓倒进浴桶内,瞧着水面不高,又道:“女客官,这水好象不够。我再提些来。”

    美人嫣然一笑道:“好的,真是麻烦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激荡人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