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抢夺无仙果,此物与我有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易庚 书名:重生之鸿蒙杀道
    刚刚追了没多久,突然前方一阵地动山摇,伴随着一远古凶兽的咆哮声传出老远,云逸稳住形,凝神仔细听去,却是那接引与准提已经与守着灵果的凶手战将起来。

    云逸脸上泛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运起形,迅速向前方掠去。行走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见一四蹄生风,獠牙泛着森森寒光的凶兽仰天咆哮着攻向接引两人。

    接引急声怒斥,魔杵挥出,将那凶兽打了一个咧踔,激起丈许尘土,沿路撞翻了十几颗怀抱粗的大树后才堪堪停住子,被如此一击,那凶兽倒也不敢贸然攻击了,低声咆哮着,前蹄不停地蹬踏着地面。

    接引道人失笑一声,对准提道:“几百年不来,不知从哪里来了这么个凶兽来守护宝物,却是为兄失策了。”

    准提道人手拿加持神杵,闻言之后,平添三丝苦闷之色,讲出来的声音也是苦到了极致,只听他道:“此事却也怪不得师兄,此物与我等有缘,怎能让这孽畜逞凶?”

    隐某处的云逸听到准提面不改色的讲出如此不要脸的话,差点绝倒。心中恶意的琢磨道:“这厮面皮忒厚了些,这不是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吗?你几百年不来此处,如今前来巧取豪夺,却也能讲的这么正气凛然,啧啧,婊子,果然是婊子中的极品啊!”

    不管云逸怎么腹诽,那准提道人却已经提着加持神杵冲了上去,与那凶兽战在了一起,一时间大树涔涔倒下,河水卷起百丈巨浪,拍打的山壁发出隆隆响声。

    准提手中神杵挥舞的凛凛生风,大开大合间不见一丝慌乱,那凶兽一直被压迫着毫无还手之力,只见对方一杵对着面门砸将下来,凶兽眼见不敌,哀鸣一声,夹起尾巴就要逃窜。准提正打的兴起,哪容它走脱?大喝一声:“孽畜休走!吃我一杵!”说着脚底生风,一飘十多丈的追赶上去。

    接引道人见大局已定,只是在一旁抚掌赞叹:“师弟的一修为真是愈加精深了,不好……”连话都来不及讲完,形已经冲了出去。

    却道为何接引大惊失色?再看准提道人此时还哪有一点有成竹的气势?满脸的惊慌失措,全是为了前面扭转过来的凶兽而已。

    只见那凶兽被准提道人追的急了,咆哮一声,突然扭摆头张嘴,一动作一气呵成,从嘴中喷出一片绿光,迎面照着准提道人而来。

    准提道人初始并不在意,只道是什么迷惑心神的障眼法而已,就待穿透而过,直取对方狰狞头颅,却不成想体刚刚沾上那绿光,周就被腐蚀的鲜血淋漓,好不凄惨。他本是西方庚金菩提树,体破损了只要闭关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但是让他恐慌的是,那绿光竟有着腐蚀元神的能力,准提道人运功于体内,苦苦防守,体内元神更是瑟瑟发抖的滚做一团。

    说来长久,实则只是接引道人那一句话的时间,事就急转直下,接引与准提虽说不是孪生兄弟,却也手足深,两人交绝非作假。见准提有难,怒斥一声:“孽畜尔敢!”手掌挥动间,一柄透着莹莹宝光,周全白的拂尘祭出,略一挥动,周遭狂风顿生,将准提旁的绿光吹散,紧着着连续挥动三下,凶兽哀嚎着跌飞出去,将后的大山生生的砸出一个幽深大洞,无数巨石从山上滚落,将那已然呜呼哀哉的凶兽埋在了塌方而成的碎石中。

    接引顾不得灰尘遍地,赶来准提的边,沉声喝道:“闭目,抱元守一,我为你驱除体内残留毒气。”准提听后立刻盘膝而坐,凝心熬炼,只见丝丝死气从他的中飘出,飘到哪处,哪里就被腐蚀出一个大洞,云逸看的浑一阵鸡皮疙瘩生出,咋舌的想到:“即使我的由盘古精血锤炼打磨了一番,可也没修炼到盘古真的状态,若被这东西纠缠住,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却不说云逸偷偷感叹,那边的接引已经站了起来,随后脸色苍白,体已经极度虚弱的准提也苦着脸起,低声叹道:“如此一折腾,我的修为被生生磨去了百年,真是何苦来哉?”

    接引笑着道:“师弟此话怎讲?等你服下那无仙果后,还怕修为恢复不了?到时候还会有所精进,还苦着脸色作甚?”

    准提道人指着自己的脸,苦笑阵阵的道:“师兄你还不知我么?还不是因为不小心沾染了庚金之气,让我化形而出的时候表僵硬不得正常,哎,却是难道祸福。”

    接引道人难得的沉默了一下,避开这个话题,指着前面不远处已经有异香飘来的无仙果,对准提道人说:“这无仙果花开七片,结有两枚果,咱们快去取来,将那灵气转变为自修为才是正经!”说完拉着准提的手掌连连邀请。

    准提做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正要随着对方上前,没想到凭空一阵风刮过,刚刚还在面前十来丈的无仙果凭空消失了,连根茎都没有留下。却是云逸眼见时机成熟,悄然将无仙果给搜刮走了!

    空中只传来云逸的一声轻笑:“两位道友请了,多谢两位不辞劳苦的将在下领来此处,如此厚礼相送,贫道实在想不出理由来拒绝,哈哈哈。”

    准提道人听出这人分明就是前几相遇的道人,怒上心头,一口血没憋住,喷出了老远,嘶声喊道:“云逸道人!你这杀千刀的!”他与那凶兽一番大战过后,还没有调息过来,根本无力追击,眼见着对方如此轻松地就逃脱了,连连怒吼。

    接引道人一实力还没有消磨掉,本来笑意盈盈的脸也变成了猪肝色,怒斥一声,“师弟,你且在此等候,为兄不多时就将他擒获回来!”说着驾起祥云飞速的向云逸追击而去。

    云逸感受到后那股恐怖的气息一直跟随,暗自冷笑,用力催动功力后,速度再次增加三成,死死地压制住接引道人的速度。

    接引道人见云逸越飞越远,不由怒火中烧,他可是早已经将无仙果当成了锢般的存在,如今被云逸豪夺而去,心中的愤怒别提有多大了,只觉得周气血鼓胀,一通血冲上脑袋,将魔杵祭出,遥遥打响云逸后。

    云逸突然感觉后劲风袭来,连忙矮下子,魔杵擦着头皮飞速而过,一击没有奏效,在不远处转了一个圈,掉头再次向云逸击打而来。

    云逸‘哈哈’大笑着一指点出,灭神指与魔杵硬生生的对撞一记,只见魔杵被震的向后飞退丈许,杵上出现一明显的凹痕。如此时间已经为接引道人赶来提供了充足的时间,只见满头头发狂舞的接引大喝一声,顾不得心疼法宝的损伤,祭出浮尘仑足了力气向云逸抽去。

    云逸见此威势,也不含糊,青莲剑一缠一绕间,将浮尘上的白丝全部绞碎,纷纷扬扬间,刚刚还为击杀凶兽立下功劳的浮尘顿时变成一光杆短杖。云逸调笑道:“还有什么招数,尽数用来,贫道接着就是。”

    接引道人见浮尘被毁,不由痛彻心扉,这浮尘上的白丝乃是他击杀北海千年水猿,将其上的毛发祭炼许久才成的,每当祭出自可分金断铁,所向披靡,没想到今竟折损于此,双目通红,心痛的他哇哇大叫:“你竟敢坏了贫道的法宝!贫道今与你不死不休啊!”说着将降魔杵召回,迎面对着云逸打去。

    云逸手中有后天至宝青莲剑,又因本是混沌青莲莲茎所炼制,沾有大功德,杀人可不沾因果,因此他才不惧接引道人,仗剑而上,接连交手二十余回合,剑剑直取对方头颅,直把接引道人杀的丢盔弃甲,狼狈异常。

    一剑将对方长发削去一截,两人骤然分开,云逸持剑遥指对方,眼珠一转,大喝一句:“无仙果本是无主之物,有德者居之,况且此物与贫道有缘,你怎的如此不分青白的就追来?”

    接引道人怒极而笑,大吼一声:“无耻之尤!”

    云逸赶忙接上话,抚掌笑道:“你既然都不认同此话,那你师弟刚才所讲的时候,你为何不驳斥?说到底只是你私心作祟,宝物被贫道取来,自是没有奉还的道理。你若明事,就自该离去,若是还苦苦相,休怪贫道剑下再多一亡魂!”

    接引手中捏着被削落的头发,嘴中念念有词。云逸见他模样,连忙凝神戒备。只见接引手中头发瞬间化出万般变化,周围顿时多了几百位与他一模一样,有着同一气息的道人。

    云逸大笑道:“只是外化么?如若仅限于此,那你就睁大了眼睛,看我怎么破掉你的化之术!”

    说着手握青莲剑,形闪烁间挥剑连劈,道道剑气挥出,对方的化瞬间被灭杀了将近三成,剩下的所有‘接引道人’均是大怒道:“兀那泼道,看贫道的联手一击!”剩下的几十位接引道人上全部爆发出耀眼金芒,同时探出手掌,道道气息汇聚成一股绝强的力量,向云逸击去。

    云逸不敢硬接,闪飞退,同时一撒手,五行旗祭出,瞬间将自己的前方防护住。

    ‘轰!’沉闷的对撞声发出,云逸借着这股威力,收了五行旗之后形一晃,瞬间消失在远处,空中只留下他一连串的大笑声:“哈哈哈哈!接引老头儿!不必远送,不惜远送啊!哈哈哈,你我当真是有缘,有缘呐!”

    “云逸!贫道是要抓住你,即便不杀你,也要镇压你万年啊!气煞我也!!”接引道人听到云逸的那句‘有缘’,忍不住一口逆血喷出,鲜血从空中飘落,好不凄凉!

    (十月一不放假,没三薪的苦你们伤不起啊!下午应该是文字类的推荐,?~~来张票票呗,喜欢的话给个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鸿蒙杀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