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巫族争斗为哪般?云逸被拦生厌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易庚 书名:重生之鸿蒙杀道
    云逸丝毫不知道自己昏迷中所发生的事,他只觉着自己来到了一处幽暗的地方,周围一片漆黑,一丝光亮都没有。

    “有人吗?这是哪里?”云逸急迫的大声问着。良久得不到回答的他,盘膝坐了下来,已经有了一次相类似的经历,倒也没有多少慌乱,自嘲的道:“不会又死了?唔,这次来到的是哪个鬼地方?”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觉得前方有一道光线诞生,连忙抬眼看去,只见光亮越来越强,让他的眼都不由眯了起来,最后白光将他整个的包围后,闷哼一声,云逸清醒过来。

    打眼向四周看去,云逸的心猛地一沉!用粗糙的巨石搭建起来的围墙,几根巨木搭在墙壁上,随意的弄了些茅草遮盖,呆呆的看了很久,才喃喃道:“我不会又重生到原始社会了?”连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体,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上随意的裹着一件不知是什么野兽的皮制作而成的围裙,上半白皙的皮肤露出来,让云逸一阵的不适应。

    当他感受到体内潺潺流转的仙力后,才不由长吁了一口气,原来自己还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不知被谁所救,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地方。正要起出去看看,就听到外面猛的响起一阵吵嚷声。

    “共工!我忍你很久了!别以为我当真怕了你!”一声粗犷的巨吼传来,将云逸的耳膜都震得生疼。

    “共工?”云逸暗自思索,然后面色古怪的眨巴两下眼睛,“我被巫族救了?”还没等他将前因后果计算明白,就听得外面一阵惊天动地的乱响,却是那讲话之人与共工打了起来,直打的天昏地暗,月无光,洪涛阵阵,烈火隆隆,火光映在云逸脸上,让他直感觉快被烤成干了。

    这时一女子恼怒的声音响起:“你们两人要打的话出去打!此处才刚刚建成,你们想把它拆掉重建么?”

    “好!那咱们就出去,你可敢与我前来?”那猖狂的声音再次发出,向对手发出挑衅。

    “怕你不成!”

    随着打斗声音的离开,两人却是真的跑去了外面打斗了。

    云逸被这一连串的事搞的苦笑不已,正摇头感叹巫族中并不团结,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抬眼望去,怎见得:穿朴素碧云衣,一根银簪盘头,脸若桃花,材玲珑有致的女子正似笑非笑望着自己,不是后土又是谁人?

    云逸反应过来后,连忙假意咳嗽,以避过此尴尬场景,闪后向此女子稽首道:“贫道云逸道人,多谢道友仗义相救,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后土掩嘴轻笑一声,这一笑直让周围天地失色,将所有物事都比了下去,云逸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唯恐自己再丢丑。

    “我本以为你是一谦谦君子,没成想却也是一**熏心之徒,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后土并未答话,收敛起笑意,脸若寒霜的冰冷道。

    云逸一呆,从前世到今世,有人说他险毒辣,有人说他无耻偷袭,还没有人讲他是**熏心。刚刚的尴尬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一女子出落得如此美艳不可方物,才略显方乱,又哪是**熏心了?

    心中自是不快,收起脸上尴尬的笑意,同样冷漠的道:“道友此话着实让贫道伤心,贫道做事虽说不上光明磊落,却也对的起中良心。因贫道多看了你两眼,你就如此出言讥讽,好没道理。”

    后土见云逸表不似作伪,也就收起了寒霜,向云逸欠道:“如此却是我错怪道友了。”

    云逸见对方始终没有讲出自己名字,也就不再去问。其实在心里他已经大致猜测出了对方是谁,但既然对方不说,他也懒得再确定一番。

    总归是对方救了自己一命,虽然心中不快,但还是再次稽首道:“不知不怪。贫道体已无大恙,这就告辞了。”

    信步就要离开,却见后土丝毫没有让路的想法,眉头一皱,略带不快的问:“道友阻拦贫道去路,这又是为何?”

    后土见云逸的样子,指着他笑道:“你这小道士修为不甚高明,骨气倒是不小,本座只不过是说了你几句,你就发如此脾气,可也有不对之处?”

    云逸呼吸一滞,站立原地,一时间竟是找不出反驳的话。心中郁闷道:“我修为高的时候,一根指头就能压死你。”但是此话却是万万不能说的,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他若是对后土说:“我与你祖先盘古是结拜兄弟!”那不被人笑掉大牙后举全族之力灭杀他这口无遮拦的人才怪。

    后土正了正脸色,一双妙目紧紧盯着云逸,缓缓问道:“我留你在此,只想问你一句话而已,只要你如实回答,本座自是不会降低价阻拦你这小辈。”

    云逸摸摸鼻子,后土的话在他听来怎么听怎么别扭,懒得纠正,目光清明的与她对视,说道:“我知你想问什么,只不过此事恕我难以从命。”

    “哦?你知我要问什么?那先说来听听,看你所说可对。”后土饶有兴致的追问道。

    云逸长吐了一口浊气,转在屋子中连走几步,说:“你可是想问,贫道体内怎会有盘古之血统?”

    后土一点都不惊讶,略点臻首,大方的承认道:“只此一问,别无他求。”

    云逸依旧摇头,“此事不是贫道不想讲,即使讲了,你们也会认为贫道得了失心疯,何苦来哉?”

    “如果我们也想知道呢?”云逸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为首一人后跟着八人,从屋外走了进来,呈扇形包围了云逸。

    “吾名帝江,我们十二祖巫乃盘古大神精血所化,所以对于你体内的精血由来,很是疑惑。”帝江走进来之后,不给云逸说话的机会,直接将话讲明了。

    云逸苦笑的看着这十位祖巫,每个祖巫都有着玄仙的修为,凭借自己现在的微末伎俩,想要从他们手下逃脱,连想都不用想。可是那原因又怎么能够讲出?不由左右为难起来。

    沉吟良久之后,单单说了几个字就住口不言:“贫道生于鸿蒙。”

    只见一周雷声隐隐的祖巫听后大笑起来,不停指着云逸道:“你这道人修为如此低,竟还口出狂言,当真我们是傻的不成?”

    “那你能否告诉我,盘古死,只出现了十二滴精血化作你们十二祖巫,我体内的那滴精血是从何而来?难道是我体内自生的,你就相信了?”云逸嗤笑一声,目露不屑的讽刺道。

    那祖巫听罢云逸的讽刺,大怒的取出手中长戟就要向云逸刺去,云逸丝毫不惧,形动都未动。

    长戟并未及,就被后土一把握住,劝阻道:“强良,你先不要发火,此事还有待查明。”

    云逸讲完那些话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冷笑着继续道:“你们巫族一脉,只顾着修炼,元神孱弱,迟早会因为不查天时不明地理而吃大亏。”说到这,他也不在乎了,反正逃又逃不掉,讲道理他们也不听,干脆豁出去,径自说道:“贫道生于鸿蒙,与盘古大神乃结义兄弟,那诛灭神盟与魔盟千余魔神后,大哥不听劝阻,机缘未到之时,就将这天地开了,贫道也因此修为尽失,如若不然,岂容尔等将贫道欺压!”说着将半圣的气势散出,这些只达到玄仙之境的祖巫脸色一变,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收起气势,寂寥的连声叹息道:“如今这半圣的气势要也无用,只能唬唬不明真相的人而已。”

    屋子里的众人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云逸洒脱一笑:“既然我已经讲完了,那么我可否离开了?”心中苦笑一声:“大哥,你嘱托我好生照看你的后人,可小弟如今实在是没有那个能耐啊。”

    后土率先反应过来,也不再纠缠,脸色复杂的看着云逸,点头道:“道友可自行离开。”

    云逸听说自己可以离开了,心中略微放松下来,能够和平的解决这些事,总比刀剑相向要好的多,实话说,他是不希望与盘古的后代交恶的。向四周一拱手,闪离开了房间。

    刚刚松了口气的云逸来不及离开部落,眼见着两道人影从远处跌跌撞撞的飞回来,正是出去打斗的祝融与共工。只是他们后还有着二十余位追兵而已。

    一时间狂风大作,雷雨混杂着冰雹狠狠地降下,将大地打的满是窟窿,一道恼怒的声音从两人后急追的头领口中传来:“竟敢将我?水之水全部抽了出来,尔等着实可恨!速速停下,本龙还可饶你不死!”

    部落中弱小的巫族之人全部躲进了房子中,十位祖巫带领着三百名强壮的巫族青壮年站在一处空地上,帝江向后嘱咐道:“我们祖巫同去问明缘由,其余人等在此等候。”说完带领其余九位祖巫飞而上,远远地向祝融二人迎去。

    (刷新了半小时,终于登陆上了,吓死小弟了,明天还要上班啊(苦的人啊)……谢天谢地!祝大家看的开心,十一假期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鸿蒙杀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