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女人真够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金宝宝 书名:驱魔女天师
    ( )    炎戮笑了笑说:“能把调皮鬼都教育好,银婆婆你对小鬼很有一嘛!”

    银婆婆呵呵地笑了,“刚开始的确很头疼,不过习惯就好,我这条命天生异常,注定孤独终老,幸好有这群小鬼们陪伴。收养他们也算是为自己积点德吧!”

    银婆婆的话让我的心微微一颤,注定孤独终老?她会算命?

    “你应该听说过棺材童子吧,对付这种厉害的小鬼,银婆婆有何高见呢?”炎戮一脸轻松地问,我却有些意外,搞不懂他为什么会问银婆婆这样的问题。

    虽然银婆婆对调皮鬼很有办法,但棺材童子不是一般的小鬼!我不认为银婆婆会知道对付棺材童子的办法。

    银婆婆并没有为这个问题感到惊讶,反而正色道:“棺材童子的怨念太重,可不同于一般的小鬼,不容易对付啊!我听阿寿说了,你们昨晚就是去捉那只小鬼。你们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捉他吗!”

    “是!”炎戮很直接地承认了,我在一旁沉默不语,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我总觉得炎戮知道的东西比我多,而银婆婆给我感觉有点高深莫测,不像一般的老人,但表面看上去,又很普通。看不出异样。

    “你们为什么要捉他?”银婆婆问。

    “因为他体内藏有一颗不属于他的心脏,那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必须拿到手!至于棺材童子,我们并不想伤害他!而且也不能伤害他。”

    银婆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炎戮,忽然说道:“我有一个办法,但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做到!你们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

    我与炎戮互望了一眼,伸出手来。银婆婆仔细地看过我们的掌心,又捏指一算,道:“你俩很有夫妻相!而且姻缘线又吻合,做夫妇的话一定可以白头偕老。”

    她的话让我皱眉,怎么讲到我姻缘那方面去了?还把我跟炎戮扯到一块?这怎么可能?

    炎戮察觉到我的不悦,清咳道:“咳咳,银婆婆,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银婆婆这才回到正题:“棺材童子虽然邪恶,但内心始终保留着孩子般的纯真,他也想得到大人们的,而父母的是他最想得到的。所以,你们可以尝试假扮他的父母,让他感受到你们的,用你们的去感化他,这样,不仅可以化去他的怨念,还可让他的心灵之窗开启,你们想要的东西自然可以顺利拿到手。”

    我认真地听着银婆婆的话,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在棺材童子心灵开启之际,也是他最放松的时候,要拿到心脏绝对轻而易举,这个办法行得通!只是——要我和炎戮假扮夫妻?

    “我们怎么假扮他的父母?他已经见过我们,怎么会这么容易上当呢?”炎戮不解地问,银婆婆笑了笑道:“这个我自有办法,你们还是考虑清楚吧!如果决定相信我的话,那明晚来找我吧!”说完迈着蹒跚的脚步回屋了。

    “喂,你觉得银婆婆的办法信得过吗?”我皱着眉头看着炎戮。

    炎戮摊了摊手,“不知道哦!明晚之前,我们想不到别的办法,那就用她的办法试试吧!怎么样?”

    我沉默地点点头。

    很快到了第二傍晚,我们想不到别的办法,便来到银婆婆房门外。

    ‘叩叩叩!’我轻轻敲了下门,里面很快传来银婆婆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推开门,我和炎戮走了进去,银婆婆正戴着老花镜坐在椅子上缝着一件红色的衣服,抬头扫了我们一眼,淡淡的语气道:“你们想清楚了吗?”

    “嗯!”我俩点头,银婆婆接着道:“那你们先把上的武器交出来!”

    把武器交出来?我犹豫了,炎戮却毫不犹豫地把伏魔鞭交了出来,我想了想,最终还是交出了伏魔棒!

    “这东西我暂时帮你们保管,等你们回来,自然交还给你们。”银婆婆说着,从柜里拿出两个早已准备好的一对侣木偶,他们上穿着红色的嫁衣,就像准备拜堂的新娘和新郎。她把木偶递到我们面前,道:“这两个木偶分别代表你们!你们在木偶的背上写下自己的时辰八字,再点一滴血在木偶的额头上!这样棺材童子见到你们,就好像见到自己的父母,绝对认不出你们了!”

    我们照做,写下时辰八字后,咬破手指在木偶的额头上轻轻一点,然后把木偶递了回去。

    银婆婆收回木偶,拿起银朱笔在我的左手和炎戮的右手分别画了道符后,叫我们牵手,还慎重地叮嘱道:“记住,手一旦牵了,就绝对不能放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放手,不然我这法术就失灵了!那样你们的处境就会很危险……”

    我认真听清银婆婆讲的每一句话,牢牢记在心里。

    待银婆婆交待完毕,炎戮牵起我的手,我微微一颤,望着他的刚毅的侧脸忽然有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在曼延,我心想应该是法术开始生效了吧。

    走出银婆婆的房间,我们的手一直牵着,这让我有些不习惯。但心里还是不时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放手!

    临出门之际,我忽然停下脚步,担心地问:“我们真的这么空手而去吗?”没有伏魔棒在,我觉得很没安全感。

    “那当然!”他还是像往常一样,一脸轻松地看着我:“对付小孩子嘛,本来就不该动用武力!银婆婆这招用去感化他,我觉得一定能成功!因为——母是最伟大的嘛!一会要靠你了哦——妈妈!”

    “去你的!”我狠狠地踩了他一脚,都死到临头了,还会说笑!

    “唉哟!”他痛得直皱眉,“你这女人还真够狠的!幸好你没穿高跟鞋,不然我这脚肯定废了!”

    我刚想说什么,发现门外站着个人影,抬眼望去——是阿寿,他的视线停留在我和炎戮牵在一起的手,眼底掠过一抹明显的失落。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女天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