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深山密林掩杀机,纵身一跃命已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易庚 书名:重生之鸿蒙杀道
    夜,深夜。

    中国仿佛一只沉睡的远古巨兽,沉寂在一片黑暗中,万籁俱寂,就连忙碌的鸟儿,都沉默下来,回到暖暖的树窝中休息。即使是大城市,也已经陷入了沉睡,而西南部的某个深山老林中,却发生着在普通人看来,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黑色夜行衣的云逸,站在一棵足有三四人合抱的巨树前,锐利的眼神缓缓扫视着面前围攻自己的人。

    KEN,整个地下世界最大的杀手组织,云逸与他们抢夺一件文艺复兴时代的文物时,将他们BOSS的儿子杀掉,事败漏后,自己的组织毫不留的出卖了自己,准备将自己交出去,以平息KEN的怒火,自己在连续击杀了三十六人之后,成功逃脱,没想到竟然还是被堵截在这荒无人烟的密林中。

    殷红的鲜血染湿了手中紧紧握着的沙漠之鹰,上的伤口足以让一个普通人瞬间死去,可是他却浑不在意。额角的汗珠一滴滴的滑落,稍稍压制住紊乱的鼻息,面色冷峻的问:“你们事先设下了圈?呵呵……”如此浅笑,竟都牵扯到伤口,让他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一旁宽阔的河水急流涌动,奔腾的向着东方流去。这四人明显的听到了云逸的声音,为首的一名有着东欧血统的大汉用力的砸了一下双拳,嘎嘎狂笑着说:“嘿,宝贝儿!你说的没错!你的组织出卖了你,哦,该死的上帝啊,我赞美你这老混蛋!”

    云逸听到东欧大汉的话后,晃动了一下有些晕眩的头脑,也许是知道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索放开了子,神经质般的笑出了声:“竟然出动了四名S级别的杀手,你们的组织还真的是看的起我呢,哈哈哈……”

    其中一名材短小,只及云逸口的矮小中年人摇头道:“我们可是不敢小瞧你呢,独自一人灭杀两名S级别的杀手,击杀三十三名A级杀手,与世界上唯一的SS级别对手交战,虽未得胜,却也从容逃脱,啧啧,如此战绩,又有谁敢小瞧你呢?”说着拎起手中的武士刀,遥指云逸,嘴角掠过一丝冷笑:“要怪,就怪你杀掉了我们BOSS唯一的宝贝儿子吧。”

    云逸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四人,将沙漠之鹰随手丢了开去,从背后的剑鞘中拔出一柄通体黑色的长剑,剑长两尺,宽两指,斜指地面,暗中努力的催动着只剩不多的真气,心中暗骂一句,该死!

    “哦?都落魄成这样一副模样了,难道你还想着反抗吗?”东欧大汉夸张的张开双手,做了一个惊讶的手势,就在一瞬间,还停摆在空中的右手一翻,手中的手枪成三角形快速的向云逸开了三枪。

    云逸间不容发的闪体折叠成一个夸张的弧度,堪堪躲过了这必杀一击。还没有来得及直起,土地中突然出现了一柄泛着森森冷光的武士刀,仿佛择人而噬的魔鬼,划过云逸充满爆发力的脚踝。

    云逸闷哼一声,暗骂一声‘卑鄙’,干脆的一个懒驴打滚,向一旁翻滚过去。东欧大汉继续的用子弹阻挡着云逸的退路,而子弹也像是长了眼睛般,每次都恰到好处的绕过了围攻云逸的三人,让他疲于奔命。

    四人分工合作,配合无比默契,仿佛猫戏老鼠般的,不停戏耍着血染衣襟的云逸。急流声掺杂着怒吼声、尖啸声,穿过茂密的带森林,向着昏暗的天边漾开去。

    云逸竭尽全力的抵挡着四处的攻击,同时疯狂地调动着体内的真气,但是前些子经历了一番恶战,又在闷的丛林中潜行了如此多天,新伤旧伤一同在他的上爆发,即使他的真气是有着超强治愈能力的木属《青龙变》,也有些招架不住,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功,全无反击之力。

    对方的嘲笑、谩骂,在云逸的心中激不起半丝涟漪,从小在垃圾堆里捡垃圾为生,见惯了人间冷暖,七八岁时被带往杀手集中营,经历了地狱般的生死历练,他记得很清楚,一同被送去的一万名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只是短短的五年,只剩下一百人。其余的孩子,不是被冷酷的教官折磨死,就是被自己的同伴所杀。他虽然一路有惊无险的活了下来,但是他的心,早已经死了。他不知道自己活下去是为了什么,只知道,即使是死,也不能死在这些垃圾的手里就对了。紧咬住牙齿,丝丝鲜血从破裂的唇角流出,一柄精钢炼制的长剑挥舞间,将体周围防守的密不透风。

    四人也是发现了他们的言语攻击对云逸无效,而且每次都是眼看着对方即将被自己绝杀,却总是被云逸躲了过去,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只是给对方造成了几处不痛不痒的伤口,深深地摧残着他们骄傲的自尊心。索不再讲话,用尽浑解数,想要尽快灭杀云逸,以便早的离开这个闷的鬼地方。

    云逸的形越来越慢,上的伤口一道接一道的增加,却总是找不到机会脱。其中一名印度人眼见局势僵持不下,暗自恼怒与同伴的废物,抽后退,飞快的取出挂在腰间的蛇袋,将一条足有一米长的眼镜王蛇取了出来,一声尖锐的口哨声想起,落在潮湿的泥土地上的眼镜蛇上直立起来,印度人再次变换声音,指使着眼镜蛇犹如闪电般,向着云逸弹而去。其余两人在见到他打开蛇袋的时候,就改变了进攻的方式,不再一味的寻求一击必杀,而是游斗起来,拖延着云逸的形,在眼镜蛇发动之后,立刻抽后退。

    云逸也一直在寻找着空隙,抓住这一闪即逝的机会,一咬牙,将体中剩余的大部分真气护住了心脉,狂吼一声,拼着被眼镜蛇咬了一口,在眼镜蛇松口飞退的时候,猛力从狭小的包围圈冲了出去。

    众人惊呼出声,大骂着:“该死!”飞速移动步伐,想着再次合围。云逸哪里肯给他们机会?不顾眨眼间就密布全血管的剧毒,运起全部力气,眦目裂的瞬间赶到东欧大汉的边,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剑将他的心脏刺穿。大汉不敢置信的瞪大着双眼,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赫,赫赫’的声音。

    击杀大汉之后,云逸只觉站在地面上已经略显麻木的右脚突然钻心的疼痛,心中一惊之下,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仰天怒斥一声,黑色的长剑顿时染上一层青蒙蒙的色泽,双手倒握长剑,一剑直直的没入地下。

    只听地面下一声惨烈的惨叫声响起,云逸‘噌!’的一把提出长剑,滴溜溜的带出了一长串鲜血,拔出已经被武士刀废掉的右腿,狠狠的向旁边吐了一口唾沫,云逸低声骂道:“我讨厌曰本人。”

    围攻的四人眨眼间只剩下两个,一名印度人,剩下的是一名黑人,两人一个材魁梧,另一个材瘦弱,仿佛一阵风吹来就会倒下的样子,但是云逸一点都不敢轻视对方,摇晃着站稳形,微微低垂着脑袋,惨笑一声,梦呓般的浅吟道:“你们这些混蛋,想让我死,代价不够的话,可是会搞砸了的。”

    能够在如此时候站在这里的人,都不是平凡之辈,云逸的话被两人听到后,眼睛顿时闪烁了一下,非但没有近,反而谨慎的向后退了一步。

    “斯科曼,我想,我们应该稍微多等一会儿的。”印度人与黑人对视了一番,嘶哑着嗓音,向对方征询。

    斯科曼对于这个提议,是百分百赞同的,毕竟能够不费力气的解决对手,谁又会冒着风险战斗呢?再次向后退了一步,与云逸保持着足够的距离,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瞳紧紧的盯着云逸,头也不转的轻轻点头道:“是的,他中了你那条眼镜蛇的剧毒,肯定不可能活下去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

    事实上哪里有他们想的这么复杂?如果是平时的话,眼镜王蛇的剧毒对于云逸来说,根本连问题都算不上,可是经过这一次的战斗,体内真气除了护住心脉的那一团,其余的早已经贼去楼空,浑上下只剩下一副空壳子,如果仔细看去,他的上已经泛起了紫黑色的斑点,现在的状况,即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只要一柄小小的匕首,就能轻易解决掉云逸。

    云逸尽力的睁开已经昏花的眼睛,平里如鹰般的锐利目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仿佛迟暮之年的老人那浑浊的眼神,看清楚两人不敢上前,嘲弄的笑了起来,由开始的浅笑,渐渐地变成了狂笑,一手拄着剑,空出一只手遥指着他们,不顾嘴中疯狂喷出的血液与残破的脏器,断断续续,语带讽刺的说:“你……你们两个……嘿嘿,连上前……上前的勇气都……没……有么?嘿嘿……哈哈哈!”

    斯科曼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是自己谨慎过头了,气急败坏的低吼道:“他妈的,干掉他!”说着飞上前,就要杀掉云逸。

    云逸凛然不惧,用尽所有力气,纵后急湍的河流中投而下,放纵的笑着,笑着……

    “就算是死,我也不用你们动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鸿蒙杀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