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水火惹弄是非,三问难倒后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易庚 书名:重生之鸿蒙杀道
    “尔等何人?此乃钱来山,属我巫族管辖之地,劝你们速速退去,再不后退,伤了和气可就不好了。”后土斥一声,向犹自不放的追兵大喝道。

    “哈哈哈!你问我是何人?吾乃祖龙第三十九孙,龙御天。负责镇守松果山,平居于?水中,没成想今遭此无妄之灾,竟让这两畜生将?水全部抽干了,手下兵将又被这红毛家伙烧的遍体鳞伤,本龙怎能轻易善罢甘休!”龙御天愠怒的大吼道。

    眼见着祝融两人已经逃了回来,龙御天仰天狂啸,龙吟之声响彻万里方圆,将手中所握的三叉戟用力向两人投掷而去。帝江怒斥一声,暴起速度,以血,一拳向那三叉戟锤去。

    两者相撞,帝江向后退了三步,而三叉戟则是摇摇晃晃的飞回到龙御天的手中。龙御天大叫了一声‘好!’放过祝融二人,率先向帝江冲杀而来。

    十二祖巫齐聚,祝融与共工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见自己一方人多势众,也不逃了,转向回冲杀而去。

    两方人马瞬间交战,十二祖巫乃是清一色的玄仙修为,加之从化形之起,就一直在一起生活,互相彼此间极为了解,配合得无比默契。

    而龙御天则是金仙的修为,手下大多都是太乙玄仙,虽然配合比起十二祖巫来相差甚多,但是凭借着自实力的强劲,硬是压了对方一头。

    云逸在一旁看的连连摇头,巫族就是太相信自己**的实力了,竟是连像样的法宝都没有一样,再加上修为不高,被别人压着打也是正常。不论心里再怎么评价,他也是牢牢地站在原地,根本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巫族的强势给了他很不好的感觉,如果能让他们吃点亏,云逸还是很乐意见到的。

    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空中,只见帝江眼见不敌,大吼道:“结十二都天神煞大阵!”说完率先站好方位,其余祖巫尽皆怒斥一声,退近而来的龙御天,齐聚之后,大喝一声:“起!”将大阵瞬间祭起,顿时周围风阵阵,天地都变的昏暗起来,无数魔头厉魄的惊嘶厉叫声从阵中传出,盘旋着向龙御天一众人绞杀而去。

    龙御天见此形,怎敢轻易招架,惊声道:“今到此为止,来待我点齐兵马,定会重新杀来,你们抹干净脖子等候!”带着他的手下,化作一阵妖风瞬间遁逃了。

    大阵落下,十二祖巫重新化形而出,都是面色沉的盯着惹此祸事的祝融与共工。

    共工还有自知之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待众人的教训,祝融受不了这种审判似地气氛,怒哼一声,向巫族部落中的大走去。说是大,其实只比寻常石头房屋高了那么几倍而已,用来议事。

    帝江带头,领着剩下的祖巫尾随祝融进入了议事大。云逸本想偷偷溜走的,只是突然心血来潮的掐指默算天机,同样眉头深皱着跟了进去。

    后土听到后的脚步声,疑惑的转看去,差点与低头苦思着的云逸撞个满怀。后土虽然形极高,但也只达到云逸的耳垂而已,若是两人撞上,那还不搞的面红耳赤?万幸的是云逸突然回过神来,堪堪的停了下来。四目相对,云逸正要将心中的担心讲出来,后土已经率先发问道:“此处是我巫族议事大,除却祖巫,外人不得入内,你怎的跟了进来?”

    云逸笑道:“我来此只是想要奉劝一句,三之内若不搬走,即将大难临头。”

    祝融正生着火气,听到云逸如此不负责任的满口胡诌,勃然大怒道:“你这小子是哪里的人,怎的满嘴乱讲?我巫族乃盘古大神之遗脉,享有开天之功德,岂会大难临头!快些滚出这里!”

    云逸笑指着祝融,丝毫不惧的揶揄道:“你这莽货惹出了此祸事,不检讨自不说,还有甚脸面讲我的不是?你们巫族只会修炼自力量,却不懂得感悟天道,对于怎样趋吉避凶你又了解多少?莽货就是莽货!贫道受盘古大神所托,不忍他的遗脉就此灭绝,特意跟来说明。言尽于此,尔等信则信,若是不信的话,呵呵,命该当绝!”说完一拂衣袖,略带愠怒的走了出去。

    后土见云逸离开,就要跟出去问个明白,不知为何,云逸讲完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惊恐慌乱升起,直觉告诉她,云逸所讲并非虚假,恐怕过不了几就会生变。如今见对方被祝融气走,恼怒的一跺脚,指着祝融斥责道:“龙御天已经逃走,龙族势力庞大,若是再有其他龙族高手来此,你说我们是生是死?你可不要忘了,祖龙可是与麒麟王、凤祖同为准圣人的修为!”

    祝融脖子一梗,不屑的驳斥道:“如此小事,你怎知那龙御天会为此找他们龙族高手来此?你莫要杞人忧天了。刚走的那人到底什么来路,竟让你如此护持,我看那道人就不像好人!哼,你可别着了这些歪门邪道的道儿!”

    后土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嘴唇哆嗦着指着祝融,愣是讲不出话来了。

    长相憨厚的天吴此时站出来做起了和事佬,劝解道:“如今大敌当前,不去想怎么破敌,怎么还在内斗?快些少说几句,讲一下此劫该如何渡过。”

    奢比尸沉的笑笑,声音嘶哑着说:“那云逸道人来路尚且不论,单说为此一事就武断巫族大难临头,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十二祖巫同气连枝,莫要做些伤和气的事。后土,你不要再与祝融激辩了。”

    后土看着在场的众位祖巫都是满脸的不相信之色,随即冷笑几声,柔和的俏脸上透着一股子执着,执拗的转离开,边走边向后的祖巫说:“你们不信,我信!你们议你们的,我去去就回。”说着消失在了大外。

    话说云逸拂袖而出,沿路所见的巫族族人脸上尽皆挂着或憨厚,或的笑容,的与云逸攀谈,他们知道云逸是诸位祖巫救回来的,因此虽然没有见过几次面,但也听说过此人。

    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躲在大人后,天真的看着云逸,云逸发现了他的目光,温和地笑着,蹲下子摸了摸孩子的脑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清脆的声音响起:“爹爹为我起名叫做后羿。”

    云逸愣了一下,极其开心的笑了起来,重重的拍了拍后羿略显弱小的肩膀,扬声笑道:“好!好!后羿,后羿!若是有缘,下次我与你相见时,送你一样东西怎么样?”

    后羿开心的拍着手道:“什么东西?”

    云逸想了想,轻声问:“好男儿志在杀敌,以你现在的年纪,即使强体健,但也是不要近厮杀的好,贫道就送你一张神弓如何?”

    “神弓?有多厉害?”后羿接过话来,眼睛发亮的连声问道。

    “到时候你自知其利害。如今却是不方便讲给你听了。”云逸摸着他的头笑着回答。

    后羿边的大人见两人聊的火,一时之间也插不上嘴,如今见他们停下了聊天,连忙摇手对云逸道:“道长,此事万万使不得!小孩子讲话口无遮拦,你可莫要将此儿戏之言当真。等回去之后,在下定要好好教训他的。”

    云逸摇头道:“老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贫道答应的事岂有收回的道理?你更是不必教训后羿,我观他面相清奇,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定有大出息,你可要好好待他。”

    “我怎么说寻你不到,原来你是在这里闲聊,枉我特意跑出部落寻你。”话说后土出了大后,料定云逸气恼之下定是已经离开了部落,因此也没有在部落中仔细找寻,直接出了部落,四处找寻不到,正满是忧心的回来,没想到就在部落的一处地方见到了还滞留于此的云逸,不由又气又恼的嗔怪起来。

    后羿与他的父亲乍一见到后土,恭谨的向她行礼,后土也微笑着点头回礼。知道两人肯定有事要讲,因此后羿被他的父亲连拉带拽的拖走了,临走还不忘挣扎着向云逸连连挥手,说道:“大叔,不要忘记了送我的神弓。”

    云逸也向他挥手,回应着:“小友放心,贫道自是不会忘记的。”临到消失还能听到后羿父亲那浑厚的呵斥声传来。

    “这小家伙很不错。”云逸转过脸,看向后土。

    后土嘴唇微启,笑着道:“当然。我们巫族是天生的战士一族,如果给我们足够的发展时间,定能在这方天地中扎稳脚跟!”

    见云逸似笑非笑间并不答话,不由有些气急的道:“你笑什么?”

    云逸扭头看向四周的族人,轻声道:“有些事,是会改变的。若是真有你讲的那种时候……”说着特意停顿了一下,伸手指向他们,脸却看向后土,一字一顿问道:“你能保证他们过的比现在开心吗?你能保证他们不会迷失本心吗?你能保证已经有了内忧的巫族,不会四分五裂吗?”

    连续三个问题,犹如当头棒喝,将后土彻底打懵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鸿蒙杀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